支付寶只是大陸貧農恩物


話說阿里巴巴的馬雲在一次聚餐後用信用卡支付了千多塊餐錢。馬雲不用支付寶消息一出,立即在大陸瘋傳,弄得公司也要發聲明回應。在香港,受夠支付寶狂粉連番奚落的香港人亦藉機在臉書上反擊,大大譏諷以洩一口烏氣。

 

平情而論,信用卡也是電子支付的一種,跟馬雲所推動的無現金社會概念沒有衝突。再者,馬雲又不是用來勢洶洶的競爭對手微信支付結賬,怎麽說也不是什麼丟臉的醜事。

 

社會之所以有此反彈,皆因支付寶或微信支付的支持者,對其盲目吹捧的程度已肉麻至近乎瘋狂,甚至連召妓也可以用電子支付結賬的瘋語也可以說得出。好了,現在狂粉的教主也被「發現」使用傳統的電子支付,正好像一盤冷水,澆醒他們發熱的腦袋。

 

透過QR碼挷定手機應用程式再挷定信用卡的電子支付方法,是有其聰明之處。結合電子錢包,再發展出用戶之間過數,甚至匯款等功能,更讓人對此種電子支付模式,有無限的憧憬。

DSCN1211

倫敦的巴士已不收現金,信用卡免觸碰式支付可用。

不過,這只是在大陸這個特殊環境下產生的現象,未必可以走出中國。首先,在信用卡和免觸碰式支付(如香港的八達通)使用普遍的地方,很大程度上市場已被此兩者佔據。其次,透過掃瞄QR碼後付款,速度始終較慢。第三,外國的免觸碰式支付也在不斷發展中,無論是倫敦坐巴士,或是在德國乘火車,都已經可以用免觸碰支付的信用卡付費,只是大陸在這方面起步慢(銀聯最近才宣傳其閃付),而且大陸信用卡滲透率低,才讓支付寶鑽了這個空子,得以壯大起來。

DSCN1122

德國火車月台上可在黃色售票機上刷卡,免觸碰支付(見右邊白色長方格)車票車資。

其實,大部份支付寶的交易只是小額交易,而透過掃瞄QR碼的電子支付頗受小商戶歡迎,因它毋須向信用卡公司或八達通支付讀卡機的費用。嚴格來說,這種支付模式對低下階層(無論是消費者或小商戶)最具吸引力,相信當中不少人都是從農村來的城市低下階層。對於信用卡使用者而言,就不太那麼吸引了。

 

電子支付已進入戰國時代,各種各樣的支付方案更是花樣百出。政府要做的,是在擁抱這種新的支付方法之時,也要維持公平的競爭環境,讓市場自然汰弱留強,而不是過早地倒向某一商號,形成壟斷。

 

市民亦毋須過份狂熱,一窩峰地擁抱某一兩種電子支付,或掦棄現金交易。中國人,就是不斷地不顧一切地棄舊換新,自以為在進步,卻不知自己失去傳承。我們不保留唐宋建築,結果除了五台山上幾座寺廟外,只有日本奈良才能找到唐代建築群。上世紀更是不斷叫喊全盤西化、除四舊、打倒孔家廟……。現在大陸又有終結現金的吶喊,至於保安漏洞、私隱被侵、市場壟斷等問題也被通通忽略,焉知是福是禍?

廣告

降魔的、短暫的婚姻、迷 — 2017年度三齣優秀港劇


2017年,香港的電視劇有回勇的跡象。雖然論說故事的形式沒有多大的突破,戲劇在藝術創造和譜寫時代等範疇也沒有什麼劃時代的突破,但一齣人生哲理劇(《迷》)、一齣言情小品(《短暫的婚姻》)和一齣時裝奇幻伏妖cult劇,卻做得用心,在一眾流水作業的港劇中鶴立雞群。

2017101111145754745

無綫哲理流類型劇佳作

 

》在早前已撰文寫過了。此劇無論從構思、母題、三綫發展的敍事結構、各個主要角色都扣緊母題等,都是港劇中少見的手法。網上有指此劇與監製王心慰1990年代尾的前作《第三類法庭》相似,但其實兩劇在各方面都很不同。此劇一大敗筆是找來鄭家穎當男主角,而鄭星味太重,實在不似劇中但求無過的小警察。如果改由韋家雄先生一類的演員來演,效果應更好,可惜商業上來說,找個英俊小生還是比較有保證。

 

Viu TV 小資言情小品的里程碑

 

《短暫的婚姻》這齣在Viu TV放映的短篇劇,其商業目的很明顯是為歌星陳奕迅造勢,但意料之外是這齣近似電視電影的劇集卻出奇地優秀,簡直就是陳奕迅的《花樣年華》,更為Viu TV的「小資言情路線」立下了里程碑。

 

跟《花樣年華》一樣,故事也是以兩對住在隔鄰的已婚夫婦的婚外情為主線。沒有王家衛的對倒式處理、沒有張叔平的精緻旗袍、沒有戲中戲的巧迷設計和疑幻似真地報復另一半的刺激情節,但舒緩的節奏、細膩的情感牽動,以及在心動與現實之間的矛盾和內心掙扎,卻是在近年節奏過於明快、金句和衝突場面近乎疲勞轟炸的港劇中的奇葩。

 

此種風格,其實在Viu TV一眾言情小品如《瑪嘉烈與大衛之綠豆》、《三一如三》、《瑪嘉烈與大衛之前度》中均見。不過,此三齣劇集篇幅相對長,而偏偏故事的內容卻承載不起這麼長的篇幅。個別看數集,或許如看到一篇優異短篇散文小品,但匯之成一齣長劇,卻像累贅而不斷有悶場的長篇小說。幸好,<短暫的婚姻>只有5集,長短恰到好處。

 

Viu TV路線與HKTV不同,後者的創作人員可能急欲掙脫舊公司的創作禁區,於是大走「言志路線」,透過創作談中港矛盾、談選舉、談新聞自由、談性生活、談老人困境……。Viu TV卻多拍文藝言情小品,而且劇中人物,無論是毋需供樓駕的士逍遙自在的司機、酒吧老闆娘、家住何文田的喪妻投資銀行家和律師妻子,多是小資中產者,可以毋需憂柴憂米,也毋需控訴社會,專注在他們的感情生活。猶幸,《短暫的婚姻》秉承港產愛情片現實主義的傳統,沒有炮製韓式浪漫和完美情人,努力地刻畫幾個香港人在現實處境下的個人掙扎。

 

牽動情感處處釋懷的Cult劇

 

至於被受網民熱捧,並成為熱門搜尋關鍵詞的《降魔的》,則是大台難得一見的時裝奇幻降魔伏妖劇種佳作,也是在亞洲電視《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系列後,此類型劇目最佳的作品。簡而言之,此劇主旨是:生死隨緣放下,正邪誓不兩立。

 

此劇的劇本寫得好,伏線佈置得好,令感情位爆發時特別牽動觀眾情緒。全劇滲出一種對生死釋懷的態度,無論是力哥力嫂和龍貓的往生極樂、石敢當的慷慨就義,以及貝貝娜的蒙難,都或明或暗地展露出一種佛理的角度。這又恰恰對照着近年大台的一些人生哲理流劇集。反而,劇中後段不壓其煩地解說男主角如何從一個普通的士司機覺醒為現代降魔俠有點過份露骨,而且也只是沿着《蜘蛛俠》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套路來走。

 

平情而論,這齣「降魔俠得道記」,視野和氣魄仍及不上《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系列。後者盡攬中日神怪故事、希治閣電影情節,甚至後來上溯女媧伏羲,旁引地藏、觀音、如來佛祖,形成龐雜的世界。不過,《降》的故事似乎仍留有餘筆,且看電視台會否再支持這制度外的創作,讓創作人繼續發揮了。

 

「北水」湧至,點擊率的掘起

 

2017年,除了上述三齣劇集外,港劇還有另外兩個值得注意的事件。首先,無綫電視終於決定放棄收費電視項目。砍掉這個如今已是過時的燒銀紙項目,如果此舉令電視台可有更多資源重投劇集或節目製作,那對觀眾來說是好消息。儘管,金錢不代表有好質素,但金錢卻令製作有更充裕的資源做好製作。

 

另外,是點擊率的掘起。網劇《反黑》大受好評,以及《不懂撒嬌的女人》、《盲俠》和《使徒行者2》成功接通內地「收費」網劇市場,點擊率動輒上億,可以預見隨着時裝劇在內地市場的開拓,香港的劇集製作將會注入「北水」元素。

 

據聞,《反黑》30集製作費達6千萬元,較《使徒行者2》的30集5千多萬元製作費,有過之而無不及。這跟過往無綫60至80萬一集電視劇,甚至港視100萬一集的製作費相比,都是倍數的增長,但跟外國劇集相比,仍然相距甚遠。拍攝電視劇是燒錢的遊戲,韓劇如《太陽的後裔》等製作費超越500萬元一集,美國收費電視頻道Netflix的The Crown更據說一季耗費過億美元。單靠香港本土免費電視市場,製作難以競爭,唯有開拓境外。不過,當港劇逐步倒向「北水」懷抱,有是否只有利而沒有弊呢?

Kremenchug 克列緬丘格 ~ 遊踪


如果不是網友肥力數年前大談旅遊烏克蘭的體驗,恐怕不會動往烏克蘭的念頭;如果不是在網上搜尋時發現直升機酒店,恐怕不會想到要來這個聶伯河中游的河邊工業城市;一個沒有唐餐館、沒有東亞人,活像是奇斯洛夫斯基《情戒》一樣的城鎮。

DSCN0950

Soborna Street

資料顯示,克列緬丘格(又譯克勒曼楚)在二戰時被納粹德軍夷平,難怪舉目所見,盡是前蘇聯式的建築物和交通工具如無軌電車等,跟首都基輔、旅遊城市利沃夫和鄰近的Poltava的景色大不同,缺少以巴洛克式建築物。整個城市灰灰藍藍的,不像基輔那麼色彩斑斕。

DSCN0969

Perchotravneva Street

當地人說,克列緬丘格夜景美麗。無疑,相比於白天的灰灰藍藍,晚上的光影是較為繽紛的,但相比五光十色的國際都會,則只是小城鎮而矣。

DSCN0970

無軌電車,讓人想起1980、1990年代初的中國大陸

DSCN0971

圖中的「小巴」也很流行,可坐十多人至二十人不等。

雖然外觀上此工業城市彷如停留在1970、1980年代那樣,但軟件方面卻一點不落伍。無線上網速度頗快輰通無阻。餐廳食肆和雜誌都用臉書、Instagram等社交網絡宣傳。Whatsapp很流行。雖然城內仍有不少前蘇聯時代的舊車行走,但新進口的歐洲房車也不少。

DSCN0972

黃色的舊車(是拉達牌汽車嗎?),讓人想起《情戒》和《殺戒》

物價則很便宜,一杯拿鐵咖啡,不過19格里夫納(烏克蘭貨幣,簡寫為UAH)。按現今匯率,1港元約等如3.5UAH,即不用6港元。一件法式牛角包,也只是8至11港元左右。

DSCN0948

Hotel Helicopter,有一部觀光升降機。

Hotel Helicopter 的行政套房亦不過500多塊港元一晚。套房典雅精緻,彷如返回重返羅曼洛夫皇朝時代。酒店職員英語流利,服務友善殷勤,洗衣服務免費,接待處亦可隨時免費飲茶啡,讓人有住在親朋戚友家中而非酒店的感覺,而且往返基輔和機場可以有專車接送(收費另計)。唯一可挑剔處是酒店不附設餐廳,要到一街之間的食肆吃早餐,但那間跟酒店拍夥的餐廳水準飄忽,漢堡包也可以烘燶。

DSCN0945

Hotel Helicopter 內的行政套房

聽酒店的翻譯說,烏克蘭人即使懂外語,也是以英語為主,會說中國話的極少。即使有唸過漢語的,也沒有機會練習。看來所謂漢語熱,都是吹捧的居多。又或者,只限於首都基輔服務商務客的,才會有華語翻譯。

DSCN0952

克列緬丘格的中央市集

克列緬丘格的主要大街是Perchotravneva Street,火車總站、巴士站、商場和少年文化宮都在這條街上。此與與Nebesnoi Sotni Street交界的十字路口,則是最多人群聚集之處。該處的中央市集猶如女人街與先達商場的混合版,有很多衣服和手機賣,附近還有屈臣氏。Soborna Street則有很多食肆咖啡廳、手信店、宗教工藝品店,還有戲院。另外,土耳其水煙似乎在此很流行。

DSCN0951

克列緬丘格市,沒有中菜館,卻有屈臣氏

DSCN0959

位處Perchotravneva Street與Soborna Street交界的少年文化宮

即使來到這個烏克蘭的中部工業城市,全球化的足跡仍然隨處可見。戲院內放映的是荷理活的大片。黑色星期五大減價的宣傳隨處可見,跟西歐一樣。小米電話的廣告就在街頭。華為、華碩的手機亦可在商場內如豐澤般的電器店買賣。

DSCN0953

黑色星期五大減價,跟美國和歐洲一樣盛行。

DSCN0958

小米電話在這遠方城鎮也大賣廣告,售價約等同1千港元。

DSCN0965

AMCTOP商場

烏克蘭似乎很喜歡吃意式薄餅,薄餅店隨處可見。幸好就在酒店附近的Soborna Street有一間叫New York Street Pizza的餐廳,有英語餐牌,否則的話要點菜也頗有一些難度。餐廳內播放着日裔廚子用利刀削冰成鑽石狀送威士忌,難怪此餐廳連壽司也有供應,但款式卻不多了,幾乎都是加洲卷。

DSCN0963

克列緬丘格市的火車總站

餐廳內,不少大人帶着小孩來用膳。無論餐廳內外,小孩子的衣履鞋襪都甚光鮮潔淨的。天下父母什麼都會省,就是不會省下給孩子的開支。小孩的衣服上,可以見到此刻烏克蘭人,生活過得也不錯。

DSCN0976

一家大小衣履光鮮地吃薄餅,可是今天烏克蘭人的寫照?

延伸閱讀:

  1. 克列緬丘格觀光點
  2. 克列緬丘格觀光手機應用程式
  3. 克列緬丘格直升機酒店宣傳片
  4. 克列緬丘格的Kremin Hotel
  5. Kremenchug city, Ukraine guide
  6. Kremenchug 360
  7. Kremenchug Christmas 2017

 

Saints of the Shadow Bible


從前,一本偵探小說三個月內,甚至三週內看完;如今,這本小說看了三年才能看畢,實在太對不起作者了。

 

退休蘇格蘭悍探John Rebus終於正式重返警隊,不過條件卻是降級做沙展。徒弟Siobhan Clake因而得得戚戚,因為她早已升為督察,終於畀Rebus高級。

 

Rebus繼續給過去追纏。警隊內部調查數十年前的舊案,涉及Rebus初入伍時的小隊牽涉其中。當年,這小隊私下自封「聖人幫」,暗中依自訂的「影子聖經」「仗義執法」。蘇格蘭獨立公投在即,反對陣營的其中一名主要贊助人是聖人幫名成利就的成員,因而令案件蒙上一層政治意味。同一時間,又發生一宗交通意外,受傷者為蘇格蘭獨派政府的高官女兒。

 

故事又是多線發展,最終眾線交頭接軌。政治事件也只是幌子,徒為案件豐富背景。坦白說,不太喜歡這個故事,較上幾部遜色。Siobhan Clake變成行行企企,Malcolm Fox又是跑龍套,新的警隊住高權重者,戲份更少,難顯張力。

 

Jebus又有一個舊情人出場!這位悍探女人緣不錯呢。多年來,先後已出現過初戀女友、老婆、火辣新聞官警花、靚女醫生、優雅博物館館長。可惜,最後只有罪惡、搖滾音樂和威士忌作伴。

Ian Rankin visits Hong Kong 藍欽訪港記


蘇格蘭偵深小說作家Ian Rankin(伊恩・藍欽)造訪香港,香港國際文學節的主辦單位邀請他出席晚宴,與一眾書迷聚會。當然,大部份的書迷都是Inspector John Rebus(偵探雷博思)的忠實支持者。

 

聚宴地點在港島南區黃竹坑某座工廠大廈的一間西餐廳。想起當年簫伯納訪港,也曾在南區的淺水灣酒店和高球會等地活動,未知這是否屬於那個圈子的約定俗成的傳統。

 

吃過羊肩和鱈魚後,終於等到主角出場。Rankin朗讀了新作 “Rather Be the Devil"的一小段,也回答了參與者的若干問題。有人問他會否讓Rebus來港辦案,他則笑說恐怕Rebus連護照也沒有,難以出國。又有人問他是否喜歡電視劇中扮演Rebus的演員的演出,Rankin坦言自己從沒看過那些改編作品,無從置喙,又指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自己的Rebus,人人標準不同。最後,他談到書中的Rebus已經65歲,難以像最初只有三十多歲時,可以強悍地嚇唬疑犯,這個人物再寫下去時要再調節。

Ian Rankin reads “Rather Be the Devil"

兩小時的聚會很快就過去,最後又是書迷排隊為新書簽名和與大作家拍照的時間,筆者也不例外。藉機問他曾否看過香港的警匪類型片,Rankin說他也聽過周潤發吳宇森

 

我反建議他看看杜琪峰PTU,因為當中好警察踩過界的劇情,跟Rebus有些相似,但恐怕大作家都是聽得一頭霧水。他只着緊地解釋他在簽名旁的留言: “THE DEVIL HAS ALL THE BEST TUNES" 是蘇格蘭的諺語。

IMG_0284

Ian Rankin visits Hong Kong

美中不足的是,參與聚餐的數十人中,絕大部份是白人,也有少許南亞人和黑人,但本地人只有幾個人,且多是與西方人伴侶同伴。參與者中,不乏如中電、太古的老外高層、御用大狀、身居梅窩的紐西蘭人等等。或許,與聚餐的價格有關吧。

一個香港人往美秀博物館


美秀博物館!

十幾年前在明珠台看到節目指是貝聿銘依桃花源概念設計,就很想去。

今個夏天,終償夙願!

在京都東北的石山站下車,再坐帝產巴士約一小時,經過近江米綠油油的稻田,再轉上如荃綿公路的上山路,終點即博物館紀念品店。穿過一條隧道,終於抵達。

館內偌大的中庭開揚,落地玻璃盡採天然光。筆直的三角和鉅形線條,盡顯竹子剛直中空之美。貝的概念要融入周邊大自然才能充份展現,中銀大廈和羅浮宮玻璃金字塔就做不到了。

DSCN0881坐JR到石山站,轉乘帝產巴士

DSCN0879途經《瀨田唐橋》

DSCN0874沿途有不少綠油油的稻田

DSCN0873這裡是近江米的生產地

DSCN0869走進美術館前,必須穿過隧道。這是貝聿銘的精心設計,構思源自《桃花源記》

DSCN0868盛夏雖炎熱,但隧道內卻甚清涼,可步行上山

DSCN0866不欲步行的,可在入口處排隊坐電動車

DSCN0865隧道盡頭,就是美秀博物館,彷彿發現了隱世桃花源一樣

DSCN0864走出隧道口,放眼盡是斜拉橋的筆直鋼索

DSCN0862跨過橋樑,就是博物館

DSCN0863美秀博物館就在眼前

DSCN0850日本人很細心,在烈日下的炎夏準備了綠色大傘供訪客免費取用(見圖右下方的傘架),返回入口處可自行退回傘子

DSCN0851美秀博物館的玄關

DSCN0852中庭由筆直的幾何三角形構成

DSCN0854頗有竹子中空而直的意境

DSCN0855館內除了主題展覽外,也展示了美術館從世界各地古文明搜集得來的展品。佛教在傳入中國前,佛像的姿態和手勢是如此模樣

DSCN0856博物館有自設餐廳,食材均選自天然食材,而且清水很甜。到訪當日,館內以日本人為主,只有一家白人、一家滿口台灣腔的國語人和兩三個香港人。

DSCN0859地處滋賀偏僻山區,餐廳是唯一用餐選擇。幸好,十分美味,而且服務殷勤。

 

魚腸劍譜:桃花源記的完美演出

山中的美術館MIHO ~ 貝聿銘的理想桃花源

 

 

~ 完 ~

紅男爵 - 紅彗星馬沙的原型


紅彗星馬沙的原型,相信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德意志帝國的王牌飛行員,綽號「紅男爵」的Manfred von Richthofen。

manfred_von_richthofen

Manfred von Richthofen

 

h-104_65872_g11

紅彗星馬沙

紅男爵與紅彗星一樣,都是擊落無數敵軍戰機的名將,又同樣架着紅色的飛行器。兩者何其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