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5

議員可公帑買iPhone,議辦冇撥款聘I.T.


近年,時有報導指議員運用立法會議員的「資訊科技及通訊設備開支償還款額」購置最潮最新的智能手機、平板電腦或流動裝置,質疑議員是否在慷公帑之慨,惹來揮霍奢靡的非議。議員所受之俸祿,均來自納稅人的稅款,公眾和傳媒對此嚴密監察,天經地義。究竟現行體制下,購置資訊科技是怎樣撥款?撥款體制是否有漏洞,令不該花的錢花掉,理應批出的款項卻批不出?

讓我們看看現行的撥款制度。立法會議員的「資訊科技及通訊設備開支償還款額」制度始於1999年。直至上一屆(第四屆)立法會會期,議員可按實報實銷方式,就資訊科技及通訊設備申領最多10萬元。(見《立法會議員酬金及工作開支償還款額小組委員會首次報告》第20段 )

立法會議員酬金及工作開支償還款額小組委員會一直建議,將資訊科技及通訊設備開支償還款額與開設辦事處開支償還款額合併處理,而款額應增加至每屆482,500元,但仍待落實。(見《立法會議員酬金及工作開支償還款額的檢討提交的報告》第31段 )

不過,關鍵不在於金額是10萬元還是48萬元,而是現時只准買手機電腦不准聘用資訊科技技術員的規定,是否合理。還有,將毋須開辦地區辦事處和有需要開辦2-3個地區辦事處以服務廣大選區選民的議員(即新界東、新界西和超級區議員)一刀切撥出同一款額,所造成的不公平的老問題。

現行體制最荒謬的地方,是不准撥款聘用資訊科技的人員。設備可以買最豪的,但機器壞了,要修理時卻無錢可用。等等,立法會秘書處不是有資訊科技部的嗎?對的,是有這個部門,但他們只會在秘書處設置給每個議辦的唯一一部桌面電腦(用以接通立法會內聯網用)故障時,才會處理。各位尊貴的議員根據「資訊科技及通訊設備開支償還款額」購置的設備,則是貴客自理。

如果,撥款可以容許聘用一名資訊技術助理,或可以就提供保養服務(在保養期過期後),那就可以令議辦人員不用在壞機時四處張羅。其實,近年社交媒體不斷發展,議員為服務市民,加強與選民溝通,對資訊科技的需求,已不限於開一個社交媒體戶口、或把議會上的發言剪片發布那麼簡單。議辦實在有需要聘用一名資訊技術助理以應付各種如改圖、拍片、剪片,甚至航拍的需求。

回到開設地辦與毋須開設地辦的議員之間的差異問題,需要開設多個地辦的,自有需要添置多部電腦等的資訊科技設備。毋須開設地辦的,莫說48萬元,就是10萬元也嫌「水浸」。這就造就了揮霍奢侈的溫床,讓議員面對可以合法地鑽制度空子的引誘,購買潮流恩物的智能手機和電腦。皆因,對於購買什麼型號的產品,現行體制並無任何指引,一切只靠議員自律和傳媒監察。

本來,資訊科技日新月異,立法會秘書處亦不便管得太死,指引什麼型號可以申領撥款,什麼型號不可。如果所有議員都莊嚴持重敬慎小心,珍惜立法者的榮譽和名聲,應該時刻保持謙卑,在申領撥款購買資訊科技產品時,理應緊守樸素原則。就算要買一部資訊保安不甚了了的最新型號的智能手機,也可自掏腰包,反正議員每月獲得羨煞升斗小市民的「豐厚」薪酬,有足夠財力支付。不過,現實往往並非如此。

一如前述,現行體制始於1999年,即是16年前。那些年,個人電腦還是在用視窗98,智能手機和各式各樣的流動資訊裝置還未面世,傳呼機還是在會議期間聯絡議員的最主要工具,手機通訊軟件應用程式還是科學怪談,電腦還是鎖定在辦公室裏的桌面電腦,因此當年不會出現現在的問題。

時而世易,日後可能再沒有桌面電腦,也毋須古老石山地否定使用智能手機和各式流動裝置。不過,公眾有權要求確保公帑得到合理運用。

其實,議員大都只是使用電腦作通訊及文書處理工作,是否要「追機」?在現行體制下,應否發出更多指引,還是各黨各派訂下內部的自律守則會較好?這值得公眾、傳媒和議員深思。

廣告

八成議員助理月薪低過兩萬元!


「富者田連阡驲,貧者無立錐之地!」可以說是現時立法會議員助理貧富懸殊的寫照。這邊箱,有議員助理打工王月薪高達7萬多元、極少數議員助理(恰巧都是功能組別議員的下屬)可獲發「三糧」;那邊箱,絶大部份都是支付兩萬元以下的低薪。導致這種荒謬的情況,源於立法會議員辦事處的撥款制度不公平,令黑狗得食白狗當災,更重要的是令公帑未能有效運用,造成不必要的浪費。撥款制度有全面改革之必要。

事實上,八成的議員助理,月薪在兩萬元以下。根據2015年5月發表的《立法會議員酬金及工作開支償還款額小組委員會報告》第八段[i],接近一半(49.2%)議辦職員的月薪薪幅介乎1萬至1.5萬元之間;第二多的是薪幅介乎1.5萬至2萬元之間,達20.9%;薪幅在1萬元以下的有10.6%。換句話說,月薪在兩萬元以下者佔80.7%。

薪幅介乎2萬至2.5萬元者佔9.4%;介乎2.5萬至3萬元者佔4.1%;介乎3萬至3.5萬元者佔2.8%;介乎3.5萬至4萬元者佔2.2%;薪幅超過4萬元者只有0.9%。由此可見,行內高薪者只是百中無一的鳳毛麟角。

導致這樣參差的狀況,源於現行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營運開支償還款額制度是一個一筆過撥款的制度。這種一刀切的做法,不問直選議員與傳統功能組別議員的不同需要,不問議員選區大小的不同需要,劃一撥款而又任由議員全權決定款項如何使用,於是就出現極少數議辦職員薪金之高,讓輿論嘩然的現像。

這個撥款制度,最初設計於1993年。當時是按1間中央辦事處及1間地區辦事處連同3名職員的人手編制作基礎計算。[ii]這個設計類似英國國會議員辦事處的撥款制度。當年,香港與英國的立法機關都是實行小選區制度,每個選區的選民人數相若。不過,臨時立法會將立法會的選舉制度改變成全港5個大選區的比例代表制,而2010年政改更加設立了選區覆蓋全港的5席俗稱超級區議員新功能組別席位。議員辦事處的撥款制度卻沒有隨政制的改變而更新,仍是以一刀切的方式撥款,逐令傳統功能組別的議辦「水浸」,而直選議員和超級區議員議辦「乾塘」的情況,情況尤以選區面積龐大、選民人數眾多的新界東、新界西和缺乏大黨作後盾的超級區議員為甚。

須知道,議辦職員薪酬約佔議辦總開支的70%,即每個月議員大致可花144,028元(包括營運開支償還款額的135,761元,另加議員酬酢及交通開支償還款額的8,287元)支付職員薪金。

一個和尚有水飲,兩個和尚分水飲,三個和尚爭水飲;是顯淺不過的道理。在只會聘用2-4名職員的議辦裏,自然有寛闊的空間給與高薪。可是,在要應付地域廣闊選區的議辦,又要多設地區辦事處,又要多聘人手管理地辦,租金、水電、動輒涉及超過10人的人手編制,每月14萬餘的撥款,真有巧婦難為無米炊之嘆。

立法會的報告說,理想的議辦人手編制應為7人。這大概是按英國國會議員辦公室的編制為基礎,可是這卻與立法會目前實際的情況差別甚遠。需要開設兩至三個地區辦事處的議辦,7人編制根本難以成事。同時,對於一些自覺毋須開設地區辦事處的議辦(多屬傳統功能組別議員),卻是資源過多。

這不是有效合理地運用公帑的方法,對納稅人也不公平。最好的解決方法是立法會議席全面直選,而選舉制度重返九七前的小選區制度,這樣可以大大減少資源重疊的情況,也可令人手編制可以簡單地以一個單一機制處理。不過,這恐怕不是下一屆立法會可以做到的事。

如果要完善現行議辦營運開支償還款額的制度內,就必須要改變現時一刀切一筆過撥款的處理方法。有關方面大可將營運中央辦事處與地區辦事處的開支分開撥款,或分開租金開支與一般營運開支。按目前議辦約7成開支為職員薪酬作計算,應可訂出兩筆款項的上限撥款金額。毋須開辦地區辦事處的,大可令公帑可以省下;而需要開議辦的,則應因應選區人口為基礎,而定出撥款的多寡。

不過,即使這樣,甚至營運開支償還款額僥倖得以大幅增加,也不一定代表議辦職員可獲加薪。須知道,營運開支償還款額的運用,一切還是取決於議員。議員與助理,本身是一種勞資關係,老闆獲得更多撥款,不代表會加助理人工。在改善職員待遇,與聘用更多職員推動地區服務之間,永遠是議員魚與熊掌的兩難。

立法會議員助理本是政治幕僚的工作,是政策制定者的參謀,可比古代的管仲、樂毅,日本國會議員的政策秘書,或當今歐美民主大國的Karl Rove, Rahm Emanuel和 Alastair Campbell 等人物。無奈不止是行政機關,或是尊貴的代議士,也沒有多花心思改善其待遇,或在能力範圍內建立有晉升階梯的職業前景,例如在議辦內設立幕僚長(Chief of Staff)或辦公室經理(Office Manager)等較高級別的職位,好讓人才不致流失,或至少不會流失得那麼快。

議辦職員日常的工作不少與為民請命有關,但奇怪的是自身的權益卻甚少爭取。無論是「立法局」時代的香港立法會議員助理協會、隸屬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之下香港文職及專業人員總會(文專總)的議員工作人員協會,還是最近的立法會議員助理關注組,其爭取自身權益的力度均有不足。這或許因為服務不同政黨的議辦職員,彼此楚河漢界,分薄了力量;或計是流失率太高,難以凝聚。其實,像醫療津貼、牙醫服務、在職培訓,甚至卑微如在立法會大樓內的活動限制、大學實習生沒有專設的通行証等問題,都尚待有志者改善,而這可能只有當更活躍的工運活動出現在這個行頭,才能更有力地為此行業爭取權益。

[i] 2015年《立法會議員酬金及工作開支償還款額的檢討提交的報告 》第八段 http://www.legco.gov.hk/yr14-15/chinese/hc/papers/hc20150515crm-809-c.pdf

[ii] 2011年《立法會議員酬金及工作開支償還款額小組委員會首次報告》第二十段 http://www.legco.gov.hk/yr10-11/chinese/hc/papers/hc0318as-197-c.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