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菱豔 The Red Shoes


登峰造極!爐火純青!巧奪天工!無懈可擊!

劇本、對白、演技、舞蹈、影像……方方面面都跡近完美,傳統戲刻的典範。雖未至於《大國民》那樣幾乎每個畫面都可成為課本教材,但就算不能入選電影史上十大電影,二十大電影都必有一席位。它比 “A matter of life and death" 及 “The Edge of the World" 更優秀。

全齣戲刻盡是精彫細啄,正如影評人家明所說,三名主角的出場,寥寥數筆就建立了角色性格。紅鞋如鬼魅一樣跳躍,故然令人難忘;就算是一些次要的場次,如 Lermontov 初遇 Vicki 的交談、二人在康城火車中再遇的寒暄,對白凝練精緻,想學好英文者該以此為範本。

這種電影,今天已難再造。不是廿一世紀的人才華不及,而是時移勢易,再沒有人以如此含蓄又妙到亳癲的語句溝通。這是上承莎劇光榮傳統,旁徵倫敦西區歌舞劇精華的結晶品。不知何解,片中某些特寫 Julian Craster 的鏡頭,總令我想起《大都會》、《M》和《潘朶拉的盒子》。

導演米高鮑華較英國同鄉希治閣晚六年出世,享年八十五。他們二人猶如兩夥互相輝映的巨星,於電影這東西誕生不久降臨世上,又同於八十年代去世。

《紅菱豔》天才藝術家操控藝人,操控女人的故事,十年後希治閣在《迷魂記》亦拍了個懸疑版,後來更與Tippi Hedren上演真人版。相信米高鮑華沒有預知未來的本領,只是人生如戲,又豈是一句老生常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