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06

Hidden


法語片 Hidden 是一部層次豐富,既明寫現代西方人對伊斯蘭教徒的恐懼,亦上溯當年法國人對北非阿爾及利亞的種種恩怨情仇,整體大巧若木,平實盡現大師功力,絕對稱得上是佳作。

先談一談歷史:五十年代末法國經過連續數年的政治紛亂和阿爾及利亞獨立運動組織FLN發動的恐怖抗爭,最終不但拉倒了第四共和,就連戴高樂也不得不退讓,讓佔領了百多年,有百多萬法裔居民的阿爾及利亞脫離法國獨立。

不過,戴高樂的第五共和政府雖然願意「和平地」讓阿爾及利亞獨立,但對移居法國的阿爾及利亞僑民,卻亳不善待。1961年10月17日,阿爾及利亞僑民和平示威爭取平權,卻被警方血腥鎮壓,大批示威人士被殺,翌日塞納河浮滿浮屍。事實的真相被多屆法國政府所掩飾,即使1999年左派社會黨總理若斯潘出任總理,在壓力下被迫公開當年檔案,但死亡人數至今仍是迷團。

電影所說的就是丹尼爾.柯特爾在被滋擾期間,想起童年時曾誣陷童年阿爾及利亞裔友伴,令人被送往兒童院;而恰巧該友伴的父母又是在上述1961年的示威活動中失蹤。這件兒童版的出賣和背叛,就像是當年法國政府所作所為的寫照。

電影又透過不少場景、道具和情節,來暗寫目前歐美面對恐怖主義全球化和伊斯蘭的挑戰,如主角兒子的房間貼上北非裔法國英雄施丹的海報、電視播映伊拉克的戰事、女主角的新書(主題是全球化的影響)發布會...在在提醒觀眾不要只注意戲中的懸疑和誰在敲詐,而是橫向拉闊思考電影的母題。

究竟,在面對威脅下,歐美社會和西方人(特別是法國人)有沒有從當年對等阿爾及利亞人的經驗中汲取教訓呢?片末,西方的下一代跟阿爾及利亞裔青年寒喧問好,但願他們真的可以走出歷史的死胡同,那麼世界就可以向大同走近一大步了。

廣告

Angels and Damons


遲係遲D,但終於看完了丹布朗的《天使與魔鬼》。

丹布朗不是小說家,說他是一個《奪寶奇兵》式的編劇還要似一些。
當然,《天使與魔鬼》和《達文西密碼》資料搜集極之詳盡,情節又
極之豐富,可說是高潮秩起,但人物的刻劃太平面,沒有深度。唯一
的額外價值是作為為二流的美國電視劇,或B級荷理活電影提供改編
劇本的素材。

《天使與魔鬼》本身,開首一段沒有太大驚喜,而且講述暗物質一段
太悶。中段就最精采,尤其是尋找光明之路的一段,我想Bernini 泉下
有知,都會被作者激到彈起。可惜,最後約一百頁實在太跨,最後的
twist 更加有點「夾硬o黎」,有尾大不掉的感覺。

The Kalahari Typing School for Men


Alexznder McCall Smith’s “The Kalahari Typing School for Men" 是他講述非
洲南部
博茨雅納女神探 Mma Ramotswe 的人生導師角色。

雖然,她手上的「案件」大都可以三兩下子就搞定,但當中的奧妙之處卻在於
把法、理、情拿握得恰到好處。人生雖然往往如本書的開頭,到處都是煩惱,
事業上出現競爭對手、家裡的孩子又被同學欺凌而出現反叛行為、女助手陷入
情劫...直叫人頭都大了。

不過,這位非洲女神探總是可以憑一己的直覺和經驗,把一切逐一化險為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