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皇帝與香港仔的加工作風


九龍皇帝曾灶財逝世,各大報章均以頭條報導,還冠以「駕崩」作標題。曾老伯若泉下有知,必然「龍顏大悅」了。

曾灶財晚年因藝術家和時裝設計師「挪用」他的墨寶作為他們的創作元素,搖身一變從塗污公物的傻佬,成為塗鴉先驅、行為藝術家,相信曾老先生自己在七八十年代勤於筆耕時,也萬料不到自己晚年會得這樣的吹捧。

現實往往就是那麼吊脆,其實曾氏在九十年代年事漸長,已經大幅減少在街頭寫字的行動。但是,「將要逝去總要挽留」,此時才有人懂得欣賞他,情況就如當年輕一代在九十年代中以後漸漸棄用紅白藍膠袋,大家才將它比喻為香港象徵。

不過,所謂時裝也好,藝術品也好,都只是在曾的字跡上「加工」再包裝而矣,一如香港過去很多山寨廠廠家一樣。不過,香港人的風格就可能是這樣,拙於原創,但善於變奏和拼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