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5

港視半年結 - 捧紅王宗堯抵讚 流失45萬觀眾凄慘


香港電視網絡開台至今剛過半年。最新數據(2015年5月19日)顯示,平均每日觀看的點播和直播均再創新低,跌穿11萬(點播收視跌至3萬6千,直播跌至7萬3千),若跟去年11月開台時56萬3千(點播20萬5千,直播35萬8千),流失了45萬4千觀眾,即8成觀眾,情況甚為慘淡。

香港人以行動向港視頒下裁決,似乎港視已回天乏術了。難怪日前的股東大會上,王維基先生也沒有再說要開戲了。這也彷彿印証了坊間猜測,王只打算將積存倉底的劇集播完就算,心思都轉到網上購物平台上,而播劇只為吸引網民登記。

港視不獲發牌,對他們有很大的限制,689固然難辭其疚。不過,只是半年光景,10個看過港視的觀眾有8個現在離棄了港視,那就不能單單說是受人打壓,或貪新鮮者流走這麼簡單。港視作為網絡電視台,本身出了問題,無法留住觀眾。

相比無綫大批流水作業,如美式快餐店套餐的製作,港視劇集無疑顯得比較用心。可惜,質素並未如傳媒記者和高登巴打吹捧得那麼高。樂視的莫翠天先生說,港視跳不出無綫劇框框。此話不錯。看看《警界線》,一條家人失散重聚橋段,足足用了3次,廖安麗與唐寧如是,張松枝與呂熙如是,連蔣祖曼也要來一個雙生兒失散不遇,結局的工廠大對決與從前的天台大結局如出一轍。《選戰》的宋漫山、葉晴和張癸龍,根本就是重覆《巾幗梟雄》的設置。《導火新聞線》是《壹號皇庭》和《妙心仁手》系列的記者版。雖然港視劇在調色、節奏方面很用心,也有膽色碰時事問題,具言志和寫實色彩,但在說故事的方式和藝術表現手法上,沒有太大突破,即使是最受好評的《導火新聞線》,充其量也只是如無綫《怒火街頭》的水平。

港視作為市場的挑戰者,如果只是個別劇集贏些少點數,實難以撼動坐擁慣性收視的電視霸權。電視市場的新挑戰者,必須製作出質素高很多很多,又或者大台沒有提供,可讓觀眾耳目一新的節目(如亞視當年的《百萬富翁》、有線的24小時娛樂新聞)才能有足夠的吸引力叫觀眾轉台。

港視劇集仍是沿用無綫劇集的說故事模式,甚至連橋段也是盡是熟口熟面的無綫劇集橋段,除了劇中角色不會吃即食麵和結局毋須BBQ外(2014年起,可能被人罵得多,無綫中人終於知醜,劇集也不再現以上情節),跟無綫劇集就沒有太大分別。或許有些人還可以在「看圖找疤痕」中,找到「看圖捉錯處」的樂趣,但這又可以吸引多少人看呢?

其實,從張癸龍捧紅王宗堯和方凝讓周家怡演藝事業重生,我們可以看到香港觀眾對中生代電視偶像的渴求。可惜,港視劇集中擔大旗的,多是年過半百之輩,如廖啟智、林嘉華、惠英紅、黃日華⋯⋯。無綫以年近七十的汪阿姐和劉松仁主演《華麗轉身》,但港視竟也以跟他們同輩的夏雨、鮑起靜的《歲月樓情》應對。在連胡杏兒、楊怡也被觀眾看膩的今天,怎叫人提得起勁轉台?

再者,過度倚重劇集是否真的可以擊倒電視霸權?即使拍出好的劇集(如《導火新聞線》),但劇集播放完後,就難以承接。這就如放煙花一樣,煙花效應結束,迅即打回原形。

新聞業有句話:新聞是攻的,副刊是守的;意思是轟動的新聞雖可以刺激銷量,但平日沒有大新聞時,就要靠副刊來留住讀者。此話用於電視行業也適用。可惜,港視太倚靠劇集,除此之外也沒有其他賣點。

知己知彼,那麼無綫在劇集以外,有什麼招數呢?

無論是麗的、亞視或港視,都忽略了綜藝節目和喜劇的重要性。數十年來,由《歡樂今宵》到現在的《東張西望》,處境喜劇更是由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拍到現在的《愛・回家》。這些不為評論討好的節目,卻很得觀眾受落。

麗的、亞視雖然都有製作過《着燈、開飯、睇電視》和《開心大發現》等節目,但並不長久。唯一成功的是九十年代的《今日睇真D》,那又是一種開創先河的模式,提供無綫未能提供的節目,而開拓出一條新路。

至於喜劇,港視似乎只有一齣《我阿媽係黑玫瑰》,但也拍得不成功。看到一群甘草演員吃力地搞笑,真是難為了他們。無綫代代相傳地製作喜劇,從盧海鵬、廖偉雄、周星馳、吳君如、張衛健,到近年的王祖藍、李思捷、阮兆祥,不但只培養出一代又一代的喜劇人才,更重要是培訓出不少會編寫喜劇的幕後人才。雖知道,大部份港人在一日辛勞後,回家只想輕鬆一吓。喜劇滿足了他們的需要,即使無綫喜劇太胡鬧,變成了鬧劇。

無綫的定位是大眾娛樂,走的是合家歡路線。港視的劇集,不少屬言志寫實之作。此種言志寫實路線,固然有其值得稱許的地方,但對大眾而言,卻感到娛樂性不足。

其實,喜劇也不一定要《愛・回家》的。亞視幾年前的《香港亂噏》嬉笑怒罵,也很有娛樂性。為何港視不製作時事諷刺的喜劇?當然,缺乏喜劇編劇人才,可能是當中最大的限制。

雖然慘淡經營,但港視超碼成功捧紅了王宗堯。在電視、電影圈鬧小生荒的今天,這位中生外型好,亦正亦邪,可塑性高,雖然年紀也不輕了,但仍未到四十,若有機會拍得好戲,有票房保證,將來或許能填補港產片的空白,也算是港視對影視圈的最大貢獻了。

延伸閱讀:香港電視網絡收視報告

廣告

《導火新聞線》播畢,港視收視打回原形


《大眾情性》無法承接《導火新聞線》搶回來的觀眾群。《大》4月28日播完,根據港視的數據,4月28日那週的點播為44,000,直播為92,000,合共13萬6千。這跟《導》劇播放前的數據,即3月10日的數據差不多 --點播40,000直播90,000,合共13萬。基本上,《導》劇一度令港視的收視反彈至18萬2千(4月7日數據),但現在已打回原形。

港視只有在帶有政治訊息的劇集,才能夠多吸引3-5萬觀眾看。雖說成也政治,敗也政治,但若不政治,恐怕收視更難看。惟有強攻對手自我審查的軟肋,才能夠吸引厭倦目前政治氣氛的觀眾觀看。不過,數據顯示,他們為數也不過廿萬,單憑劇集,不能扭轉局面。

劇集,是否對收視有很大的提振作用?可能也不一定。以上述的港視為例子,有點兒聲勢的劇集,也只是能夠吸引多5萬多觀眾,連一個收視點(6萬5千名觀眾)也未夠。劇集播完後,人也幾乎完全流失了。

再看看大台的情況,平均收視徘徊在24點左右的慣性收視,若劇集好口碑,也不過是增加3、4點而已,升至28點已是可搞慶功宴慶祝的事。

由此可見,以為單憑拍高質素好劇集,就能夠打破大台慣性收視,可能想得太簡單了。先不說世上有曲高和寡,走得太前這個問題(看看《大時代》、《天與地》首播時贏口碑輸收視就是如山鐵證),就算劇集真的叫好叫座,其提升收視的能力也是有限的。依港視而言,是3-5萬;即使是大台,也只是3-5個收視點。

不過,更大的問題是,劇集播完後如何留住觀眾呢?接着的劇集質素稍有差池,就無法留住觀眾了。一直以來,麗的、佳視、亞視和現在的港視,都迷信靠高質素劇集能擊敗大台。事實上,上一次能把大台KO的自製劇集《大地恩情》,已是35年前的事。之後,縱有好劇集如《勝者為王》系列、《我和彊屍有個約會》系列、《縱橫天下》、《世紀之戰》,甚至《情陷夜中環》等,也只能泛起一些漣漪,無助改變強弱懸殊之局面。

那麼,大台除了劇集外,還有什麼法寶?處境喜劇、綜藝節目和資訊節目,相信是論者所忽略的部份。

大台自上世紀七十年代已有《大屋・兩伙・三人行》、《小夫妻》等處境喜劇。踏入八十年代的《香港八X》系列,更是長篇劇目,之後九十年代的《真情》、千禧時期的《皆大歡喜》和近年的《畢打自己人》和《愛・回家》等,短則一年,長則三年。雖然劇情兒戲,但劇中角色卻成功「入屋」。綜藝節目方面,七八十年代的《歡樂今宵》和九十年代中播放到近年才結束的《獎門人》,都是長壽節目。

麗的亞視方面,好像沒有太多令人留下深刻印像的黃金時段綜藝節目和處境喜劇。數來數去,只有《方太與你》這個午間節目烹餁環節給觀眾留下印像。它不是沒有製作如《著燈開飯睇電視》和《開心大發現》等節目,但並不長久。反倒是,九十年代的資訊節目《今日睇真D》,做了幾年,一度收納了一批固定的觀眾。

論者和網民對於處境喜劇和綜藝資訊節目,一向嗤之以鼻,視之為低級趣味。不過,這些節目的防守性卻很強,它可以箍住一群固定的基本擁躉。這是細水長流的耕耘,電視台必須有耐性,讓節目在最初的一片駡聲中不倒,然後再潛移默化地牢牢套着觀眾的心。

港視現在差不多獨沽一味播劇集,但劇集播完後,換上一部觀眾不喜歡看的,又打回原形。經營電視台不等同做一個只供劇集的內容供應商!港視,或任何新的競爭者,必須尋找新的方法才能突破局面。近二十年來,成功的例子只有外購劇《還珠格格》、遊戲節目《百萬富翁》和有線的廿四小時娛樂新聞,後兩者都是綜藝資訊節目,同樣以低成本方式,成功刀仔剧大樹。有意逐鹿中原者,可會從中看出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