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 quite the Diplomat, Chp 9


在這一章裡,肥彭不厭其煩地訴說全書的重點:究竟歐洲如何面對美國?究竟歐洲可以在大西洋兩岸的同盟內,起到什麼作用?尤其是,在這個美國成為世上唯一超強的景況;尤其是,新右派布殊當上總統後,單邊主義令歐洲各國無所適從時,歐洲怎麼辦呢?

文中,肥彭不免懷念起前美國總統克林頓和前美國國務卿鮑威爾兩位。兩位美國政治人物雖然分別屬於左右兩個不同的政黨,但外交上願意對盟友尊重些,於是歐洲的感覺也好一些。可是,現在新右派覺得既然我們這麼強,也不用理會歐洲那群過氣的盟友了。

我覺得肥彭走筆至此,已經有點像楚懷王的屈原了。一句講哂,歐洲既不滿美帝現在的獨斷獨行,但又離不開世界盟主,於是只有日月精忠,希望盟主有朝可以覺醒,變回賢君,而他們就做廉能的宰相。

真是一副委曲求全的可憐相!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