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奏 ﹣香港的文化特色


好幾個月前,石琪先生在《明報》發表〈特色翻抄冷飯.從《琵琶怨》到《撞到正》〉,指出香港多齣電影都自外國電影中偷師偷橋,再加以本地化,變奏出更鏗鏘的樂章。就是吳宇森的《英雄本色》、《縱橫四海》、《喋血街頭》和《喋血雙雄》,都是彷照舊電影為藍本,然後再借題發揮,創造出自己的風格。文中又提及港產片大量挪用戲曲元素,包括故事、唱藝和雜技武打等元素,再靈活運用在電影上。

其實,除了吳宇森外,徐克亦是另一活用舊電影的元素,再借題發揮創造出自己風格的導演。他的兩齣《蜀山》、黃飛鴻系列、《梁祝》等等,全是以借彀上市而賣個滿堂紅之傑作。

很多人認為香港沒有創意,但可能從香港最重要的創意文化品牌﹣﹣電影來看,港人的創意可能並不在於完全的創造性,而是在於左抄右抄,再注入自己的東西,變奏出無窮的新意象。

就以半年前的「巴士阿叔」短片為例,不同網友把短片修修改改,轉變成自己的版本,就是抄襲再創造的最新例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