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08

廣府話源遠流長


拙文今日有幸獲《明報》〈自由談〉專欄刊登。也謝謝編輯校正文章錯誤。

 

粵人以廣府話為通用口語,由於聚居嶺南,避過宋元明清千年來的戰亂和外族入侵,反而能夠保存不少漢語古音。無奈過去對廣府話的注音訓詁工作甚少人做,令今日省港坊眾竟不知日常口語其實出處甚為古雅,就如《明報》〈自由談〉7月31日謝偉雄君文章〈你講咩話?〉所講的一樣妄自菲薄,可教人扼腕。

 

試舉兩例說明廣府話的源遠流長。廣東人講這一刻為「登時」,其出處可追溯至一千年以前,史書《後漢書》就有用「登時」一詞,可真謂載入史冊矣。另外,廣東人講將來會說「遞時」,此語亦可追溯至漢代,《說文解字》就曾經加以收錄。從這兩個例子可見,不少廣府話的語言看似俚俗,其實不但歷史悠久,甚至早已成為中國士人的書面語。

 

幸好,有關廣府話的出處訓詁工作,雖然少人做,但未至於無人做。晚清舉人詹憲慈在民國初年就著有《廣州語本字》一書,從古藉中旁徵博引,收錄了一千四百多條廣府話詞語的原文出處,為廣東人留下重要的文化瑰寶。

 

《廣州語本字》一書的出版本身又是另一個故事。此書草稿雖成於民初,詹氏義舉還被《番禺縣志》所記,但卻花了六十多年時間才能完成出版,出版過程歷劫滄桑。直至1995年,詹氏侄孫詹德隆努力籌謀才能成事。可見文化之薪火相傳,從來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