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馬狂想曲》失了神,韋導被王晶上身


Originally posted on Movieworld.com.hk on Jan 28 04

《鬼馬狂想曲》雖然於賀歲片檔期票房「及時而出」,賺了滿堂紅,但不能因此而掩蓋這是一部劣片的事實。我甚至有一種感覺是韋大導突然被王晶上了身。
一直以來,港產片有一個很強的特色就是「小市民英雄克敵制勝」這條大橋。故事的主角都不是什麼完美的西部警長,他們只是香港小市民,充滿香港小市民的缺點,如吝嗇、貪生怕死、但又不失善良,於最後關頭總能在大是大非站對了線。另外,故事的主角雖然被力量龐大的對手較勁,但往往能憑住靈活、小聰明,在絕境中反勝無論從各方面看都佔壓倒性優勢的對手。

這種橋段,大致上跟香港人在商業上面對美日歐等競爭者的情況搖搖相應。另一點值得一提的是,荷理活往往強調男女主角同心合力最終戰勝魔頭,而港產片則著重手足兄弟們一齊上最後勝利。無論是許冠文作品、《最佳拍擋》系列、《古惑仔》系列,以及近年的《少林足球》和《反收數特遣隊》都大致可以套入此模式論述。有時候,儘管劣勢中反勝的橋段不合理,跡近兒戲(經典如《英雄本色》,也可三個人可亂槍打低幾十人,其他就更不要說了),但卻有一種生氣勃勃的感覺。

其實,許冠文的作品不少都流著上述一類港產片同一樣的血液;有著同一樣的靈魂。《鬼馬狂想曲》明顯是玩懷舊,但只有其造型和外殼,卻沒有其神髓。

當然,馬後炮的話,其實叫韋家輝延續這股神韻可謂強為其難。韋氏以其宿命觀獨步江湖,往往會灰暗得全軍覆沒,即使近年已多了柳暗花明的出路,但相對於港產片受九七大限影響前那種天不怕地不怕世界觀,仍然差很遠。(其實,近年就只有邱禮濤的《反收數特遣隊》還能延續了這種氣勢)

可是,韋氏的中心思想﹣﹣宿命觀,卻絕不能放在賀歲片中破壞氣氛,但他又不是邱禮濤,結果《鬼馬狂想曲》就變成另一種典型港產片,即是王晶式笑片,把一連串自以為很好笑的場面串連在一起,就當作是九十分鐘長片去片。

或許,《鬼馬狂想曲》如分割成十多段短片,於瑩光幕前播放會更加適合。又或者,如果如《冒險王》那樣說故事,可掩飾故事的缺陷。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