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8

支付寶只是大陸貧農恩物


話說阿里巴巴的馬雲在一次聚餐後用信用卡支付了千多塊餐錢。馬雲不用支付寶消息一出,立即在大陸瘋傳,弄得公司也要發聲明回應。在香港,受夠支付寶狂粉連番奚落的香港人亦藉機在臉書上反擊,大大譏諷以洩一口烏氣。

159s0000n2n86snpn286

平情而論,信用卡也是電子支付的一種,跟馬雲所推動的無現金社會概念沒有衝突。再者,馬雲又不是用來勢洶洶的競爭對手微信支付結賬,怎麽說也不是什麼丟臉的醜事。

 

社會之所以有此反彈,皆因支付寶或微信支付的支持者,對其盲目吹捧的程度已肉麻至近乎瘋狂,甚至連召妓也可以用電子支付結賬的瘋語也可以說得出。好了,現在狂粉的教主也被「發現」使用傳統的電子支付,正好像一盤冷水,澆醒他們發熱的腦袋。

 

透過QR碼挷定手機應用程式再挷定信用卡的電子支付方法,是有其聰明之處。結合電子錢包,再發展出用戶之間過數,甚至匯款等功能,更讓人對此種電子支付模式,有無限的憧憬。

DSCN1211

倫敦的巴士已不收現金,信用卡免觸碰式支付可用。

不過,這只是在大陸這個特殊環境下產生的現象,未必可以走出中國。首先,在信用卡和免觸碰式支付(如香港的八達通)使用普遍的地方,很大程度上市場已被此兩者佔據。其次,透過掃瞄QR碼後付款,速度始終較慢。第三,外國的免觸碰式支付也在不斷發展中,無論是倫敦坐巴士,或是在德國乘火車,都已經可以用免觸碰支付的信用卡付費,只是大陸在這方面起步慢(銀聯最近才宣傳其閃付),而且大陸信用卡滲透率低,才讓支付寶鑽了這個空子,得以壯大起來。

DSCN1122

德國火車月台上可在黃色售票機上刷卡,免觸碰支付(見右邊白色長方格)車票車資。

其實,大部份支付寶的交易只是小額交易,而透過掃瞄QR碼的電子支付頗受小商戶歡迎,因它毋須向信用卡公司或八達通支付讀卡機的費用。嚴格來說,這種支付模式對低下階層(無論是消費者或小商戶)最具吸引力,相信當中不少人都是從農村來的城市低下階層。對於信用卡使用者而言,就不太那麼吸引了。

 

電子支付已進入戰國時代,各種各樣的支付方案更是花樣百出。政府要做的,是在擁抱這種新的支付方法之時,也要維持公平的競爭環境,讓市場自然汰弱留強,而不是過早地倒向某一商號,形成壟斷。

 

市民亦毋須過份狂熱,一窩峰地擁抱某一兩種電子支付,或掦棄現金交易。中國人,就是不斷地不顧一切地棄舊換新,自以為在進步,卻不知自己失去傳承。我們不保留唐宋建築,結果除了五台山上幾座寺廟外,只有日本奈良才能找到唐代建築群。上世紀更是不斷叫喊全盤西化、除四舊、打倒孔家廟……。現在大陸又有終結現金的吶喊,至於保安漏洞、私隱被侵、市場壟斷等問題也被通通忽略,而這又不像挪威般可組織質疑的國度,焉知是福是禍?

 

延伸閱讀:

挪威趨無現金化

捍衛使用現金倡議組織Yes To Cash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