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08

軍雞–港產類型片的衰鬼上身


看完電影《軍雞》,滿腦子盡是片中的骨折聲和拳套擊打男人胸肌的撞擊聲。對!這齣改編自日本漫畫的電影搏擊場面超多,活像電玩遊機般打完一場又一場,幸好有漫畫故事做劇本藍本,為故事提供了框架,未至於流於只有打鬥場面,劇情兒戲過場。首先要說明,本人沒大月看過原著漫畫,但從原著死忠粉絲評語中,知道劇情將十幾回故事精練在個半小時內,對漫晝迷而言,劇情的推演如光速飛行。也有人說,刪減的部份很多,如漫畫中泰拳高手蘭卡和番龍會第一高手的跟軍雞成島亮強烈對比的背景,就太輕輕帶過。最大的批評則是,電影將主角,即軍雞成島亮的性格,由邪惡性情乖戾,變成含冤受屈,令死忠粉絲要大叫無癮。

也幸好沒有看過原著,因此不會帶任何包袱進場。其實將長篇小說、漫畫等改編成電影絕不是一件易事,情節的取捨、那處應改動、那處不可改,如何在滿足原著粉絲和一般電影觀眾之間取得平衡,很考編導的功力。

與其說《軍雞》是把漫畫重現銀幕,不如說是導演似自己的角度去詮釋一個被社會排擠的邊緣人的故事。

導演鄭保瑞今次執導由日本人投資的《軍雞》,仍不棄其在過往多部作品中常見的命題,就是主角突然交上惡運,要拼死打拼企求逃出生天,為了掙扎求存,人甚至要變成厲鬼一樣可怕。這從他的首作《大頭怪嬰》,以至華語cult片迷至愛之一的《愛.作戰》等,都是一脈相承。

拳擊片的類型架局,只是為導演提供背景,骨子裡的東西,還是很自己的一套。大概香港導演都面對很大的市場壓力,可能只有在類型片的框架下,盡量將自己的電影信息偷運入境。可是這可苦了一般影迷大眾,尤其是吃老美電影奶水大的那種,因為拿荷理活類型片的標準,總是覺得這種港產類型片未夠班,以辛丹士獨立電影的尺來度,又覺得它們不入流。可是,用老美的標準看,本身又是否錯配了審美的準則呢?

PS:軍雞難得找來日本空手道名家魔娑斗和香港的梁小龍來,卻不女給他們過番兩招,真是有點兒浪費。片中只有魔娑斗狂揍余文樂,據聞余在拍攝期間更被打傷,怪不得要靠剪接和光影來補救,強弱太懸殊啦。

花花型警 ﹣﹣港男之死


電影的大橋是這樣的:余文樂飾演的富豪第二代,雖然當上刑警,但不改其二世祖闊少本色,凡事以為用錢就可以解決,包括查案破案。曾在內地當公安的陳坤,因在港做富商的哥哥被劫殺,於是來港善後,在差館內碰上余文樂。碰巧余文樂心儀的鍾嘉欣,偏偏愛上陳坤。余陳兩人就由情敵的對立關係,到一起查案,漸漸成為好朋友。案件最後水落石出,壞人死,有情人終成眷屬。從技術水平來看,電影是沒有什麼好談論的。故事脫離現實,邏輯犯駁頻頻,只憑靚人靚衫靚車堆砌優雅,全片由頭打到落尾,拳頭充斥銀幕每個角落,亳不吝嗇血漿,令人想起上世紀八十年代,不問劇情打餐懞的埠片。也許,懷舊的人會喜歡。

幸好,兩男一女的三名主角,年輕俊美,還有幾分姿色好看。余文樂是略有進步,總算是在電影圈裡浸了一段日子,沒有了《一碌蔗》、《下一站,天后》時的生硬,但距離一位好演員,仍需努力。鍾嘉欣仍不脫〈常在心〉的影子,但在電影大工廠的產品,有品質保証,比那些正職產品代言人,副業唱歌,當拍戲為兼職宣傳活動的電影新人類,還是要強得多,起碼喜怒哀樂的表情是合格的。陳坤面對兩人自是從容有餘,但也不能說他是頂級演員。不過,選角回歸演員主導,無論如何也是正確的一步。

電影最有趣的地方,反而在余文樂這個香港花花公子式刑警與陳坤這個退役內地公安的角色設定上。沿着過去廿多年來的港產片俗套,中港對比,也是中港對立,這從一開始余對陳的排斥、鄙視,到後來在情場上的競爭中可見一斑。

今時唔同往日,八十年代的演公安的臨記多是面目可憎之輩,從而引發出九十年代「樣衰唔可以做公安」的反彈和笑話,到今天,這個過氣公安的角色,要由帶點書卷氣的型男陳坤飾演。滄海桑田,反映改革開放的成功,老鄧可以含笑九泉了。

這一代的港男卻要叫慘了。因為即使你含着金鎖匙出世,也不代表你如前輩般風光。今天港女鍾情的,卻可能是陳坤這些國產新潘安,他們沒有姜文的土、葛優的猥,卻有幾分中原知識份子的文藝腔,配上日韓男星般的時代感。

片子的結局,港男余文樂力戰而亡,港女與內地型男結婚懷胎。港男已死,港產片的處景亦堪憂,也許都要結合內地因素,才能繼續開花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