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07

九龍皇帝與香港仔的加工作風


九龍皇帝曾灶財逝世,各大報章均以頭條報導,還冠以「駕崩」作標題。曾老伯若泉下有知,必然「龍顏大悅」了。

曾灶財晚年因藝術家和時裝設計師「挪用」他的墨寶作為他們的創作元素,搖身一變從塗污公物的傻佬,成為塗鴉先驅、行為藝術家,相信曾老先生自己在七八十年代勤於筆耕時,也萬料不到自己晚年會得這樣的吹捧。

現實往往就是那麼吊脆,其實曾氏在九十年代年事漸長,已經大幅減少在街頭寫字的行動。但是,「將要逝去總要挽留」,此時才有人懂得欣賞他,情況就如當年輕一代在九十年代中以後漸漸棄用紅白藍膠袋,大家才將它比喻為香港象徵。

不過,所謂時裝也好,藝術品也好,都只是在曾的字跡上「加工」再包裝而矣,一如香港過去很多山寨廠廠家一樣。不過,香港人的風格就可能是這樣,拙於原創,但善於變奏和拼貼。

廣告

貝理雅的引退、哈利波特的結局篇


英國前首相貝理雅上月「終於」呈辭,象徵一個時代的結束。這樣說,不只僅僅在政治上而言。

1996-97年球季初,碧咸因在曼聯對溫布頓的賽事,在後半場一球「笠死」蘇利雲,開始冒出頭來。

1997春天,新工黨在大選中勝出,貝理雅的「第三道路」政治展開英國的現代化工作。

1997年6月30日,哈利波特第一集出版!

真的不由你不信,戴卓爾夫人和保守黨執政,與戴安娜王妃的冒起與隕落,彷彿如一對雙生兒,象徵了破舊的大英帝國走向變革時的衝突和波瀾。而貝理雅的一代,就如現代化走向成熟的收成期。

2007年中,貝理雅退出政壇、碧咸去美國掘金、哈理波特結局篇出版。

一個時代的終結!未來的英國又不知會出怎樣的人物呢?

將軍令


在網上找不到太多關於《將軍令》的源考,似乎有需要貼上幾句:

《將軍令》有多種曲譜和演奏形式,這裡介紹的是四川揚琴曲。樂曲主要表現古代將軍升帳時的威嚴莊重、出征時的矯健輕捷、戰鬥時的激烈緊張。

《將軍令》原是四川揚琴的開場音樂,由李德才和李德元傳譜,李小元和項祖華整理。(待查證)

樂曲共分四段:散板、慢板、快板和急板:

1)散板引子:琴聲模擬古時戰爭作戰前的擂鼓三通,強而有力的鼓點節奏,由慢而快,陣陣頻摧,渲染了戰鬥即將開始的緊張氣氛

2)慢板段:莊嚴穩重的旋律,採取「句句雙」式重復旋法,並用左手琴竹「彈輪」技法奏出頗有力度的輪音,加上常出現低八度的補託,恰似將軍升賬時那種威風凜凜的情狀

3)快板段是第二段的變奏,主要採取十六分音符節奏,拍子中的強音位置(每拍中的第一、三音)常用垂子和擊琴弦以加強力度,表現將士們浩浩蕩蕩,雄姿勃勃的情景。

4)急板用板式變奏的技法將第二段旋律成倍緊縮,變4/4拍為2/4拍,連續不斷的十六分音符節奏,使旋律不停地進行,氣勢劇烈迫緊。

資料來源:中國古曲網

另外,南方都市報
2006-3-6

「廣東漢樂歷史悠久。自公元四世紀魏晉南北朝以來,漢民族就發生多次大規模南遷,到粵東、閩西、贛南等地定居,被當地人稱為“客家”。客家人不僅帶來異鄉習俗,還帶來“中州古調”、“漢皋舊譜”等中原古漢樂樂譜,與客居地的民間吹打樂、廟堂音樂等樂種融合,形成具地方特色的音樂流派--廣東漢樂。

大埔廣東漢樂

  廣東漢樂傳承宋元明清以來的古韻遺風,歷史上曾有“國樂”、“中州古韻”、“客家音樂”、“外江弦”、“漢調音樂”、“鑼鼓吹”、“的八音”等稱謂。

  儒雅,古朴,剛含幽雅,柔帶高亢是廣東漢樂的藝術風格。受歡迎的曲牌有《將軍令》、《北進宮》、《朝天子》等。

  按照演奏形式、演奏習慣以及用途,廣東漢樂分成五個類別:一是絲弦樂,俗稱和弦索。它是廣東漢樂中最普及的演奏形式。演奏時以頭弦(俗稱吊規子)或提胡領奏,配以揚琴、三弦、笛子、椰胡等樂器。二是清樂,又稱儒樂。它追求高雅的演奏形式,為文人雅士活動時用。人稱“箏、琶、胡”。三是漢樂大鑼鼓,主要於民間迎神賽會或鬧元宵等傳統節日演奏。以嗩吶為主奏。四是中軍班音樂:歷史上,它由儀仗性質的樂隊演奏,主要用於民間的婚喪喜慶活動。五是廟堂音樂,是宗教法事時演奏的吹打音樂。
文化體驗 不懂音樂的人聽不懂
  
  大埔縣有“漢樂之鄉”之稱,是廣東漢樂民間活動最興旺的地方,漢樂大師羅九香等亦是祖籍大埔。究其原因,可能因為第一次從中州南遷的客家人,就被安置在大埔縣的湖寮古城義招縣。
  廣東漢樂的基地在梅州,梅州又以大埔為中心。大埔民間漢樂演奏點遍佈城鄉,全縣有漢樂隊38個,家庭漢樂演奏點60多個,還有專門研究漢樂的大埔縣漢樂研究會,有會員300多人,其中國家級省級音樂家協會會員30多人。
  在梅城,在鴻都世紀廣場、梅城文化公園廣場、濱江公園等,每天都有群眾自發地載歌載舞,要欣賞原生態的漢樂表演,找個天氣好的日子,到梅城的江堤、廣場、公園等地逛逛,什麼表演都可一網打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