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


Originally posted on Jan 21 ’04

電影改編自同名小說。沒有看過原著,不知道改動有多大。

客觀點說,電影的節奏比較蘇俄的名宿塔可夫斯基,及比利時的新晉戴丹兄弟為
快。片中的摩記手機又是彩芒、又可拍照、又可錄音,可謂十分時尚,很有賣點。
對於那些經歷了中國從封閉走向開放、從滯後的農村經濟走向新經濟、從人與人的
溝通靠串門子走向靠SMS、從純樸的人情走向人慾橫流爾虞我詐的廿一世紀的人們
來說,或許有很大共鳴。

新的科技帶來人際關係的改變,這已經有不少電影人探討過。可惜,這一次是一次
技法平庸,觀念守舊的一次示範。片中的鏡頭處理不要說有什麼創新,甚至連技巧
圓熟的陳可辛也萬萬不能及,分鏡技巧也遠遠比不上一眾日劇監督,充其量只能說
中規中矩。

更可怕之處,是自己犯錯卻諉過物件,非常賴皮。簡直就是「漿糊腦筋搞不清」的
思維。

中國的知識份子(電影人)往往有這樣那樣的問題。即使是旅法華僑戴思杰,在其
以法國資本拍成的《小裁縫》裡,也不經意地留露出知識份子的高人一等心態。片中
那兩個書也讀得不多的假知青,卻要說要改變村姑,後來又為村姑親近他們多了,
連鄉音也變了而沾沾自喜。

利慾薰心,又自視過人,這就是某一部分的中國讀書人的心態,亦即是《官場現形
記》內的各或人物的形相。

如此說來,遭人笑說進不了城的張藝謀還是一眾同胞中最可愛的一個,保留了老鄉
的質樸與純真。即使他失去了鞏莉後,批判性愈來愈少。同樣是探討知識份子的思
維,黃健新卻滿紙深刻的自省和反諷。

或許,我們應如黃導演高喊:「站直囉,別叭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