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a Ramotswe goes to church


Alexander McCall Smith 筆下的 Mma Ramotswe 有次一家人,跟從她未婚夫的年輕車房學徒到他新加入的教會去早會。

「當祈濤與讚歌之後,牧師站起來說話。

『在我們當中有罪人。』他警告說。『他們穿上普通的衣裳,而他們行走與講話都跟一般人一樣。但他們的心中充滿罪惡,而他們正在計劃在我們坐在這裡時作更多的惡行。」

J.L.B. Matekoni 瞄了身旁的 Mma Ramotswe 一眼,心想:是他的心充滿罪惡嗎?還是她?

『幸好我們都可以得救。』牧師繼續說。『我們只要捫心自問,正是我們的罪行,我們就可以對症下藥。」

信眾開始竊竊私語。當中有個男人發出像呻吟的聲音,就似是在承受痛苦一樣;但 Mma Ramotswe 心想,只是罪而矣。罪行的沉重,在人身上留下痕跡。

『而那幾個走進教會的人,」牧師續說『他們把罪行帶進來這裡,帶進上帝的羊群中,他們是來自巴比倫的。』

此時,本來一直垂着頭的 J.L.B. Matekoni 先生抬起頭來,發現整個教堂內的信眾都望住他,以及身邊的 Mma Ramotswe 及她的助手 Mma Makutsi 。

『無錯!就是你們這幾個陌生人。』牧師說。『我們很歡迎你們,但你們必須在上帝的信徒前,承認你們所犯過的罪。我們會幫你的,我們會讓你變得堅強。』

接住是一片沉默。 Mma Makutsi 緊張地左望右望。可以肯定的說,這絕不是正常的歡迎新人的方法。通常教堂會眾會熱情地表達歡迎並拍掌表達。車房學徒定必是加入了一個怪誕的教會。

牧師現在指住 J.L.B. Matekoni 先生說:『講吧,弟兄,我們在聽。』

J.L.B. Matekoni 先生無助地望向 Mma Ramotswe 。

『我...』他開始說。『我是罪人...是的,我想...』

突然,Mma Ramotswe 站起來。『哎唷,我呀!』她大叫。『我是一個罪人呀!我就是!我犯的罪真是算也算不清。罪孽深重呀,叫我要沉淪啦!嗚!嗚!』

牧師舉起他的右手。『上帝的大能降臨在你的身上,姐妹!衪會把你從罪惡中釋放出來,講出來吧,把那罪惡的名講出來吧。』

『哎呀,它們太多啦。』她說。『哎呀!我受不了啦。我全身好像被火燒呀!地獄之火燃燒着我呀!噢!』

『火呀!我全身都是火呀。』她說。『帶我出去呀。』

『我要帶她出去。』J.L.B. Matekoni 先生意會說。『那火...』

Mma Makutsi 也站起來。『我也來幫你。這可憐的女人,被那麼多罪行...』

一走出教堂,他們就以最快的速度走回車上。

『你真是一個好演員。』J.L.B. Matekoni 先生說。『我很難堪呢,差點還開始要問自己是否犯過罪。』車子的引擎開動...

節錄自 “The Kalahari Typing School for Men" 第八回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