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14

俗套、賣弄的《警界線》


俗套、賣弄的《警界線》

(內含劇透,未睇劇者勿看)

《警界線》一共十七集終於播完。跟一年前將首集上載網上令網民熱切期待相比,劇終時無論收視、傳媒和網上討論區的反應冷冷清清,真是相映成趣。

究竟《警界線》出了什麼問題呢?

首先,橋段老套。劇內大玩「失散」,先後有母女失散重逢、兄弟失散重逢,又有孖生姐妹失散。不斷靠失散、重遇、親人變仇敵。這些橋段真是俗套得教人皺眉頭。大奸角Pandora以女督察孖生細妹身份出場,更令人想起無綫《寒山潛龍》李詩韻一人分演兩角的情節。大結局,又是出現奸角將正直主角綁在椅上,然後語帶得戚地自動「和盤托出」所有的陰謀鬼計和犯案經過。天啊!這跟無數的無綫膠劇有什麼分別?

其次,演員演出水平參次。《警界線》雖有廖啟智、林嘉華等數名老戲骨壓陣,但其他演員實在太嫩。男主角周俊偉無法演出一名智勇雙全的勇探的神髓。唐寧全劇由頭到尾只是一副「騰雞」樣,缺乏層次和變化。廖安麗可能久疏戰陣,有些生硬。張松枝和姜皓文能夠保持水準已算不錯。其餘的新面孔普遍幼嫩,更加無法擦出火花。看到「智叔」一人苦苦支撐整齣劇,實在很吃力。

槍戰和動作場面是警匪類型戲劇不可或缺的部份,但從幾個場面的處理看,如蔡鷹揚(周俊偉飾)與殺手在醫院搏鬥、蔡鷹揚在岩洞污水廠追捕杜一飛(廖啟智飾)、張軍與Pandora最後的駁火場面等,看來這個新電視台仍要找一位好的動作指導。

《警界線》最初給人節奏明快的感覺,但劇情推展出來,部份剪接的處理實在未如理想,有過度賣弄技巧的感覺。很多時,一會兒看着杜一飛在研究案情,忽然就跳到廖安麗和唐寧的母女情。平行剪接,有時候可以令劇情的推展增加張力,但需要兩段片子相互關有關連,或兩者拼在一起可顯示兩者間的矛盾等,例如《警界線》其中一幕,杜一飛和蔡鷹揚分別在案發現場和警署內思考案發經過,就是套用了雙雄片的慣技。不過,用得太多或過度賣弄技巧,就不是令節奏變得明快,而是令戲味被衝散。

若跟大台今年的同類劇集比較,成績比《使徒行者》和《忠奸人》差。廖啟智的杜一飛,也教許紹雄的覃歡喜略遜一籌。

《警界線》顯露出香港電視網絡創作團隊銳意求新的主觀願望,但也暴露了新電視台在演員、幕後人員的不足之處。這在大台早已技法嫻熟的類型裡,差距尤其明顯。

新電視台或細台,若要與大台較勁,或許應做大台不敢碰的題材,才能殺出一條新路。

廣告

香港高爾夫球公開賽又要打附加洞


「雨傘運動」波瀾狀闊,但粉嶺偏遠一角,又一年靜靜地舉行了香港高爾夫球公開賽,場上一切如常般寧靜而井并有條,彷彿像遺世獨處的桃花源淨土。結果一度態勇的安哲羅基爾在附加洞賽慘吞柏忌,將冠軍拱手相讓給亨特。勝利再次屬於經驗與平穩。

「雪卡占」腹瀉失威

一如既往,大會在宣傳上找來了名氣最大的高球手做宣傳,今年的主角是四屆冠軍,衛冕的占文尼斯和南非的名將艾斯。其實兩人都已屬老將之列,當時得令的一流高手都沒有來。輿論難免歸究於過去兩年沒有冠名贊助令獎金減少。

「雪卡占」今屆失威,完成第一輪兩天比賽後即被淘汰。他抱怨說賽前食海鮮弄得自己食物中毒,比賽第一天全天肚痛腹瀉,影響了成績。第二天身體好了點,但也沒法重拾佳態。

本土球手的發揮也不理想。首兩天比賽後全數出局,無緣進入第二輪的爭逐。

艾斯只做了一日英雄

艾斯吸引大批球迷觀賽

艾斯吸引大批球迷觀賽

大名鼎鼎的艾斯以四十五歲之齡今屆來港角逐。第二天他一度成為當天的領先者。當時,心中暗暗為他着急,皆因第二輪比賽還未開始,這麼早就領先,死怕難以維持。果然,進入第二輪比賽後,艾斯兩天都表現反覆。他解釋是自己臀部有傷。

在場觀眾卻不理會他的狀態如何,仍然有最大批的觀眾隨着他一個球洞又一個球洞走,一直觀摩這位高球名星的風采。數以百計人群如此登山落谷,場面何其壯觀。

澳洲幫發圍

今屆多名澳洲選手錄得不錯的成績。在成績最好的十一名球手中,三人來自澳洲。

第二天突然冒起的是名不經傳的廿一歲澳洲新星Cameron Smith,就連《南華早報》的記者也說不認識,急忙在網上搜尋他的資料,方知他在袋鼠國最被視之為明日之星,被寄與厚望。雖然他在之後表現回落,但似乎他還是得到不少本土球迷喜愛,有球迷爭着跟他拍照。

第二輪比賽的第一天,就輪到另一澳洲球費沙(Marcus Fraser)發威,成為周六的領頭羊。不過,最終的勝利者,卻是年屆四十一,從未在歐巡賽奪標的亨特(Scott Hend)。

這位上屆澳門公開賽冠軍,在今屆香港公開賽中一直表現理想,守着有利位置。完成第一輪比賽後,他排在第三位。經過第二顁的第一天,他晉升至第二位。最後一天,唯一能跟他爭逐的,只有突然神勇菲律賓的球手安哲羅基爾。

經驗與平穩之勝利

安哲哲羅基爾在最後一天,於十八個洞中取得七隻小鳥,可謂勇不可擋。亨特在最被也有些失準,慶幸他及時調整,全日抓到五隻小鳥,更重要的是在最後九個球洞,沒有失誤,而且全日五隻小鳥中有三隻都是在最後九個洞中取得。結果,亨特與基爾要鬥到附加洞才能分出高下。

今屆的附加洞賽有點反高潮。沒有2008年林文堂大鬥麥爾萊的扣人心弦;也不像上屆占文尼斯在關鍵時刻抓下小鳥的神來之筆。基爾在關鍵時刻失準,結果亨特毋須突出表現就可以在最後關頭戰勝對手,久經沙場的他終於得償歐巡賽冠軍的滋味。

亨特雖然沒有占文尼斯和艾斯的星味,但勝在穩定,終能在對手失誤中取得勝利。

連續兩屆的比賽都以附加洞決勝,似乎都是富有經驗者勝出,看來粉嶺高球場特別有利這類型選手。

延伸閱讀:仍然精采的香港高爾夫球公開賽 (31/12/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