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7

迷 ─ 哲理流劇集又一佳作


剛剛播放完畢的電視劇《迷》,是今年以來最有心思的一齣電視劇。此劇集主題構思別出心裁,圍繞人性中罪與罰作母題,可歸類入《師父‧明白了》、《愛我請留言》、《刀下留人》等一眾探討人生哲理的電視劇。近年似有一群電視製作人往人生哲理的命題說故事,逐漸匯聚出一股「哲理流」的港劇劇種。

吳肇銅雷秀蓮任編審的《迷》,圍繞着「迷」這個字,探討普通人因執迷、迷途、迷戀、財迷心竅、陷入迷陣而犯下錯誤,以及犯錯後如何抉擇。是悔悟知返重踏正途?還是執意掩飾意圖蒙混過關?

劇中以警探、新移民和記者三個主線人物的發展交織出這個在港劇中別樹一格的劇集。警探不是傳統英明神武的警探,雖然他也心思慎密,但卻是個凡事明哲保身,回到家裡就被女友吃定了的香港小男人。他的晉升也是誤打誤撞,憑一點小聰明和運氣使然。新移民則是典型的社會低下層小人物,雖笨拙戇直但本也活得光明正大。無奈誤交損友,一次爆竊卻令他越陷越探,不但惹來殺身之禍,更淪為通緝犯要四處躱藏。記者本是揭露黑幕的行內名家,但面對女兒、再婚丈夫和職場壓力等多方煎熬,一步一步被金銀財帛的誘惑和復仇的心魔所蠶食,逐步墜落為滿腹心計口蜜腹劍的狠毒婦人。

不單止上述主角,劇中角色都不是完人或傳統戲劇中的英雄,他們是你我一樣的普通人,各自有各自的缺點或過失。就在各種充滿意外和運氣使然的情況下,眾人的命運慢慢地推展和糾纏在一起。

以記者一家為例,無論記者本身、女兒和丈夫,沒有一個是絶對正確的正面人物。劇情捨棄非黑即白的肥皂劇情節。編劇的用心不是要炮製另一齣《溏心風暴》,而是描寫一個沒有愛只餘下角力的現代家庭的處境。

至於新移民與警探的情節,其實亦有犯錯而走上不歸路的可能。最終兩人的結局,全看他們的選擇,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2013年的《師父‧明白了》細味人生八苦、2014年的《愛我請留言》體會現代愛情的無常與堅持、2015年底2016年頭的《刀下留人》在生死之間的苦澀中尋找救贖,縱使在混沌不堪的時局中,即使失去了不少命中珍貴的東西,但好人好事始終會有好收成。電視台中有一群人(如《師父‧明白了》和《愛我請留言》的監製陳耀全、編審石凱亭、《刀下留人》的冼翠貞羅鎮岳,而此劇的編審雷秀蓮也曾參與《師父‧明白了》的編劇工作。),一年一劇,隱隱約約地開闢出一條別有洞天的洋腸小徑,為港劇拉闊出一片「哲理流」的小天地。

「哲理流」劇集,既不是無綫傳統拿手題材如家族情仇爭產劇,或警匪探案類型劇,也不像王維基先生的香港電視般,以政治掛帥,編出快人快語(但也直白得過份白描)滿足個別黨派人士政治立場口味的政治童話。Viu TV的《綠豆》和《三一如三》如單元劇般的小確幸生活小品,也沒有如此的視野和深度(題外話:《三一如三》特別篇─《智揚的任務》倒是頗活潑跳脫,神采飛揚的,一洗《三》劇的拖沓和奄悶。)。

可惜,含蓄的「哲理流」劇集在收視方面,大都是表現一搬而矣。《迷》也是要到了最後一週,吳業坤哭崩至眼鏡現霧氣、田蕊妮以乖張的惡形惡相表情醜化演繹心理不平衡者,才能在網上泛起一點漣漪。不過,劇集成敗不以收視定英雄。港劇的創新開拓,往往要靠少數創作人的冒險犯難。

當然,此篇不是說此劇是不巧的名作。在流水作業的製作環境限制下,此劇也難免有不少瑕疵,僅是有點心思的佳作。希望此等心思得到更多人的鼓勵和肯定,讓港劇有更多的新意。

延伸閱讀:
楊易─刀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