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口道First Cup Cafe的最後一個周末


上周末,我又去了尖沙咀漢口道的First Cup Cafe喝咖啡。

梁文道坐在一角埋首爬格子,筆桿的的達達的在稿子不停畫,不知道這次是談政改,還是談文化?

前方的黑衣女子。黑色的背心,白皙的玉手,拿著一本關於政治改革的英文書書背,邊喝咖啡邊聚精會神地閱讀。體態豐腴得有點似印像派作家畫下的巴黎女子,又似浪漫主義油畫的貴婦。銀白新月一般的臂胳,不時輕輕撥弄那烏黑的頭髮,姿態撩人。對的,烏黑亮麗的頭髮最是誘人,不是俗氣的金髮女郎可比。

之後,前方換上一個穿西裝裙的OL,修長的手指,夾著長長的薄荷煙,呼出煙圈,呷著拿鐵 ...如果每個煙民都是如此有 Class ,那麼恐怕沒有人去支持食飾禁煙了。

雖然連鎖式咖啡店像田連阡陌,樓上咖啡店又五花八門地佔著各二樓和頂樓房間,但就像穿得漂漂亮亮的 Lolita 少女,或是永遠都整整齊齊的 Hello Kitty,整潔卻亳無韻味。

就只有這間咖啡店,在暗黑泛黃的色彩裡,滲出淡淡的左岸氣息。

可惜,上周六已是她的最後一個周末;死因:業主加租。意大利老闆說正準備火浴重新,我唯有期望她有泰昌餅店和民園麵家的好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