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導火新聞線》是佳作,卻不是傑作


港視劇《導火新聞線》這齣寫實主義的劇作,因其實感較同類劇集強,在新聞界中泛出不少迴響,而其人文關懷的取向,也贏得了持相近觀點者和媒體的認同。不過,評價影視作品,必須抽離評論者對意識形態的喜好,方能真實地看清劇作的真正水平。《導火新聞線》是不俗的佳作,卻非傑作。

資料充足 貼近現實

先說此劇優秀的地方。劇集給人很強的實感,劇本對新聞編採運作的流程掌握甚深,資料搜集方面應記一功。情節的選取,不少都是現實曾經發生的案例,如梁天偉被斬手案、名人被揭劏房謀利事件等,令戲劇跟現實的距離拉近了。不禁令人想起第昔加的《單車竊賊》等電影。與其說這劇是預言劇,倒不如說此劇是寫實劇。

張力迫人 細節用心

除此之外,個別場面,節奏明快,張力迫人,十分緊湊。例如第一集的飛車場面、一眾記者借老總遊船河改頭版等,都能營造出張力,令觀眾摒息靜氣,注足觀看。同時,劇中一些細節的處理,都顯示出圓熟的技巧,如有巧手小菜之感。

特技改善 戲份均勻

港視劇在動作特技方面,一向拙劣。《導》劇第一集,即來一段特長的飛車追逐,突然間脫胎換骨一樣。細看劇終字幕,赫然發現今次劇組起用了「錢家班」擔任飛車特技的指導,難怪忽然升級至電影《寒戰》的水平。

在《選戰》中戲份過於集中在幾個主角的陋習也有改善。《導》的編採室成員,不再像《選戰》葉晴競選辦那樣,只是一堆面目模糊的佈景版,大部份編採人員都至少一段戲讓他們發揮角色的性格。電視劇篇幅較多,理應如此,無論是無綫劇、日劇,還是諸如ER, Lost, Hero等美國劇,都是如此。

結構套路 無大突破

《導》劇是佳作,但為什麼又說它不是傑作呢?無疑,在技巧上,《導》劇堪稱純熟、精緻,但卻缺乏創新。《導》劇的結構,基本上跟尋常的偵探劇、法庭劇和《妙手仁心》一類的劇集是同一個模子,都是以一件又一件案件,穿插劇中人物的感情線,最後來一宗大案,將大壞蛋擊敗結束。脫不出「起承轉合、恩怨情仇」的框框。

論氣魄和視野,《導》沒有《天與地》探討人性、悔疚、罪與罰,兼論城市的虛妄、搖滾的精神、理想的失落。論深度,《導》又不像兩集《金枝慾孽》,對人心深處的陰暗面挖得那麼深,甚至不及《心戰》。也沒有《使徒行者》那櫟,以新㯋橋段(如多線卧底、黑警黑帝、忠奸逆轉),達到類型再創造的層次。巧手小菜始終只是巧手小菜。

港視的創作人員常常嚷着舊公司不夠創作自由,卻原來他們自由了,他們的「創意」卻只限於編寫報館版的《壹號皇庭》和《妙心仁心》,用新瓶裝舊酒。

白描過多 削藝術性

另一個可惜之處,是《導》劇一如《選戰》,一而再不惜以白描的手法,讓角色直接說出對新聞自由或社會現像的政治主張。劇集有社會覺醒意識是好事,但如果表現手法,只是一篇又一篇白得不能再白的政治宣示,可能會令抱持相近政見者很爽,但在藝術性表達方面,卻是低手之作。或許,港視的創作人員,應多看看英國導演堅盧治的作品,或王家衛在《春光乍洩》裏的政治隱喻,從中偷師。

議題主導 感情線弱

《導》劇的結構是以一單一單新聞而推進,而每一宗新聞都是一個議題。這在《選戰》中也是用同一個方法,以一個又一個的議題推展劇情,也藉此表達了創作人員對社會事務的看法。這種以議題主導的模式,可能反映了創作人員有很多話想說,也容易令持相近政見的觀眾認同。不過,側重於議題,難免令其他方面被削弱了。在《選戰》裏,被犠牲的是配角的個性,在《導》劇裏,感情線就顯得相對脆弱,只有樂嘉輝和阿咩的感情線還可以,方凝和王子一段就變得相當單薄。

惡女難演 小冰吃力

議題主導,也浪費了一些原本可以有更大發揮空間的角色,例如梁小冰主演的汪海藍。她,可以是一個成長的故事,由講新聞原則的記者變成只顧銷量的老總;感情線和家庭生活也有寛闊可溯的空間。可惜,梁小冰只懂得圓瞪杏眼,拉高嗓門扮惡,但單憑惡形惡相沒有深度。最後,小冰還是在汪海藍被前夫掌摑後的弱女子,才是最耍家。惡女不易演,這令人想起,八十年代末的莊靜而、日本的江角真紀子和天海若希、《女人唔易做》的鄧萃雯和近期的江美儀。

結局老套 陳腔濫調

《導》劇結局篇,結果又回歸擊倒大奸商的舊橋,顯示出創作人員的創造力,真的不是很強。同樣以記者為題材的電影《神行太保》早已用過,時為1988年。無綫不少警匪偵探片,也是以跟打敗大壞蛋作結。無惡不作的奸商,是最不用腦的選擇。

是否只有這樣呢?又不盡然。以同樣拿新聞業作題材,由常盤貴子主演的日劇《小報》,結局篇請來真田廣之壓陣。劇中記者以為殺人犯被不公審訊定罪,透過新聞報導為他翻案,結果原來反被殺人犯利用甩身,整個編採室要謝罪道歉。

謝罪,是日本的文化元素,無論《小報》或《律政英雄2》等日劇,卻以揭露專業失當,如何面對謝罪為題作結。香港沒有這項文化基因,只有黑白正邪大對決,最後邪不能勝正大團圓結局。這種世界觀,比《復仇者聯盟》更低一層,大概等同《超人》的程度。

大抛書包 惡習難治

《導》劇與《選戰》一樣,同樣大抛書包。《選戰》是亳不害羞地在片頭硬塞一段他們讀過的名言金句,《導》劇也好不了多少。劇中角色阿咩,固然不是每隔兩集或三集,就要引述名人或巨著的格言,就連劇中只會娛樂新聞和寫膳稿的Emily (陳穎妍飾)也在大結局引述只有傳媒老闆才有新聞自由的話語。

港視創作人員愛抛書包,多得近乎叫人煩厭的地步。或許他們心裏有很多話想說,或許他們看了很多書忍不住要分享他們的博學,但如韓劇《來自星星的你》,也只是在整齣劇中援引一兩部書。事後,自然有觀眾去解謎解讀,毋須如寫論文要寫出處那麼坦白。

又是那句:「最近發生咗咁多事」

「最近發生咗咁多事⋯⋯」這句對白在無綫的戲劇中屢見不鮮,想不到港視的劇集也無限loop。《來生不是香港人》大結局裏張可頤說過、《我阿媽係黑玫瑰》裏陳家樂說過,現在《導》劇中楊淇也難倖免,就像無綫的BBQ大結局一樣。

美式收尾 神抄之筆

不過,《導》劇大結局雖然很老套,但最後三分鐘倒是有一神抄之筆。墜機突發新聞一出,編採室眾人立即歸位為新聞拼搏。這個處理令人想起美劇ER的季度大結局處理方式,看來港視創作人員,在抄襲美劇方面,都抄咗唔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