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18

轉載 - 《信報》球千仞:高樓圍城 無處覓高球?


高樓圍城 無處覓高球?

 

報章:信報

刊登日期:2018年2月14日

專欄:場內場外

撰文:球千仞

IMG_0343

專欄作家球千仞撰長文力保粉峻高球場

1911年,香港還是人少地多、一地牛糞時,粉嶺高爾夫球場已興建首個18個洞球場,20多年後第二個場也應運而生,1971年人口激增至近400萬時,又增添一個標準高球場。21世紀,各界為解決永無止境的住屋問題,把矛盾指向這片高球界的淨土⋯⋯

 

社會各界討論得沸沸揚揚之際,球千仞來個實地大考察,因fb時代看似愈有道理,卻往往愈偏離道理。球千仞就有位老友曾帶街坊跨區去粉嶺高球場抗議,大叫:「服務2000人,犠牲全香港人!」也有議員質疑何以為保粉嶺高球場,犧牲郊野公園起屋?

 

高球運動 亞洲開花

 

小市民對舊店很有感情,幾十年歷史的美式快餐店關門,也有許多人哀號:「痛失童年回憶啊!」以同樣「感情」標準量度,有107年歷史的粉嶺高球場,更應該得到保留啊!難道附近街坊和場內波友們的感情不是感情?

 

文壇前輩左丁山以「清算地主」形容有關想法,球千仞雖然覺得有點嚇人,卻也不無道理。就算從體育發展角度,如果今天有同樣面積的土地,當然建屋好過起高球場,但事實是高球場早已存在,經多年發展已成為香港高球發展的基地!

 

我們先不妨看看高球世界。目前女子世界第一位是中國球手馮珊珊,頭10位還另有5位亞洲球手,其中4人來自南韓,另一人來自泰國。跟香港一海之隔的台灣,曾雅妮也早在2011年就排過世界第一,而且穩坐寶座達兩年之久,可見高球運動在亞洲早已遍地開花!

 

香港今年才冒出一個高球好手陳芷澄,近月更成為首位出戰LPGA巡迴賽的香港人,三月也獲邀參加新加坡舉行的女子高球世界盃錦標賽。LPGA是世界頂級職業女子高球賽,陳芷澄不會是最後一位香港職業球手,球千仞就在粉嶺球場遇到男球手伍城鋒(Terrence)。

 

「去年大學畢業,今年主力備戰亞運等大賽,這個球場是香港隊的基地,會方讓我們免費進來打。來年目標是成為職業高球手。」Terrence說。粉嶺球場是唯一擁有3個標準球場的場地,對培養實戰經驗十分重要。而且不光港隊球員有這樣的待遇,只要有潛質的年輕選手,都可以免費來練習。

 

要發展必須增加場地。新加坡面積比香港更小,卻擁有20多個高爾夫球場,其中一個免費開放。台灣經濟縱使萎靡不振,卻也有50多個高球場,就連孟加拉也有著名的Dhaka Golf Club,它成立於1966年,每年均舉辦孟加拉公開賽。香港卻只有粉嶺高球場,有能力舉辦大型國際賽事。

 

覓地建屋 高球行先?

 

有40多年歷史的香港高爾夫球公開賽,大部分香港人都不熟悉,但對國際高球好手而言卻別有意義。有趣是,這些國際好手不是為賽事而來,而是為「到此一游」粉嶺高球場,感受這個亞洲其中一個歷史最悠久的球場。我們為香港國際七欖的成功拍手掌,怎能毀掉高球的「聖地」?

 

球千仞置身粉嶺高球場,感覺猶如走入動植物公園,數十年的老樹遍布高地低嶺,蝴蝶、昆蟲、烏龜等陪球手揮桿,高球場儼然已擁有成熟的生態。過往我們每說起興建高球場,都批評是自然植被的浩劫,但粉嶺高球場經過多年的打理,已然擁有多元化的樹種,豈可輕言破壞?

 

香港體育需要適當扶持,絕對不能因足球等為大眾運動,就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像高球看似小眾或屬有錢人玩意,就不假思索犠牲其利益。高球早已不是遙不可及的運動,粉嶺高球場也舉辦很多其他賽事或慈善活動,這些業界的聲音和利益,我們應當置若罔聞?這恐怕非香港社會的福音;覓地起樓有很多方案,高球場絕對不應「行先一步」吧?

 

(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