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15

評論:《導火新聞線》是佳作,卻不是傑作


港視劇《導火新聞線》這齣寫實主義的劇作,因其實感較同類劇集強,在新聞界中泛出不少迴響,而其人文關懷的取向,也贏得了持相近觀點者和媒體的認同。不過,評價影視作品,必須抽離評論者對意識形態的喜好,方能真實地看清劇作的真正水平。《導火新聞線》是不俗的佳作,卻非傑作。

資料充足 貼近現實

先說此劇優秀的地方。劇集給人很強的實感,劇本對新聞編採運作的流程掌握甚深,資料搜集方面應記一功。情節的選取,不少都是現實曾經發生的案例,如梁天偉被斬手案、名人被揭劏房謀利事件等,令戲劇跟現實的距離拉近了。不禁令人想起第昔加的《單車竊賊》等電影。與其說這劇是預言劇,倒不如說此劇是寫實劇。

張力迫人 細節用心

除此之外,個別場面,節奏明快,張力迫人,十分緊湊。例如第一集的飛車場面、一眾記者借老總遊船河改頭版等,都能營造出張力,令觀眾摒息靜氣,注足觀看。同時,劇中一些細節的處理,都顯示出圓熟的技巧,如有巧手小菜之感。

特技改善 戲份均勻

港視劇在動作特技方面,一向拙劣。《導》劇第一集,即來一段特長的飛車追逐,突然間脫胎換骨一樣。細看劇終字幕,赫然發現今次劇組起用了「錢家班」擔任飛車特技的指導,難怪忽然升級至電影《寒戰》的水平。

在《選戰》中戲份過於集中在幾個主角的陋習也有改善。《導》的編採室成員,不再像《選戰》葉晴競選辦那樣,只是一堆面目模糊的佈景版,大部份編採人員都至少一段戲讓他們發揮角色的性格。電視劇篇幅較多,理應如此,無論是無綫劇、日劇,還是諸如ER, Lost, Hero等美國劇,都是如此。

結構套路 無大突破

《導》劇是佳作,但為什麼又說它不是傑作呢?無疑,在技巧上,《導》劇堪稱純熟、精緻,但卻缺乏創新。《導》劇的結構,基本上跟尋常的偵探劇、法庭劇和《妙手仁心》一類的劇集是同一個模子,都是以一件又一件案件,穿插劇中人物的感情線,最後來一宗大案,將大壞蛋擊敗結束。脫不出「起承轉合、恩怨情仇」的框框。

論氣魄和視野,《導》沒有《天與地》探討人性、悔疚、罪與罰,兼論城市的虛妄、搖滾的精神、理想的失落。論深度,《導》又不像兩集《金枝慾孽》,對人心深處的陰暗面挖得那麼深,甚至不及《心戰》。也沒有《使徒行者》那櫟,以新㯋橋段(如多線卧底、黑警黑帝、忠奸逆轉),達到類型再創造的層次。巧手小菜始終只是巧手小菜。

港視的創作人員常常嚷着舊公司不夠創作自由,卻原來他們自由了,他們的「創意」卻只限於編寫報館版的《壹號皇庭》和《妙心仁心》,用新瓶裝舊酒。

白描過多 削藝術性

另一個可惜之處,是《導》劇一如《選戰》,一而再不惜以白描的手法,讓角色直接說出對新聞自由或社會現像的政治主張。劇集有社會覺醒意識是好事,但如果表現手法,只是一篇又一篇白得不能再白的政治宣示,可能會令抱持相近政見者很爽,但在藝術性表達方面,卻是低手之作。或許,港視的創作人員,應多看看英國導演堅盧治的作品,或王家衛在《春光乍洩》裏的政治隱喻,從中偷師。

議題主導 感情線弱

《導》劇的結構是以一單一單新聞而推進,而每一宗新聞都是一個議題。這在《選戰》中也是用同一個方法,以一個又一個的議題推展劇情,也藉此表達了創作人員對社會事務的看法。這種以議題主導的模式,可能反映了創作人員有很多話想說,也容易令持相近政見的觀眾認同。不過,側重於議題,難免令其他方面被削弱了。在《選戰》裏,被犠牲的是配角的個性,在《導》劇裏,感情線就顯得相對脆弱,只有樂嘉輝和阿咩的感情線還可以,方凝和王子一段就變得相當單薄。

惡女難演 小冰吃力

議題主導,也浪費了一些原本可以有更大發揮空間的角色,例如梁小冰主演的汪海藍。她,可以是一個成長的故事,由講新聞原則的記者變成只顧銷量的老總;感情線和家庭生活也有寛闊可溯的空間。可惜,梁小冰只懂得圓瞪杏眼,拉高嗓門扮惡,但單憑惡形惡相沒有深度。最後,小冰還是在汪海藍被前夫掌摑後的弱女子,才是最耍家。惡女不易演,這令人想起,八十年代末的莊靜而、日本的江角真紀子和天海若希、《女人唔易做》的鄧萃雯和近期的江美儀。

結局老套 陳腔濫調

《導》劇結局篇,結果又回歸擊倒大奸商的舊橋,顯示出創作人員的創造力,真的不是很強。同樣以記者為題材的電影《神行太保》早已用過,時為1988年。無綫不少警匪偵探片,也是以跟打敗大壞蛋作結。無惡不作的奸商,是最不用腦的選擇。

是否只有這樣呢?又不盡然。以同樣拿新聞業作題材,由常盤貴子主演的日劇《小報》,結局篇請來真田廣之壓陣。劇中記者以為殺人犯被不公審訊定罪,透過新聞報導為他翻案,結果原來反被殺人犯利用甩身,整個編採室要謝罪道歉。

謝罪,是日本的文化元素,無論《小報》或《律政英雄2》等日劇,卻以揭露專業失當,如何面對謝罪為題作結。香港沒有這項文化基因,只有黑白正邪大對決,最後邪不能勝正大團圓結局。這種世界觀,比《復仇者聯盟》更低一層,大概等同《超人》的程度。

大抛書包 惡習難治

《導》劇與《選戰》一樣,同樣大抛書包。《選戰》是亳不害羞地在片頭硬塞一段他們讀過的名言金句,《導》劇也好不了多少。劇中角色阿咩,固然不是每隔兩集或三集,就要引述名人或巨著的格言,就連劇中只會娛樂新聞和寫膳稿的Emily (陳穎妍飾)也在大結局引述只有傳媒老闆才有新聞自由的話語。

港視創作人員愛抛書包,多得近乎叫人煩厭的地步。或許他們心裏有很多話想說,或許他們看了很多書忍不住要分享他們的博學,但如韓劇《來自星星的你》,也只是在整齣劇中援引一兩部書。事後,自然有觀眾去解謎解讀,毋須如寫論文要寫出處那麼坦白。

又是那句:「最近發生咗咁多事」

「最近發生咗咁多事⋯⋯」這句對白在無綫的戲劇中屢見不鮮,想不到港視的劇集也無限loop。《來生不是香港人》大結局裏張可頤說過、《我阿媽係黑玫瑰》裏陳家樂說過,現在《導》劇中楊淇也難倖免,就像無綫的BBQ大結局一樣。

美式收尾 神抄之筆

不過,《導》劇大結局雖然很老套,但最後三分鐘倒是有一神抄之筆。墜機突發新聞一出,編採室眾人立即歸位為新聞拼搏。這個處理令人想起美劇ER的季度大結局處理方式,看來港視創作人員,在抄襲美劇方面,都抄咗唔少。

為什麼《導火新聞線》收視只得不足廿萬?


《導火新聞線》寫實、工整、充滿社會覺醒、節奏明快,部分場面拍出張力,雖不及《使徒行者》、《天與地》和《金枝慾孽》等破格經典之作,論深度也不及同類日劇《小報》,但已屬近年難得的佳作。然而,其平均每日收看數據,卻只能由14萬戶(點播4萬5千+直播9萬5千,3月17日)升至最高的18萬2千戶(點播5萬9千+直播12萬3千,4月7日),而大結局又回落至17萬7千戶(點播6萬2千+直播11萬5千,4月14日),約等同3個收視點,甚至比最前的《來生不做香港人》(點播與直播收看數字達二三十萬)更低。原因為何?

熱潮褪去 原形畢露

港視開台之初,曾有超過50萬人登入收看的「盛況」,但之後一直往下跌,可見當初有不少人只是貪新鮮。當熱潮褪卻,潮退的時候就見真章。原來,真的愛看電視,並願意為此做多一些轉變的人,為數並不是很多。原來,大眾還是喜歡,在經過一日辛苦之後,於茶餘飯後之時,看一些毋須大動腦筋,可以讓自己輕鬆一下的免費娛樂。

題材冷門 港人不愛

再說,《導》劇以新聞報導為題材,無奈此類劇種,無論是電視或電影,在香港一向不受大眾所喜好,例如劉德華、苗僑偉、曾志偉壓陣《神行太保》(1988年)、 吳彥祖主演的《頭號人物》(2000年)、 陳嘉上執導的《A1頭條》(2004年) ,還有溫兆倫主演的電視劇《第三類法庭》(1994年),都不是叫座之作。《導》在題材的選取上,首先已碰上先天不足的問題。

左翼追捧 難脫少眾

無疑,《導》劇受到不少現職記者或前記者追捧。這反映了《導》寫實,其實感成功勾起了曾經或正在從事新聞工作的人的共鳴。劇中報館內一眾人物猶如社工一樣的人文關懷,也對正了不少非牟利組織中人的口胃。事實上,不少現職港台、蘋果日報和非牟利組織的人,幾乎天天爆seed推爆此劇。無奈,追捧《導》劇的,也僅限於這批自由派和左翼人士。其他的人,建制派、保守派固然不會看,中間派就嫌太嚴肅、太悶,而本土派也好像沒有太大感覺,被視為本土派的網上媒體,也不像《獨立媒體》和《立場新聞》那樣,出現一篇又一篇的吹捧評論。現有的收視數字,已反映左翼精銳盡出的結果。

成也政治 敗也政治

這反映了港視製作的劇集一個問題。無論是《選戰》、《來生不是香港人》和《導火新聞線》,都流露出一種濃得化不開的民主派意識形態,甚至可以說是「公民黨味甚濃」。這在《選戰》中最明顯,劇中以葉晴對民自黨、先驅同盟的態度,最能說明劇集創作人員的取向。即使是《來》劇,看似在陸港矛盾中站在本土一方,但最後大結局還是脫不出「南北和」的格局,女主角甚至開設中心幫助新移民,配角無頭騎士則受內地青年仰慕模仿,然後攜手參與街頭運動。創作團隊此種意識形態,固然吸引到政見相近者的熱切追捧,因此在知識份子、文藝青年和大學生當中,只有讚沒有批判,但也正正因此,而失去其他政見者的支持。

排映失當 難敵大台

另外,港視劇集的排陣也有問題。自製劇集放映時段分別為晚上七時、九時和子夜。七時那個時段,大部份上班族不是還未放工,就是在回家的途上。留在家裏的家庭主婦,也忙着燒菜。基本上,七時這個時段是「廢」的。否則,大台也不會願意割愛給港台節目吧。子夜又太晚,如是者只餘下九時這個時段,但卻要跟大台兩線劇集硬碰,還要受J2和明珠台節目的夾擊。

或許有人會說,港視有點播呀!最初,很多人也以為網絡電視會以點播為主,但幾個月下來,數據顯示直播是點播人數的兩倍,香港的電視觀眾,還是比較愛看直播。看不到直播的,才迫不得以地去按多幾個鈕去看點播。

直播放映時間直接影響收視。如果,直播時間由七時改為七時半、九時改為十時或十時半;對準《東張西望》或十時半的綜藝資訊節目,效果會否好些?這值得港視中人深思。

單一劇集 難力獨支

如果再去仔細看看收視數據,不難發現,《導》劇收看的戶數雖能夠為《第二人生》的低位止血,但直播觀影的時間卻越來越短。4月7日的數據更跌至33分鐘。這反映觀眾即使願意觀看港視劇集,但對該台的其他外購劇或紀錄片式節目卻亳無興趣。港視現在每周只播一齣自製劇,可謂獨力難支。

單憑自製劇集,是否能夠挑戰大台?對上一次能夠成功做到的,已是三十多年前麗的電視的《大地恩情》。近十多年,迫得大台跟風變陣,只有兩次,分別是亞洲電視的《百萬富翁》,和有線的廿四小時娛樂新聞。前者是遊戲問答節目,後者是娛樂新聞報導。now TV的《山・步行》放映後,大台也以同類節目回應。甚至是湖南電視,也以歌唱、舞蹈比賽節目,反攻香港電視圈。21世紀,別出心裁的綜藝節目,絕不會讓劇集比下去。盲目迷信劇集,將資源全都傾斜下去,是否電視台經營者的明智選擇?

廣播vs窄播

港視不獲發牌,局限了其發展,甚至連新聞台也關掉了。不過,既然選擇了在網絡重新,就不能只像經營一條劇集頻道那樣做。究竟,港視心裏盤算什麼?要走廣播路線跟大台爭一日之長短,還是只想鎖定目標觀眾,穩佔少眾市場去生存?抑或只是以貨尾劇集做點綴,放完就算專心搞網購?

迷失的港視

按港視現在迷糊的走向,即使重新拍劇,或分得頻譜,最終也難逃麗的、佳視的命運,被財雄勢大、深諳大眾心理,走合家歡路線的競爭對手打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