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05

Perhaps Love Comment II


對於《如果.愛》,還是想多說一點。

陳可幸的電影,無論是《雙城故事》、《甜蜜蜜》和《回家》,都有「飄泊」的命題。在《如果‧愛》裡,似把國藉身份移走了;但三位主角在情路上,卻仍在飄泊和痛苦,只不過由前作中的移民、身份,改為記憶,有關愛情的記憶。

片中金城武被舊記憶所折磨了十年、周迅則拒絶回憶,而張學友呢,起初他好像沒有什麼回憶的包袱,但到了最後一場,才知道其實他的苦惱,是沒有跟周迅有刻骨銘心的回憶,究竟她是愛我嗎?還是只是純粹互相利用才靠在一起?最後周迅的眼淚為他留下了難忘的記憶,他找到答案了,人也釋懷了。

對於舊記憶,其實已是過去式,也只能留在心房中的一個暗角,只能選擇「不要忘記北京」。(很《北非諜影》啊!)至於平淡的夫棲關係,其實可能是一致的,只是男的總把青海記錯在青島吧。

Perhaps Love


對於很多電影觀眾來說,愛情片就是簡簡單單的你愛我,我愛你,他又愛我,愛得義無反顧,對愛百分百無私付出,一如片中的電影老闆曾志偉所說一樣,總之觀眾愛看、女人(OL)愛看,市場受落就是了。從《觸不到的戀人》到《假如愛有天意》都屬這類,港產片代表則有《星願》。
不過,港產愛情片的經典多不屬此類,或許正如聶文(張學友)所說,他們覺得這樣的愛情太牽強,他們要的,是更寫實、更入肉、就像是要用解剖刀劏開皮相,檢視愛情關係中的無名腫毒。

陳可辛、林愛華、杜國烕沒有拋棄這港產片的優良傳統,再度寫實地檢視愛情。在《如果.愛》裡,並沒有被歌舞片的類型框框所困,繼續炮製歡樂,再次把男女愛情中所出現的各種內耗和苦澀寫實地呈現出來。

痴情的真是純粹地痴情嗎?當中會不會閃過一絲「報復」的念頭?在愛情的角力中,會有計算輸贏的時候嗎?

嫉妒、佔有,難道可以如一些電影中,跟純純的愛絕緣?

這齣電影作出了一次上佳的演繹。

《如果.愛》比《情陷紅磨坊》好看,雖然兩者同時歌舞片、同是講三角戀愛、同是講班主、女主角和男主角的愛情角力。但後者的歌曲缺乏原創性(即使導演玩的舊時代配時代曲的拼貼玩得不俗)、故事更是老得掉了幾顆大牙(唉,最後連絕症都出埋),深度不及前者。

至於歌舞編排,請來印度的排舞師助陣。有水準,但不是最好。歌曲出色,張學友的演出更是無懈可擊。

除了歌唱外,張學友的演技亦屬上乘,下屆金像獎應有力憑此片角逐影帝。至於周迅呢?無論是年輕淘氣的年輕少女,與成熟計算的女人,都拿握得準。年輕少女部份,有《蘇州河》的感覺。現在大中華影圈中還有人可以做得到嗎?先前有馮寶寶和劉曉慶,她們都是演武則天。

可是電影仍有地方可挑剔,當中張學友和金城武的互動幾乎是零,實在是一種遣憾。至於張學友與周迅的關係和情感轉折,如能落墨多一點,可以更加完善。

《殺破狼》-甄子丹吳京對打實感超強


Originally posted on Movieworld.com.hk on 19 Nov 2005.

此篇觀後感原來的題目是:《殺破狼》-不完整不合格的葉偉信電影
基於對導演的錯愛,最後決定點了片中唯一可以稱讚的東西作題。

甄子丹對吳京!勁!

一場比武,三個回合。先是吳京出刀主攻,甄被割得流蚊飯;然後是兩人打得忘形,好似變成「真打」,各不相讓,勢均力敵;最後是決勝的一刻,血花灑滿橫巷。最精采的還是第二回合,吳京步步進逼,甄子丹則以穿花蝴蝶的步法接戰,是自《臥步藏龍》楊紫瓊飛簷走壁力追章子怡後,最令我喝采的武打場面,只是今次沒有吊威吔,全是站在地上的實打。

據說,葉偉信在這場戲中沒有什麼指示,只叫兩人「真打」。可能正正因為如此,,才不會出現《爆裂刑警》式是但扭作一團的荒誕場面。

至於戲呢,開局不錯,前半段當能維持一些葉偉信的情懷,但後半段好像完全失控,變成一場又一場的打鬥,即使武指怎様苦心孤詣,但也難救失焦的劇本走出苦海。

其實,葉偉信自《旺角風雲》起,到《迴轉壽屍》、《誤人子弟》,然後到成熟期的《爆裂刑警》、《朱麗葉與梁山泊》,都顯示出其情懷:傳統/血親家庭的崩裂疏離、尋找替代家庭的渴望、對時限/絶症的不安、黑色幽默。具體的表現是在「一家人齊齊整整一起吃頓飯」上,如《迴轉壽屍》裡羅蘭回魂想跟不孝兒孫吃飯把兒孫嚇得半死,而更經典一幕是《爆裂刑警》,片中無論是落泊差人、未婚媽媽、老泥妹、殺人不眨眼的大賊,都在羅蘭(又係佢)的筷子下被懾服,終於可以吃一頓「住家飯」。

可惜,《殺破狼》中雖有不少筆觸談及父子/父女情,但是沒有飯吃,而葉偉信可能因為沒有飯吃,到了黑道頭子反撲之後,就像非洲飢民一樣,手腳不受控制。究竟,下半部電影,是否由武指代拍的呢?

如果世上一切可以用拳頭解決,那麼一切好辦得多。任達華在前半部戲也不用那麼頭痕。可惜,這樣的世界只存在於八十年代的港產武打片。

後記:
或許,香港想拍警匪片的導演應看看蘇格蘭作家Ian Rankin的小說 “Black and Blue", “Resurrection Man", “A Question of Blood", 前兩者對警察以骯髒手段賞善罰惡有較深刻的描寫,後者則描述警察忙於工作與家庭疏離,反而與同僚結成類似另類家庭的微妙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