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可公帑買iPhone,議辦冇撥款聘I.T.


近年,時有報導指議員運用立法會議員的「資訊科技及通訊設備開支償還款額」購置最潮最新的智能手機、平板電腦或流動裝置,質疑議員是否在慷公帑之慨,惹來揮霍奢靡的非議。議員所受之俸祿,均來自納稅人的稅款,公眾和傳媒對此嚴密監察,天經地義。究竟現行體制下,購置資訊科技是怎樣撥款?撥款體制是否有漏洞,令不該花的錢花掉,理應批出的款項卻批不出?

讓我們看看現行的撥款制度。立法會議員的「資訊科技及通訊設備開支償還款額」制度始於1999年。直至上一屆(第四屆)立法會會期,議員可按實報實銷方式,就資訊科技及通訊設備申領最多10萬元。(見《立法會議員酬金及工作開支償還款額小組委員會首次報告》第20段 )

立法會議員酬金及工作開支償還款額小組委員會一直建議,將資訊科技及通訊設備開支償還款額與開設辦事處開支償還款額合併處理,而款額應增加至每屆482,500元,但仍待落實。(見《立法會議員酬金及工作開支償還款額的檢討提交的報告》第31段 )

不過,關鍵不在於金額是10萬元還是48萬元,而是現時只准買手機電腦不准聘用資訊科技技術員的規定,是否合理。還有,將毋須開辦地區辦事處和有需要開辦2-3個地區辦事處以服務廣大選區選民的議員(即新界東、新界西和超級區議員)一刀切撥出同一款額,所造成的不公平的老問題。

現行體制最荒謬的地方,是不准撥款聘用資訊科技的人員。設備可以買最豪的,但機器壞了,要修理時卻無錢可用。等等,立法會秘書處不是有資訊科技部的嗎?對的,是有這個部門,但他們只會在秘書處設置給每個議辦的唯一一部桌面電腦(用以接通立法會內聯網用)故障時,才會處理。各位尊貴的議員根據「資訊科技及通訊設備開支償還款額」購置的設備,則是貴客自理。

如果,撥款可以容許聘用一名資訊技術助理,或可以就提供保養服務(在保養期過期後),那就可以令議辦人員不用在壞機時四處張羅。其實,近年社交媒體不斷發展,議員為服務市民,加強與選民溝通,對資訊科技的需求,已不限於開一個社交媒體戶口、或把議會上的發言剪片發布那麼簡單。議辦實在有需要聘用一名資訊技術助理以應付各種如改圖、拍片、剪片,甚至航拍的需求。

回到開設地辦與毋須開設地辦的議員之間的差異問題,需要開設多個地辦的,自有需要添置多部電腦等的資訊科技設備。毋須開設地辦的,莫說48萬元,就是10萬元也嫌「水浸」。這就造就了揮霍奢侈的溫床,讓議員面對可以合法地鑽制度空子的引誘,購買潮流恩物的智能手機和電腦。皆因,對於購買什麼型號的產品,現行體制並無任何指引,一切只靠議員自律和傳媒監察。

本來,資訊科技日新月異,立法會秘書處亦不便管得太死,指引什麼型號可以申領撥款,什麼型號不可。如果所有議員都莊嚴持重敬慎小心,珍惜立法者的榮譽和名聲,應該時刻保持謙卑,在申領撥款購買資訊科技產品時,理應緊守樸素原則。就算要買一部資訊保安不甚了了的最新型號的智能手機,也可自掏腰包,反正議員每月獲得羨煞升斗小市民的「豐厚」薪酬,有足夠財力支付。不過,現實往往並非如此。

一如前述,現行體制始於1999年,即是16年前。那些年,個人電腦還是在用視窗98,智能手機和各式各樣的流動資訊裝置還未面世,傳呼機還是在會議期間聯絡議員的最主要工具,手機通訊軟件應用程式還是科學怪談,電腦還是鎖定在辦公室裏的桌面電腦,因此當年不會出現現在的問題。

時而世易,日後可能再沒有桌面電腦,也毋須古老石山地否定使用智能手機和各式流動裝置。不過,公眾有權要求確保公帑得到合理運用。

其實,議員大都只是使用電腦作通訊及文書處理工作,是否要「追機」?在現行體制下,應否發出更多指引,還是各黨各派訂下內部的自律守則會較好?這值得公眾、傳媒和議員深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