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霑辭世、港產片彌留、粵語文化衰落


Originally posted on Movieworld.com.hk on Sat Dec 4 ’04

一個月之內,接連兩個叫人沮喪的消息,是否預兆了這個有七千萬人為母語的方言,其所代表的文化走上衰落之路?
粵語比國語/普通話更古老,此點毋容置疑,但粵語文化究竟應如何界定,這大概應交回專家學者去定奪。有一點肯定的,是粵語沒有發展成很強的文學,家傳戶曉的粵語小說、粵語詩?好像連一篇佳作也沒有。在這方面,粵語甚至比同屬方言的台語更弱。

但在通俗文化方面,卻先有粵劇,後有Cantopop,而香港就在近五十年取代了廣州,成為粵語文化的基地。有趣的是,當粵劇於七十年代初開始體驗爵士樂在五十年代後的命運,Cantopop卻如五六十年代的搖滾樂般,接上其文化地位。

此時,粵語流行曲的崛起,少不了許冠傑和黃霑的功勞。前者以「大學生」之身份降貴,大唱俚俗的廣東歌。另一邊箱,黃霑則與顧家輝雙劍合壁,天天向家家戶戶賦歌。許黃二人的歌詞(許的歌詞不少另有詞人代勞)方向不同,可以說,許派更加地道、更加廣東話;而黃則不少佳作,基本上是書面白話文,有些甚至更加更有宋詞元曲之古風;但同樣令粵語流行曲的內容有進一步之昇華,脫「飛哥跌落坑渠」的下里巴人作風。

黃霑的個案很有趣,跟唐滌生一樣,他們的詞一方面提升了粵劇、粵語流行曲的質素和地位,但其實他們所填的詞並非純粹廣東,反而更加的「中原」。或許,這方面可交由象牙塔內的文學批評家日後作更探入的探討。(順帶一提,黃霑曾跟王粵生學填粵曲,可惜他最終沒有投身粵劇。)

現在,詞人辭世,悼念文章充斥報章版位,高官文人歌星藝人大佬倌齊聲稱頌,但這些過眼雲煙的讚詞,又能為後世留下什麼樣的 legacy ?與其大噴口水花,不如盡輯詞人作品,出版詞集;或選錄佳作,載入中小學課文,總比以五四時期不成熟的文章荼毒青少年來得功得無量。

不過,粵劇和粵語流曲,不竟只限流傳在七千萬粵語人口中,或頂多擴及華人圈子。論國際性,就不及七十年代崛起的港產片。可惜,如今多間大公司停產,香港電影工業已是氣若游絲。無疑,將來一定會有香港電影,一如台灣仍有台灣電影一樣,但港產片將成歷史。

所謂「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以香港為基地的粵語文化,隨著中國的大門重新開啟,勢被全球化(荷理活)和大中原市場夾擊下所陰乾。這可能正中了張堅庭的一句話:「港產片的歷史任務已完成。」其實,完成歷史任務的又豈止是港產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