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05

漢口道First Cup Cafe的最後一個周末


上周末,我又去了尖沙咀漢口道的First Cup Cafe喝咖啡。

梁文道坐在一角埋首爬格子,筆桿的的達達的在稿子不停畫,不知道這次是談政改,還是談文化?

前方的黑衣女子。黑色的背心,白皙的玉手,拿著一本關於政治改革的英文書書背,邊喝咖啡邊聚精會神地閱讀。體態豐腴得有點似印像派作家畫下的巴黎女子,又似浪漫主義油畫的貴婦。銀白新月一般的臂胳,不時輕輕撥弄那烏黑的頭髮,姿態撩人。對的,烏黑亮麗的頭髮最是誘人,不是俗氣的金髮女郎可比。

之後,前方換上一個穿西裝裙的OL,修長的手指,夾著長長的薄荷煙,呼出煙圈,呷著拿鐵 ...如果每個煙民都是如此有 Class ,那麼恐怕沒有人去支持食飾禁煙了。

雖然連鎖式咖啡店像田連阡陌,樓上咖啡店又五花八門地佔著各二樓和頂樓房間,但就像穿得漂漂亮亮的 Lolita 少女,或是永遠都整整齊齊的 Hello Kitty,整潔卻亳無韻味。

就只有這間咖啡店,在暗黑泛黃的色彩裡,滲出淡淡的左岸氣息。

可惜,上周六已是她的最後一個周末;死因:業主加租。意大利老闆說正準備火浴重新,我唯有期望她有泰昌餅店和民園麵家的好運。

廣告

成王敗寇,還看《以和為貴》


Original article posted on Movieworld.com.hk on 1.11.2005

樂少的確是沒有什麼攝人之處,大D則似楚霸王項羽。不過,項羽敗給劉邦、諸葛亮成世為劉備打工、德川家康吞噬信長和秀吉的天下、史太林把托洛斯基打成反革命。歷史上有魅力的領袖往往都不是最終的王者。不過,這更加可以說明他要留住大D讓他建功立業,但之後又要除之而後快。
平情而論,幾位網友對《黑社會》一片的批評是對的。人物刻劃比較平面,欠缺深度。無疑片中每個人物出場時都教人眼前一亮,如張家輝的吃匙羹,但不知是否人物太多的關係,每個角色的深度都不足。

而作為一齣打正旗號要勾劃現今黑社會模樣的電影,除了比較具實感的處理外,其他如生意壓倒義氣呀,幫會內爾虞我詐等,其實在很多黑幫片中已有提及,只是沒有那麼完整地陳述出來。片中對於幫會為什麼會變成一個口講義氣,但其實人人講利益的團體,也沒有深究。難道真的一句「時代唔同」就可以敷衍了事?

聽說會有續集《以和為貴》,而本片片末也似為了續集鋪路,希望續集能夠把很多未被完整發揮的題目和人物性格加以補足吧。

後記:因為未看過《柔道龍虎榜》,因此能以更完整地解讀杜氏的思路。但聽說《柔》片強調跌倒了就要重新起身。若是如此,則《柔》片正好連繫了《黑》與先前幾齣杜氏電影的心路歷程。

《暗花》到《黑社會》,從輕蔑挑戰到駕御挑戰


Original article posted on Movieworld.com.hk on 1.11.2005

我相信電影的創作,不能脫離創作人所在社會的大環境。換過另一種說法,是電影(無論是商業的還是藝術的)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時局人心,是社會的一面反射鏡。這可能出於創作人的自覺,但也可以是出於不自覺。
回歸以來,最能夠反映香港人心態的,相信首推杜琪峰的班底莫屬。由《暗花》到《黑社會》,當中流露的心態變化,從最初挑戰突如其來,抱着因過去成功而來的驕傲自大而輕蔑之;到中段非常突然地發現大禍臨頭,隨時粉身碎骨;之後唯有緊守尊業精神,放手一搏求出生天;到現在的揮灑自如操控大局走出陰霾。

從信心爆棚到自信崩潰

首先,是《暗花》。我不知道在這齣電影裡,杜琪峰的參與有多少,不過作為「銀河三部曲」的序曲,有些地方還是可圈可點。片中梁朝偉飾演的黑底司警,面對黑幫大戰,信心仍然爆棚,甚至不只一次流露出對退隱叔父的輕蔑。怎料,他原來一步一步土也被引入死路,雖然他拼命爭扎,最終也難逃叔父的五指山。

這種輕敵的心態,直至《真心英雄》和《非常突然》也未完全撇除。《真心英雄》的黎明、《非常突然》的一眾警員,均自以為憑一己之力可以打勝放在眼前的仗。雖然在《非常突然》裡,對面對困難有了戒備之心,但怎料應該出事的(對付陳哲男得悍匪)得心應手(一如政治上的順利回歸),應該駕就熟的反而弄至全軍覆沒(九七後香港的經濟)。這個時候,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失敗,也摸不清,只知道十多二十年來建立的自信心在忽促變幻的新局中崩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