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坊足球的勝利


A good article.

“2008 – 2009年度足總盃決賽, 由新界地產和富大埔隊戰勝天水圍飛馬隊奪得桂冠, 不但是大埔隊首次奪得香港職業足球聯賽頂級錦標, 對香港足球的發展也是富有象徵意義的。

這場決賽,不是由傳統勁旅對壘,而是由分別在甲組三年和一年,年資甚淺的兩隊打着紥根地區為旗號的新界球隊爭奪盃賽冠軍,是四分一個世紀以來罕見的現像。香港球壇一向以加路連山和花墟為重心,但今後可能不再一樣,而要走向更多元化了。

大埔的勝利,更加有多一重意義,就是戰勝了班主足球。大埔是政府區議會系統出來的球隊,升上甲組後也沒有財閥支持,球隊不少骨幹仍是當年從地區打上來的兄弟班,背後靠街坊和鄉親的死硬支持,好草根。令人想起足球最初也是在英國的工人階級、南美的街童中踢出來。那是最原始、最有生命力、最有激情的足球,不是用錢就可以買到的足球。

眾所周知,在香港搞職業足球,從來就是賠本的生意,而各支球隊的開銷也往往靠財主每年投入數以百萬計金錢支持。班主足球,一方面是香港職業足球賴以維生的命脈;但長久以來,班主足球缺點也多。例如,球隊管治水平問題,班主干預教練排陣問題,不少球隊更往往因班主唔玩而可以在球圈突然消失。這種無根的足球,一直困擾球圈。

雖然大家都知道球圈不能沒有班主,但也不能依靠班主,但事情未到絶境,就不能火浴重生。直至1997。

1997年4月,足球被康體局剔出重點體育發展項目。該年秋天,亞洲金融風暴,不少廠商陷入經濟泥沼,再加上直播英超和歐洲波的影響,本已先天不足的香港職業足球更是一沉不起。

至諸死地而後生。將足球踢出體院後,1998年足總與區域市政局在地區層面推動「青苗計劃」。2000年政府取締兩個市政局後,地區體育的工作交由康文署及十八區區議會負責。2001 – 02年球季,足總嘗試採主客制,讓球隊空降到各區比賽,但空降在地區無根的球隊落區,無助吸引球迷入場,而且賽事編排操之過急,有時一天之內安排多場賽事,令觀眾更加分散。主客制在實行一年後,以失敗告終。

2002年,賭波合法化,社會再次出現要向本地足球加強支援的聲音。同時,政府推行高官問責制,負責體育的民政事務局,由眼科醫生何志平走馬上任。何志平對足球有兩個主張,一是希望搞珠三角聯賽,二是贊成搞地區足球隊訓練計劃。足總亦接納荷蘭顧問公司足球地區化的建議,於是地區足球隊被納入為足總的基本會員,而丙組(地區)足球聯賽亦在2002-03年球季開始落實。

地球足球的發展並不是政府的刻意安排。當初,只是因為要處理足球這個最受歡迎的體育項目被剔出重點體育項目後,以及撫平部份賭波合法化的反對雜音,而推出的項目。相信,政府最初也只是把地區球隊視作聊備一格的康樂活動,就如現在和體育場館搞的健體班、射擊班一樣。要是給人家追問時,又可以此計劃推砌一堆數字,表示政府也為足球做過事。

當然,政府不是沒有做,但距離真心推動地區足球,力度大大不夠。從資助額小、沒有專用球場等,可以看出政府有多大決心讓足球在地區紥根。

怎料,在大埔竟然有人動真格起來,一級一級的打上甲組,而且贏得成績和社區支持。反過來,令政府官員不敢再等閒視之,而這支在地方生根的球隊,亦轉過來改變球圈生態。

任何成功的模式,必然引起其他人模仿,地區足球也不例外。有班主按大埔模式,支持其他區隊,更有班主籌組新球隊也添加地區色彩。班主足球,也要輸入地區足球的新血,才能脫胎換骨,重拾活力。

無論形式是什麼,只要球會真心紥根地區,那就成了。香港足球又再回到街坊人群當中。這總比一成不變或空降的好。

這場決賽,彷彿指出未來職業聯賽的新方向。更加令人高興的,是由帶動地區足球風氣的大埔獲勝。難能可貴的,是目前的大埔仍保留着三年前升上甲組時的純樸、團結、人情味濃的特質。這是足球原來的可愛面孔,很開心這種足球在這場賽事中得到回報。"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