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斷菠蘿油、魂斷老香港、魂斷後七一政治低氣壓


Originally posted on Movieworld.com.hk on Jun 30 ’04

魂斷菠蘿油

上一次的麥兜電影,其實大都是抄冷飯;但憑那兩三招,卻已經足以讓
廣大讀者和觀眾過足癮頭。

第一次往往容易過關,所以即使是東湊西拼,玩玩童真,玩玩諷刺時弊,
再玩玩地道特色,再來一客快餐特餐常餐,就輕易把餓麥兜已久的觀眾
餵飽。

但到了第二次,就不能再這樣獨沽一味,要搞搞新意思,要「昇華」啦。
所以《菠蘿油王子》的頭盤雖仍沿用上一餐的調味方法入味,但主菜上場
就發現完全不是那一回事了。

可惜,廣大的觀眾可能一下子跟不上來,不停呷悶,或者怨句:「太深啦。」
不能怪他們,因為他們以為這只是另一齣迪士尼,或另一齣叮噹太陽國歷險記。

顯然,這是一齣「兒童不宜」的電影。

因此,雖然這次的畫工更精美,故事的主題更貫轍,歌曲更悅耳,但彷如
《魂斷威尼斯》的節奏,和苦澀的調味,卻肯定令這一齣麥兜電影魂斷菠蘿油了。

魂斷老香港

英國是保守的島國國民,無論是今天,還是都鐸王朝的臣民,都總愛緬懷他們
心中的good old england

香港雖曾是英國殖民地,但一直都是向前看、向錢看,有前冇後,打死擺就。
直至...香港不再是英國的殖民地,直至去年那場瘟疫,直至張國榮忽然從
文華一躍而下。那一刻,wake up call,我們的老好香港好像一去不返了。

《菠蘿油王子》由頭到尾,只見舊樓不停地崩塌,社會的壓力連幼稚園也要
入侵,幼稚園生也要學撒賴、學詐死、學「社交」、學圓滑。幼稚園本身也是
泥菩薩,校長不斷話無得搞啦,Miss Chan又無被拖欠薪金。

Reality Bites 生活逼人,尤其對麥炳和麥兜這類「死蠢」,生活尤其艱難。
即使精打細算如麥太者,也有意以祖國泥土為最終依歸,面對青天藍海,遠離
現實煩憂。

魂斷後七一政治低氣壓

或許這並不是創作人的原意,但麥家仨口子不同的處境,卻教人不得不作聯想。

麥炳選擇的是要「返回過去」,麥太則無時無刻「規劃未來」,(如無記錯)麥
兜卻是「留」在現在。

是「留」在現在,而不是說麥兜選擇現在,擁抱現在,或指他最愛現在。

這跟人大再釋法否決雙普選訴求後的港人處境,不會是如有雷同,實屬巧合吧。

麥炳,本來的王子身分卻被人竊取了,政權也被奪了。他流落香港,一度以為與
麥太平平凡凡過完下輩子算了。可是他始終不甘心,還是要再出征去追尋過去,
即使他明知此行十分艱險,吉凶難料,但還是要結伴同行,踏上征途。

但菠蘿油王子一行人,雖然手刃大魚(23條立法?),但最後還是擱在瀑布頂
的石頭上,進退不得(一如爭取民主的群眾?)。

鏡頭一轉,卻又是幼稚園校長教小朋友說「算把啦」對話。其中一名小朋友問:
「可唔可以唔算呀?」校長卻答:「唔算都要算o架啦。」唔,已經好畫公仔畫
出腸。

麥太,普通香港女人仔一個,一心只為家人打算,煩的盡是柴米油鹽醬醋茶。但
她機關算盡,卻料不到重建無自己份難獲賠償,還是回祖國塵歸塵,土歸土吧。

PS 劉德華的聲音演出還是那麼劉德華,絕對是wrong casting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