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09

阿童木化身美國英雄主義


標榜「日本原創、美國策劃、香港技術」的CG動畫電影《阿童木》終於上映。雖然電影在內地破了動畫片的紀錄,但據聞美國和日本的票房「未如理想」,連累投資了數以億元計的意馬國際股價出現波動。

其實這片的電腦畫工實在不俗,看不出是香港的作品,幾乎與美日水平體齊。不過,話說回來,現水平也只能趕及人家的一般水平。說得盡一點是純熟有餘而缺乏驚喜。巧而不精,香港人和中國人或許有入場支持的情意結,但卻難以勾起大和民族和美國公民的買票意欲。

如果電影有良好的劇本,也許可以藉風評翻身。無奈此片的劇本不但一般,而且太美國。影片是一個典型美式英雄的成長故事,講述小機械人如何認識自我,經歷一段遊歷,結識了一班貧民區好友,再認清自己的使命,決意承擔英雄的責任,拯救世界,打倒惡棍政客。

老掉牙的美式英雄主義,悶到震!片中還大量影射共和民主兩黨的政治,如惡棍政客的好戰、"This is not the time for change"的選舉標語、以紅色代表好戰和邪惡、藍色代表和平與善良。(在美國,紅色代表共和黨、藍色代表民主黨。)

最難頂是片末小機械人的創造者向它說:「你已成為英雄!」然後,小機械要飛天打怪獸,臨飛前說:「這是我的使命。」真係頂佢唔順。

接軌內地 港足出路?


明報鄺展衡今天撰文提出接軌內地說:

「筆者得承認,賽前根本沒想過南華周中對科威特競技的一場亞洲足協盃4強賽事會令大球場爆滿。最初評估是應有3.5萬人捧場,豈料當天賽前個半小時門票已售罄。這當然打亂了體育組的人手與版面部署,筆者當天也忙得「一身汗」,但心裏又暗自興奮,因為球迷如此落力支持,足證南華足主羅傑承賽後所言——香港足球不會滅亡。

誠然,若不是南華,根本不會有如此叫座力,晨曦在年前也曾打入亞協4強,但聲勢與如今的南華差天共地。南華除了靠「百年老店」的傳統招牌吸引捧場客,羅傑承入主後的市場推廣策略,的確一洗本地足球較為負面的「波牛」形象,如球員出席非體育活動時,穿的是Armani西裝,而非過往的牛記笠記;球星接拍的廣告是美容健體,而非砵蘭街桑拿浴;這對塑造南華正面健康的形象很有幫助。

建立「香港球隊」 接軌內地是出路

不過,單靠這樣的marketing strategy是不可能令大球場爆滿的。早前香港隊以全南華班出戰東亞盃時,不少港人嗤之以鼻,只差未高呼「南華不代表我」;可是今次球迷自然地將南華當成香港的代表隊,真情流露地大喊「南華加油」。關鍵在於,羅傑承不知有意還是無心地將南華聯繫上香港足球。在上月底8強對尼夫治一役,羅賽前在網誌上便以「為香港足球而戰 我們不是陪跑的」為題撰文;賽事終有逾2萬球迷入場打氣,羅賽後又說「香港足球仲有得救」。加上輿論的幫助、網民的鼓動,南華的榮辱與香港足球的生死連成一線,於是反南躉為支持本地足球,甘願做90分鐘南華迷;曾與舊主反目的歐偉倫亦暫時放下分歧,支持舊球會。

於是,我們看到大球場上有南華迷大鑼大鼓地打氣,看到「南華必勝」的橫額;但也能看到巨型特區紅旗飄揚,看到有球迷在場上舉起「本地足球仍未死 好波盡在香港地」的紙牌。

很多人說今次爆滿只是虛火,儘管這可能是真相,南華卻點出了本地足球的出路——抓緊球迷的地區意識與身分認同,建立一支屬於「香港人」的球隊。雖然現時本地聯賽打算在地區植根,實施主客制,但除了大埔、沙田外,其他球隊只屬「空降」,難令居民建立歸屬感,譬如公民的主場在小西灣,但港島東居民又有幾多會視公民為自己的所屬球隊?如果要學日本「地域密着」——將球隊連繫着地區,從而增加球迷的向心力;那便不應以十八區為單位,而應以「香港」為單位,再與內地足球接軌,才有望令大球場爆滿的盛况,變成平常的景象。

鄺展衡 體育編輯」

香港的球會要在地區有根才是出路,但要與內地足球接軌嘛,就要謹慎了。內地聯賽近年一池死水,黑哨、貪腐、國家的控制,都牢牢限制了足運發展。香港若不加思索北望神州,恐怕也只是投進另一個死胡同。

反而現在應重親檢討,按十八區發展地區足球,是否分區分得太散?是否應鼓勵區與區之間加強互相合作?如果能集中將香港分成五至七個區,將資源和群眾基礎集中些,效果會否更好?

Staffer


議員不能獨自處理所有工作,因此各地都容許議員聘用幕僚。不過,先進民主國家對幕僚的人事編制和資格,有較嚴格的規矩和晉升的楷梯,不像香港這樣只一味地助理。以下是幾個例子:

美國國會議員的幕僚分工清晰,總理行政的是幕僚長 (Chief of Staff) 、負責立法和議會工作的立法總監/立法統籌/立法助理 (Legislative Director/Coordinator/Assistant) 、新聞秘書/傳訊總監 (Press Secretary/Communication Director)、私人秘書(Personal Assistant)和個案主任(Caseworker)。

英國國會議員(下議院)的幕僚較美國簡單,主要分為專注議會事務的Staffer 和地區事務的 Caseworker 。值得一提是,國會議員可向內政部申領津貼支付幕僚薪酬,最多為87276英鎊,大概可以支付3名幕僚的開支,幕僚的薪金,一般介乎16000至25000英鎊之間。薪金由內政部直接支付。

日本的國會議員幕僚分為兩種職系,按日本的國會法第132條,議員可分別聘用公設秘書和政策秘書,而公設秘書又分第一秘書和第二秘書。第一秘書一職早經1947年的國會法立法設置,1963年增設第二秘書。到了1993年,為了加強國會議員的議政能力,突破官僚主導的施政,增設政策秘書一職。政策秘書的聘用有嚴格的程序,應聘者要通過統一筆試、口試,還要經議員面試,過三關後才獲聘用。

台灣的立法院委員,亦有中央和地方兩種。不過立法委員親屬也可任助理,民主的台灣,防範私相授受的機制反而不及仍未有全面普選的香港嚴格。

參考:
Congressional Staff Titles
UK Parliament – Working for an MP
公設秘書
國會議員政策擔當秘書
政策擔黨秘書資格試驗
從吳成典被起訴來探討我國立法委員助理制度(上)
從吳成典被起訴來探討我國立法委員助理制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