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破狼》-甄子丹吳京對打實感超強


Originally posted on Movieworld.com.hk on 19 Nov 2005.

此篇觀後感原來的題目是:《殺破狼》-不完整不合格的葉偉信電影
基於對導演的錯愛,最後決定點了片中唯一可以稱讚的東西作題。

甄子丹對吳京!勁!

一場比武,三個回合。先是吳京出刀主攻,甄被割得流蚊飯;然後是兩人打得忘形,好似變成「真打」,各不相讓,勢均力敵;最後是決勝的一刻,血花灑滿橫巷。最精采的還是第二回合,吳京步步進逼,甄子丹則以穿花蝴蝶的步法接戰,是自《臥步藏龍》楊紫瓊飛簷走壁力追章子怡後,最令我喝采的武打場面,只是今次沒有吊威吔,全是站在地上的實打。

據說,葉偉信在這場戲中沒有什麼指示,只叫兩人「真打」。可能正正因為如此,,才不會出現《爆裂刑警》式是但扭作一團的荒誕場面。

至於戲呢,開局不錯,前半段當能維持一些葉偉信的情懷,但後半段好像完全失控,變成一場又一場的打鬥,即使武指怎様苦心孤詣,但也難救失焦的劇本走出苦海。

其實,葉偉信自《旺角風雲》起,到《迴轉壽屍》、《誤人子弟》,然後到成熟期的《爆裂刑警》、《朱麗葉與梁山泊》,都顯示出其情懷:傳統/血親家庭的崩裂疏離、尋找替代家庭的渴望、對時限/絶症的不安、黑色幽默。具體的表現是在「一家人齊齊整整一起吃頓飯」上,如《迴轉壽屍》裡羅蘭回魂想跟不孝兒孫吃飯把兒孫嚇得半死,而更經典一幕是《爆裂刑警》,片中無論是落泊差人、未婚媽媽、老泥妹、殺人不眨眼的大賊,都在羅蘭(又係佢)的筷子下被懾服,終於可以吃一頓「住家飯」。

可惜,《殺破狼》中雖有不少筆觸談及父子/父女情,但是沒有飯吃,而葉偉信可能因為沒有飯吃,到了黑道頭子反撲之後,就像非洲飢民一樣,手腳不受控制。究竟,下半部電影,是否由武指代拍的呢?

如果世上一切可以用拳頭解決,那麼一切好辦得多。任達華在前半部戲也不用那麼頭痕。可惜,這樣的世界只存在於八十年代的港產武打片。

後記:
或許,香港想拍警匪片的導演應看看蘇格蘭作家Ian Rankin的小說 “Black and Blue", “Resurrection Man", “A Question of Blood", 前兩者對警察以骯髒手段賞善罰惡有較深刻的描寫,後者則描述警察忙於工作與家庭疏離,反而與同僚結成類似另類家庭的微妙關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