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天使》﹣新紀元小孤仙戀上酸秀才雨中版


看罷《茱麗葉愛情信箱》,翌日,看了日本的《出租天使》(My rainy days),將東西方兩齣電影拼在一起,感覺很有趣。

如果《茱》片反映的是西方女性觀眾對愛情和浪漫歐陸風情的狂想曲,《出》片則是現代包裝的酸秀才給小狐仙戀上的奇幻戀歌。

電影雖然從一開始就佈滿年代的商業電影噱頭 ﹣﹣援交、師生戀、校園欺凌、絕症戀人,但骨子裡是書呆子莫名其妙地被年輕貌美的少女戀上的故事。此片編導志不在深討社會問題,它不是《涉谷二十四小時》(バウンス ko GALS ),援交題目只像一張包裝電影的包裝紙。電影的香港譯名只取其片頭的噱頭部份,英文譯名則抓住雨中相遇的一刻,都不及日本原裝片名:“天使の恋” (Source: http://tenkoi.gaga.ne.jp/)捉緊電影的神髓。

幸好,女主角佐佐木希飾演情竇初開的高校女生表現得十分可愛,令全片充滿生氣,即使她愛得那麼純真和徹底,與片首的援交老油條的角色設定充滿矛盾,但看着她扁咀、飛吻、為戀愛雀躍萬分的模樣,直教人沉醉於那她倆的戀愛過程,管他情節是否合符邏輯。

有論者將此片套到日本舊一代和新一代與歷史的關係(見《出租天使》﹣絕症帶來的無能和創傷帶來的堅忍),但我不太懂日本的歷史和社會實情,實在看不出編導有什麼隱喻。我只看到編導機關算盡,將女主角的年紀設定在十七歲,到片尾時終於年滿十八歲,讓三十六歲失去記憶的男主角重新展開追求。兩者雖然年齡相差十八載,但在禮俗上已經可以是名正言順的戀人。試想想,若果該援交妹是十六歲,甚至只有十四歲,結局未必可以這樣大團圓。

其實,《天使の恋》一片,將聊齋式窮書生被小狐仙戀上的故事變成現代版,或似是日本宅男的愛情狂想曲,跟早前的《我的機械人女友》一脈相承。恐怕這是東方創作人的情意結,東方的知識份子總希望有天突然天降一個漂亮活潑、知情識趣、疑心一片、愛得桄榔樹一條心的女子來作伴,於是投射在文學和電影作品。

相反,西方的電影好像不太流行此道,無論是荷理活電影、法國新浪潮、法國洛比桑的作品,都沒有如斯痕跡。嚴格來說,這是一種以男性為中心的創作,與以女姓為創作的電影很不同。後者見諸不少荷理活電影,韓國不少愛情電影亦成功超越男性思維(金基德除外),拍出讓女性觀眾熱淚盈眶的電影。

再拉闊一點宏觀,就會發現,港產片中的愛情電影,無論是王家衛的,還是陳可幸的,都是以男性觀點出發。許鞍華愛鑽研社會現像不愛埋首愛情,林愛華在《十二夜》後無以為繼,幸好還有台灣來的張艾嘉撐撐場,可以稍為平衡一一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