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5

Standing in Another Man’s Grave


Ian Rankin (藍欽)還是要讓 John Rebus (雷博思)復出。然而,這名蘇格蘭的悍探在上集 Exit Music 結束時已告退休,怎樣才可安排他重新查案呢?結果,作者安排了一個由退休警探組成的「陳年懸案組」,讓 Rebus 可以重返愛丁堡的警署。

一向特立獨立的 Rebus 自然是死性不改,繼續與警隊內各個權力象徵弄得劍拔弩張。同時,他的獨有觸覺,也教一眾只懂依本子辦事的警隊成員汗顏,無論是陳年懸案,還是連環殺手凶殺案,都憑他的靈犀一點,找到破案關鍵。

這不會是 John Rebus 系列最出色的作品,但作為重出江湖之作,令書迷津津樂道的元素都應有盡有了。

延伸閱讀:

http://uisgebeatha.pixnet.net/blog/post/48104156-【閱讀心情】standing-in-another-man’s-grave-by-ian-r

廣告

張癸龍的原型 - 柴九


《選戰》紅了王宗堯,他演特首候選人葉晴競選主任張癸龍一角,狂放不羈,十分搶戲。一邊看一邊覺得此角似曾相識。張癸龍,跟2009年無綫電視劇《巾幗梟雄》的柴九一角。剛巧,《選》和《巾》兩劇的編劇組內,均有麥世龍先生的參與。

且看張癸龍與柴九兩個角色的相似之處:

(一) 兩者均非純粹正直善良的傳統英雄角色,而是「爛撻撻」的草莽英雄。

(二) 兩者都跟女主角,有一段介乎主僕與情人之間,若即若離的親近關係。

(三) 兩者同樣有召妓,而且與一個壞女人有一段糾纏不清的關係。柴九是孫海棠(胡定欣飾演),張癸龍有女主播紀文慧(陳逸寧飾演)。

(四) 兩者在劇集尾段,同樣受傷病困擾。柴九患上咯血病,張癸龍因遇襲而視網膜脫落。

(五) 兩者均曾在劇中被誣告強姦。

其實,相像的不只是張癸龍與柴九。劇中三大主角的設定,即葉晴、張癸龍和宋漫山,就猶如《巾》劇的四奶奶(康寶琦,鄧萃雯飾演)、柴九(黎耀祥飾演)和大奶奶(殷鳳儀,謝雪心飾演)三者。

從《選戰》看港視劇的強項與弱點


從《選戰》看港視劇的強項與弱點 HKTV開台至今兩個多月,《選戰》已播出十三集,無聲無息的《童話戀曲》未看,但已看過《警界線》和《來生不做香港人》。當中,以《選戰》的質素最好,《警界線》爛尾,而《來生不做香港人》的水平也只算中上而矣。且從《選戰》此劇對港視劇集的風格作一小結。

題材創新無拘無束

《選戰》以選舉為母題,題材在近年自我審查嚴重的本地電視劇中,別樹一格。夠膽色直闖禁區,是港視劇至今最大的賣點,而不是質素。同樣贏得網上推崇的《來生不做香港人》,也是靠在部份枝節加插一些中港矛盾的情節,令部份港人感到興奮。相反,當《警界線》和《童話戀曲》這些傳統的警匪、歌舞類型劇,就難以從突出。無綫長年一台獨大,不會是僥倖,從《選戰》和《來》劇的啟示,HKTV要突破重圍,必須要能夠給與觀眾無綫不能給與的。題材必須破格,無拘無束才能殺出一條生路。

一周一集明智編排

不少人批評《選戰》一周只播一集的安排,但其實這是聰明的做法。此劇調子陰鬱沉重,而且創作人員似乎有野心每集要講解一個可以影響選舉勝負的題目:從提名票、選舉經費、政黨、傳媒、鄉議局、黑材料、政治出賣、突發事件、政客緋聞⋯⋯鉅細無遺。在這種像教育電視式的佈局下,觀眾實在需要一些時間於每集播放後細細咀嚼。如果每日一集,訊息負荷太多,反而會有反效果。播放的安排實屬明智。

癸龍狂放意外驚喜

《選戰》讓香港人認識了王宗堯這一演員。他飾演葉晴競選辦主任張癸龍一角,勝在演得夠放,很配合這一角色狂放的一面。《選戰》其實缺點不少,如不是這個角色寫得有血有肉,演員又演得入型入格,此劇將會失色不少。 大忠大奸臉譜刻板 《選戰》寫張癸龍是神來之筆,但其他角色就太過臉譜化了。廖啟智的宋漫山由頭到尾一副老奸巨滑的樣子。李心潔的葉晴就更差,全劇只像一個抬頭向聖母像禱告的聖女,只不過她不是背誦聖母經而是向村上春樹鸚鵡學舌什麼「雞蛋與高牆」的口號。其他角色更加單薄,例如曾偉權演的陸偉陶,就只有一副窩囊相,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加上曾氏有點過火的演出,令角色更加缺乏實感。(其實曾偉權在《來》一角也是過火的,可說是兩劇的低點。)唯一例外是飾演李芷君的龔慈恩,此點稍後再說。

群戲缺乏浪費甘草

對的,《選戰》集口了一群好戲之人:廖啟智、李心潔、郭峰、駱應鈞、龔慈恩、楊英偉等,可惜十三集以來,群戲欠奉,無法盡展這群老戲骨的長處。這可能與《選戰》大部份的場面都以兩個人單對單的處理手法有關。這與無綫很不同,大台是會有很多群戲的設計的。 《選戰》嘛,即使是在葉晴的競選總部,她的競選團隊中也多像只有一句半句對白的大茄喱菲。

這在何松柏(郭峰飾演)威迫黨員不支持葉晴參選一幕出突出。該場戲設定在民自黨的會議室,會議桌上雖坐滿人,但全場只有郭峰一人演獨腳戲,由會議室的左走到右,又由右走到左。在葉晴初會民自黨少壯派一場,也只是少裝派領袖跟葉晴和張癸龍對話,其他的議員和樁腳又是肉佈影版。每場戲過度倚重一兩名演員的設計,令人感到有些單調和乏味,也欠缺演員交流的火花。

其實,像廖啟智、郭峰、駱應鈞三人,分別飾演第一大政黨主席、第一大反對黨主席和城中首富,理應在政商圈中有頗多碰頭和角力的機會,但十三集下來,宋漫山和何松柏之間只得兩場戲,宋漫山和城中首富更只曾握過一次手,連對話也沒有,平白浪費了郭峰和駱應鈞這兩位好演員。 至於楊英偉也是被浪費掉的,除了一場他背叛宋漫山後的戲,基本上只是跟出跟入的隨從。真是求其找個老臨來演都可以。

心潔單薄智叔獨撐

《選戰》將重點放在李心潔飾演的葉晴身上。這個角色代表着理想主義和希望,但可惜影后李心潔似乎未能將角色發揮得好。一方面,可能是劇本關係,正如前述,葉晴的性格寫得太單薄,像一個教堂裏不斷背誦同一經文的聖女,不夠立體和掙扎。另一方面,也不見到李心潔給與這個角色什麼獨特之處,在最初幾集時,甚至連唸粵語對白也有些吃力。智叔起碼為宋漫山加上一個大姆指托下唇的小動作(儘管這有點造作),而影后心潔就連這點心思也缺乏。

《選戰》不少對手戲都是圍繞葉晴而設計的,李心潔水準以下的表演拖低了水平,也讓王宗堯的張癸龍成功搶戲。

新人幼嫩拖低水平

或許,做成此劇(或在《警界線》和《來》劇也是)偏重智叔和單對單為主的背後原因,與HKTV缺乏有經驗的年輕演員有關。其中一集,講述張癸龍給設局陷害,陷入發展局局長夫人桃花陷阱。無奈那場講這位夫人如何身不由己的酒店房間戲,任憑該演員如何努大,也無法做出雨帶梨花的表情。 至於葉晴的競選團隊,更是活動佈景版。 競選辦內,除了張癸龍一角,其他的人全是面目模糊。他們連基本角色性格設定也沒有,觀眾和一眾影評實無謂跟《白宮群英》比較,免得浪費心機。

毫無笑位過度沉鬱

無論是《選戰》、《警界線》和《來生不是香港人》,都有一個特色,就是很少笑位。或許,這是HKTV創作團隊刻意而為,刪去無綫劇集常見的爛gag。不過,劇集的調子,是否需要那麼沉鬱?一齣又一齣題材嚴肅的劇集,會否教觀眾吃不消?亞視最後一齣引起網民起哄讚好的《香港亂噏》,也是靠鵬哥扮周秀娜、姜皓文扮長毛笑出重圍,當中可有啟示? 須知道,一般市民經歷日間辛勞的工作後,很難像得閒沒事幹的網民和文青那樣解構劇情。《選戰》一周一集,尚能消化,但天天也要硬哽沉重的訊息,恐怕不是希望工餘時可輕鬆一下的大眾所愛。

缺乏武打動指技低

《選戰》、《來生不做香港人》和《警界線》,前兩者都以文戲為主,固然甚少武打場面。即使是《警界線》,槍戰、打鬥和飛車特技的場面也是水準不高的。例如,《警》劇殺手與警探在醫院內的肉搏戰、最後一集張軍與Pandora的工廠鬥槍戲(老套電視戲大結局天台決戰般的橋段),以至《選戰》韋文軒的車禍、葉晴與女記者的車禍⋯⋯等,都顯得技藝幼嫩。 這可能反映了HKTV在武指、動作、特技團隊等幕後班底的薄弱。香港的影視作品,在六七八九十年代憑獨步一方的動作,曾經在世上叱咤風雲,可惜已逐漸褪色。HKTV也難逆轉這一困局,也變相局限了劇種的種類和多元化。正是打又唔打得,笑又唔笑得,只靠嚴肅劇情支撐,多看兩齣就會被看膩了。

中段粗疏又再爛尾?

「虎頭蛇尾」,彷彿成了HKTV劇集的惡名。《警》和《來》劇固然是,《選戰》也似逐步失去最初的神采。有評論指,《選》骨子裹,其實也是一齣師奶劇,一齣以政治包裝的政治師奶劇。中段過後,沒有昇華,探討貧富不均、重啟普選、中國因素;劇情又再是絕症、不斷的勾心鬥角、奸人陷害、英雄救美,跟無綫的家族情仇豪門恩怨沒有太大分別。這樣的設計,跟《巾幗梟雄》像倒模一樣 。葉晴是四奶奶,張癸龍是柴九,宋漫山是誓要鬥過魚死網破的大奶奶。有評論說,難道香港的電視劇,就是只有melodrama(通俗劇)? HKTV的創作團隊不少也是來自無綫的。換句話說,他們都是同一塊布料造成的,可能一時間也未必摸索出截然不同的風格,只能在題材上搞搞噱頭吸睛。這可不成,要看通俗劇、婆媽劇,何不重返無綫?

慈恩出色滄海遺珠

《選戰》中段以後,最大的亮點,反而是飾演宋漫山太太李芷君律師的龔慈恩。從選舉過程中,看清楚丈夫的陰暗面,仍深愛丈夫但又跟同事越軌,當中矛盾復雜的微妙心理變化,龔演得入木三分。龔在《來》劇演的文革年代兩女之母的老師,也演得十分好。 龔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只是無綫一眾花瓶之一,在《大香港》中做過只懂給周潤發撥弄捲髮的小姑娘。歲月無聲,人生經歷和磨練終把她鍛鍊成好戲之人。期望香港娛樂圈不要錯失這夥滄海遺珠!

言大於實難破困局

HKTV的劇集,雖然有膽衝破自我審查的框框,也很懂搞噱頭;其實瑕疵甚多,整體水平未能帶來很石破天驚的效果。或許,它需要多一點時間,但香港人和市場,會給它足夠的時間,打破電視市場的困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