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拉、耶穌受難劇、《受難曲》+正統保守的宣教電影


Originally posted on Movieworld.com.hk on Sat Mar 20 ’04 通常一些描述基督事蹟的電影和戲劇,都會很容易惹來誹議。如從前美國有一個劇團,找來黑人演耶穌,就收過不少恐嚇。馬田史高西斯執導的《基督最後的誘惑》也引來滿城風雨。

今次米路吉遜執導的《受難曲》同樣是很有爭論性,卻有些性質上的不同。如果上一段提及的戲劇主要是受到正統保守的基督徒責難,則《受》片卻得到正統教徒的祝福,比任何一齣福音電影都來得大。反對聲音,則主要來自猶太社群和對聖經抱有懷疑的人。

受難劇與希特拉

或許要先了解什麼是「耶穌受難劇」(Passion Plays)。受難劇源於一六三三年,當時因為瘟疫橫行,在德國巴筏利亞一條叫Oberammergau 的村莊,其地方領袖祈求神保佑他們免受瘟疫影響,並承諾此後會每十年排演一次耶穌受難劇感恩。

Oberammergau 公演受難劇的劇場

該村後來真的沒有一名村民受感染,於是自一六四四年起,耶穌受難劇就在當地上演起來,並逐漸推廣至歐洲,甚至美國等地。由於受難劇當中,往往描述了在審判耶穌時猶太人的角色,於是往往有意或無意地傳遞了「猶太人殺死基督」的訊息,從而引發或加深了反猶太的情緒,甚至出現攻擊猶太人的事件。

Oberammergau 劇場內部結構 DSCN0265

仇恨猶太人的希特拉據說曾看過耶穌受難劇兩次。在一九三四年,他「祝福」受難劇應繼續演下去,因為受難劇把猶太人的威脅具體地顯露出來。而在一九四二年Oberammergau 的那一次演出後,他更發表了他的「劇評」:

He said: “his blood be on us and our children….(Matt 27:25), maybe I’m the one who must execute this curse….. I do no more than join what has been done for more than 1,500 years already. Maybe I render Christianity the best service ever! " (Hitler)

基於上述的歷史背景,耶穌受難劇自然在戰後成為挑動猶太人敏感神經的東西,就好像一件有日本軍旗圖案的女裝裙和一群外藉商人集體召妓,特別容易影響中國人的情緒一樣。梵蒂岡在一九六五年就發出了公告 Nostra Aetate 表示反對以任何形式,藉基督的受難而傳遞反猶太的訊息。

斷章取義?

不過,另一個批評是:片中斷章取義。有評論者認為,電影根本沒有交待片中為何公眾都主張處決耶穌,只是見到耶穌傳下教、抱抱小孩,然後就無端端的被人拉去審判、受刑、釘十子架。反對《受》片的人質疑,這會容易令人誤解,猶太人不知怎的盲目地要羅馬總督處死基督。他們更援引一些歷史學者的推論,認為耶穌是因為他的教義挑戰了當時正統的猶太教,而招致殺身之禍,而涉及利益或猶太信仰新舊派之爭。

教宗讚許

相信不少人都看過教宗讚賞《受》片的新聞,但其實教宗是怎樣讚賞呢?可能不是太多人會知道direct quote 其實,據報教宗看完後的評語是"is as it was",可譯作「忠於史實」。如果我們嚴謹一點說,應是說忠於基督徒所相信的史實。事實上,據說米路吉遜今次依足聖經福音書拍攝,固然容易得到正統教會的認同。或者誇張點說,《受》片可能是一齣由名演員執導的「福音電影」,其受到保守派的肯定就沒有什麼稀奇的了。

但福音書上寫的,就是不是史實呢?據說正史中沒有耶穌在世的紀錄,在比拉多寫給羅馬的報告中,也沒有處死耶穌的筆記。福音書又可能成書於耶穌死後一至二百年的時間。本人不是歷史學家,這些考據的問題,就留待護教者與歷史學家去爭坳了。

不過,電影由於爭議性大,於是這個福音書記載的是否等如史實的問題,又在外國被翻了出來。其實我覺得電影不是紀錄片,像《寫我探情》就一定不是忠於歷史,但也無阻它成為一齣有趣好看的電影,但凡是涉及到耶穌的,就一定會有人要爭過你死我活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