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叛中產力抗赤色動員令


2015年區議會選舉的投票率,是自1997年政權移交以來最高的,比2003年還要高。傳統智慧一直相信,高投票率有利民主派,但這次出現超高投票率,但民主派多名大將敗陣,連葵涌這個傳統票倉也遇到重大挫敗,難道民心出現逆轉,傳統智慧亦失效?

 

仔細一看,雖然局部地區失利,但被傳媒冠以「傘兵」的政治新鮮人,卻在8個選區成功搶得選席。有趣的是,這8位搶灘成功的傘兵,其選區是太古、大坑、紅磡黃埔、沙田美松苑、壹號雲頂、河畔花圍、富豪花園、大埔太湖花園等地,多屬中產社區,甚至在漁灣選區,也有居屋樂軒臺。唯一例外是樂華北邨(樂華北的情況實在需要各方更仔細研究,或許可從中推敲出公屋區勝選方略)。

 

同時,公民黨今次不但成功守住康怡、康山這橋頭堡,而且還在美孚中、麗晶、北角丹拿多添議席。無獨有偶的是,幾個新增加的議席,都是中產社區。

 

不少論者忽略的是馬鞍山的戰况。這裏一直是泛民久攻不下的區域,但這一次,錦英、錦濤、頌安、富龍、烏溪沙均成功打下來。錦英苑、雅景臺、富輝花園、迎濤灣、錦豐苑、聽濤雅苑、天與海、富寶花園、錦龍苑、雅典居、銀湖・天峰所在的夾心階層和中產階級社區全落入民主派的手中。即使鞍泰失利,但連同原有的鄭則文和麥潤培,馬鞍山由一片紅土變成綠地。

 

馬鞍山由紅土變綠地,是極具戰略意義的一役。未來,馬鞍山可能會成為民主派新的堡壘,與在沙田大敗新民黨的新民主同盟,互為犄角。4年後,若遇上民意逆轉,也不會那麼容易被連根拔起。相反8兵今次成功突圍的傘兵,只是零零碎碎地散落在各個角落,4年後可否頂住反撲,就很難說了。

 

如無記錯,李柱銘在2003年好像說過,投票率高反映了市民對政府施政不滿,放諸全世界均是如此。初步從以上選舉結果來看,李氏當年的說法沒有錯,這次高投票率在中產社區直接促使親建制的候選人落敗。

 

葉國謙賽後感言,說他們面對着一場海嘯。那也沒有錯,這次的確是一場對現實政治不滿,民心思變的民意海嘯,首先發洩在建制派身上,其次是發洩在多名在政圈打滾多年的政治人物身上。

 

不過,公屋區的情況則有異。北葵涌已經說了,4條鉛水屋邨中有3條落敗。啟德南北還要是大比數慘敗。另外,泛民在部份焦點大型中產屋苑也見失利,如海怡東西兩區和東涌北等等。

 

無暇就這些社區逐一細緻分析比較其選區人口、選民人口和投票率變化,以尋找更準確的答案,但大膽提出一個推論:海怡半島等地的賽果,或許與超乎想像的組織動員有關,令人懷疑背後有國家機器的有形之手在操盤。

 

此等操作,姑且稱之為「赤色動員令」。

 

從大白田和逸東邨南這兩區投票率的差異看,如果投票率只是跟隨整體投票率攀升,那可能只屬自然情況,但如果投票率的升幅超乎常理地抽高,例如突然較過往升高10%或以上,那麼事情可能有點怪異。(2011年山頂選區,投票率就由2007年的36%升至46%。)若然在選民人口方面,也有出現突然大比例上升的情況,那麼可能可以推論,有某種勢力透過開拓票源、組織和動員鐵票等方式,以便合法地爭取有利自己一方的選舉結果。

 

因此,如果候選人發現選前選民人數大幅離奇地增長,或在選舉日選區的投票率超乎想像地高,例如比起過去區內選舉高出10%,又高於全港投票率和十八區分區的投票率的話,那就可能顯示「赤色動員令」已在運作了。

 

這種赤色動員令下的催票動員,看似是無堅不催。不過,其缺點是此策略要成功,需要長時間大量資源投放,難免有點「笨重」,而且將焦點集中在重要目標,對其他選區難免有所忽略。若遇上民心思變的民意海嘯,首尾就不能兼顧,隨時陰溝裏翻船。

 

偏偏,今年出乎眾人所料,中產階級在中產社區中空群而出,令建制派不少人丟掉議席,而且丟失的不是數字上議席減少數十個那麼簡單。在東區、觀塘、屯門、九龍城、沙田和馬鞍山等地敗選的,不少是地區的分區指揮官,打擊不可謂不沉重。

 

這就像一個依附超級大國的傀儡政權。超級大國給與他們資源、裝備、人員、情報,甚至幫他們制定大戰略和空中轟炸,但傀儡們一旦接戰,還是被打過落花流水。若不是超級大國出動巡洋導彈空中轟炸凌勵無比,就連整個戰局也差點保不住。

 

這次選舉暴露出建制派的脆弱之處。建制派若單打獨鬥或被視之為戰略上的次要選區,立即打回原形為血肉之軀,是可以隨時被扳倒的普通人。繼政改投票甩轆事件、大埔新富補選一役,再次看到建制派是如何的無能窩囊。

 

難怪選舉結果公布後,建制派不少人面如土色。

 

投入那麼多資源,花了那麼多年,不但未能把泛民傳統票倉葵青和中上環吃掉,4年前的南區和今屆的沙田馬鞍山,還讓泛民開拓了新戰線。徒勞而難竟全功,又何必費那麼大的勁,非置在野勢力於死地不可呢?

 

 

投票率越高反映選民越不滿,還是有準確的。不過,隨着各種各樣的選戰操盤技術越來越成熟,投票率高不代表在每一個選區的情況都一樣了。不同階級、不同地域、不同動員力度,均會令選戰變得更複雜,各方不可以再想像投票率高低是鐵板一塊,各小選區的差異,可以令戰果有很大的分別。

 

隨着區議會委任議席已被送進歷史墓穴,在單議席單票制下,政治上兩大陣營誰也消滅不了誰,只會十年河東、十年河西,輪流消長。最大的贏家始終是選民,因為他們可以用手上的選票,制約不同的政治勢力。

 

延伸閱讀:

劉紹麟:「先覺知識分子」與「屋邨師奶」的對立

蘋果日報:10大最高投票率選區,中產豪宅區包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