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ri-Georges Clouzot’s Inferno


《緊張大師的無間地獄》,相信在坊間和網上已有不少評論,在此不再詳述其背景。

似乎,上世紀六十年代初刮起一片犯罪心理學的熱潮,米高鮑華(《魔光血影》)、希治閣(《觸目驚心》)先後鑽入犯罪者的心理黑洞,法國希治閣克魯索亦嘗試探究人的嫉妒深淵,開拍 “L’Enfer"。

問題來了,如何用影像呈現心理扭曲的狀態?學米高鮑華那樣主觀地偷窺?還是像希治閣般,索性要男主角易服扮亡母來突出瘋狂?還是穿越時空,到七十年代向寇比力克的《閃靈》構圖偷師?(噢!他們全是英國人!)

克魯索帶領着攝製隊進行各種各樣的光影實驗,有特寫五官、各色濾鏡、誇張的化妝(眼映和唇膏)……。如果克魯索能夠修成正果,或許電影史上可以多一齣經典。不過,歷史卻告訴我們這位法國緊張大師,迷失在那個即將消失的湖邊,男主角受不住跑了,克魯索反覆拍攝部份外景,像慢無無的地在慾望迷宮中團團轉。最後,一次心臟病發,令攝製終告難產。也許這是最好的結局,讓影迷影癡活在未圓的美夢,逃避面對另一次失敗的實驗。

羅美雪妮黛的悉力演出救不了克魯索,卻留下一段段湖邊倩影。她是否二十世紀最美麗的女人?唔……或許這樣說,她是很有女人味的類型,與珍.摩露、《慕德家的一夜》的Francoise Fabian都是集知性與韻味的女人,就像一樽馥郁芬芳的波爾多紅酒。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