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花》到《黑社會》,從輕蔑挑戰到駕御挑戰


Original article posted on Movieworld.com.hk on 1.11.2005

我相信電影的創作,不能脫離創作人所在社會的大環境。換過另一種說法,是電影(無論是商業的還是藝術的)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時局人心,是社會的一面反射鏡。這可能出於創作人的自覺,但也可以是出於不自覺。
回歸以來,最能夠反映香港人心態的,相信首推杜琪峰的班底莫屬。由《暗花》到《黑社會》,當中流露的心態變化,從最初挑戰突如其來,抱着因過去成功而來的驕傲自大而輕蔑之;到中段非常突然地發現大禍臨頭,隨時粉身碎骨;之後唯有緊守尊業精神,放手一搏求出生天;到現在的揮灑自如操控大局走出陰霾。

從信心爆棚到自信崩潰

首先,是《暗花》。我不知道在這齣電影裡,杜琪峰的參與有多少,不過作為「銀河三部曲」的序曲,有些地方還是可圈可點。片中梁朝偉飾演的黑底司警,面對黑幫大戰,信心仍然爆棚,甚至不只一次流露出對退隱叔父的輕蔑。怎料,他原來一步一步土也被引入死路,雖然他拼命爭扎,最終也難逃叔父的五指山。

這種輕敵的心態,直至《真心英雄》和《非常突然》也未完全撇除。《真心英雄》的黎明、《非常突然》的一眾警員,均自以為憑一己之力可以打勝放在眼前的仗。雖然在《非常突然》裡,對面對困難有了戒備之心,但怎料應該出事的(對付陳哲男得悍匪)得心應手(一如政治上的順利回歸),應該駕就熟的反而弄至全軍覆沒(九七後香港的經濟)。這個時候,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失敗,也摸不清,只知道十多二十年來建立的自信心在忽促變幻的新局中崩潰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