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 Quite the Diplomat, last chapter


來到本書的最後一章,亦是肥彭把寫書意圖寫得最清楚的一章。

作為一名歐洲右派(其實是英國右派)的前外交官,怎去處理現時歐洲在國際外交的定位?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肥彭很討厭法國總統希拉克和前德國總理施羅德所奉行的一套外交政策。全書裡,可以說是三番四次冷嘲熱諷他們沒有原則,一時拉攏俄羅斯的新沙皇普京,一時又為了商業利益而姑息人爟紀錄劣積斑斑的中國。

然而,肥彭所倡導的歐洲外交定位,又是什麼呢?如果不行希拉克和施羅德的「疏遠美國」路線,歐洲(其實指英國)又可以在全球,尤其是泛大西洋關係中,起一個怎麼樣的作用呢?肥彭在最後一章中明白說出:

‘America’s status as a superpower is not going to be rivalled by Europe. But Europe, if it is encouraged to act effectively, if it has the political will to do so, and if it is prepared to invest the money often required to play this role effectively, should be albe to help America to act as a global leader in ways that enhance a system of global governance that suits market democracies, great and small.’ p. 293

基本上,肥彭的外交觀實源於邱吉爾所形容的英美關係:特殊外交關係。歐洲,尤其是英國,應如享利八世時的賢臣 Thomas More 那樣,日月精忠地為世界的盟主提供正確而又合符正義的意見,以襄助其行王道而非霸道,維護和平的世界。要達到此,就要令美國遵行由她創立的國際法和國際慣例,而非獨斷獨行。身為歐洲前外交官的肥彭,顯然是個國際主義者、多邊主義者,相信透過國際守則,可約束美國這頭巨獸。

其實這亦不過是英國人過去數十年來,在日不落帝國土崩瓦解下,淪為美國附庸的定位而矣:

In Washington, Lord Harifax,
Once whispered to Lord Keynes:
‘It’s true they have the money bags,
But we have all the brains.’

或許英國人仍陶醉於自己政治上的世故和老謀成國,但其實說穿了這又算不算是一種心理上的慰藉,以維護自己的尊嚴?政治是講求實力的,希拉克和施羅德一夥容或太沒原則,但歐洲是否真的只有仗仰山姆大叔鼻息一條路可以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