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交替路遙遙


談起香港的世代交替問題,自然忍不住要批評嬰兒潮一代的前輩。

 

嬰兒潮一代,得天獨厚。出生時,避過戰亂,不用像他們的上一代般,歷盡劫難。在和平的環境成長,適逢六十年代尾七十年代初的左翼思潮,人人開明地全盤接受西方的價值觀,視之為普世的核心價值。出來工作時,又欣逢香港經濟起飛,幾乎個個都只需憑自己努力,事業就可以站穩了陣腳(毋須像他們的後輩般一開始就要經歷經濟衰退,個人如何努力也難以突破困局),三四十歲時有移民潮為他們上位騰出空間,到了五十六歲時,卻得力於科學昌明,仍然精神奕奕,不用像他們的上一代到了五十五歲已老態畢呈,巴不得立即退休。

 

可惜的是,他們雖然心裡支持西方的核心價值,但卻沒有學習西方的制度。加上社會經濟結構的轉變,三十和四十世代找不到向上流動的社會階梯,遂累積了不大不小的怨憤。這在政黨政治中最為明顯。其實這頗叫人遺憾,因為嬰兒潮一代雖然滿口普世價值,但他們在培育新人時,仍普遍採用其父輩的一套師徒制,沒有公開公平的機制選拔人才,後輩要上位,要不是得到上一輩的提攜,要不是另起爐灶希望可以殺出一條血路。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