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Book

Standing in Another Man’s Grave


Ian Rankin (藍欽)還是要讓 John Rebus (雷博思)復出。然而,這名蘇格蘭的悍探在上集 Exit Music 結束時已告退休,怎樣才可安排他重新查案呢?結果,作者安排了一個由退休警探組成的「陳年懸案組」,讓 Rebus 可以重返愛丁堡的警署。

一向特立獨立的 Rebus 自然是死性不改,繼續與警隊內各個權力象徵弄得劍拔弩張。同時,他的獨有觸覺,也教一眾只懂依本子辦事的警隊成員汗顏,無論是陳年懸案,還是連環殺手凶殺案,都憑他的靈犀一點,找到破案關鍵。

這不會是 John Rebus 系列最出色的作品,但作為重出江湖之作,令書迷津津樂道的元素都應有盡有了。

延伸閱讀:

http://uisgebeatha.pixnet.net/blog/post/48104156-【閱讀心情】standing-in-another-man’s-grave-by-ian-r

好書推介: 《廣州語本字》


想知道廣東口語俚語怎麼寫,但卻一直苦於無法找出出處。

 

原來早於民國初年,晚清舉人詹菊人已經尋根究底,為廣府話不少詞語找出處,完成《廣州話本字》一書的草稿。無奈因時局動盪,出版一拖就是六十多年。詹氏侄孫詹德隆於廿世紀末主持中文大學出版社,才能贊助出版,圓先輩的夢想,也為我們廣東人,留下一個至今最完整的方言紀錄。

《廣州話本字》共四十二卷,收錄一千多條廣府話詞句。精裝本於1995年出版,平裝本於2007年出版。為盡得原著精髓,書本是原手稿的影印本。

Exit Music


蘇格蘭小說作家蘭金(Ian Rankin)的暢銷小說盧布思(台灣譯法,即John Rebus,另一譯名是雷布思)督察系列,終於到了最後一回﹣﹣Exit Music

 

由於盧布思已到了六十歲,亦即蘇格蘭警隊的退休之齡,因此偵探再驃悍也要退下。不過,蘭金又怎會讓盧布思平淡地隱身台前,在退出前他還要引發連場高潮,令這次退休發出隆隆巨響。

 

故事亦鎖定在盧布思臨退休前的十多天,即2006年11月15日至11月27日。悍探就快退休啦,大壞蛋Big Gerr仍在風流快活,徒弟Shiv Clarke卻有點躁動不安,這幾天常要頂咀,好像要證明她沒有他也行。

 

警匪世界之外,俄羅斯的油元湧入正在鬧獨立,對海外資金垂涎的蘇格蘭。另一邊箱,俄羅斯的政治犯也在英倫這個法治國度尋找政治避難所。小說就是在這個背景下展開。

 

一名俄羅斯詩人被人殺害,死前替他的詩歌朗誦會錄音的錄音師又離奇地被燒死,嫌疑自然落在來蘇格蘭「投資」的俄羅斯油商身上。至於盧布思,又會把案件連到死對頭。

 

油元吸引,蘇格蘭的獨派政客都爭相巴結。區區一名督察跑去「滋擾」貴客,自然又被權貴排擠。一哥甚至下殺手攔,將盧布思停職。Big Gerr此時約盧布思單獨夜會,但之後卻被人重襲昏迷,令盧布思又再一次成為警方的疑犯。

 

最後,一如上幾回,驚天大陰謀原來只是想當然,一切又回到平凡的情殺、仇殺。至於盧布思就終於擁抱科技產品,改用iPod來聽他的Exit Music.

 

個人而言,我比較喜歡前作 The Naming of the Dead. 盧布思系列的政治元素只是虛招,蘭金始終沒有將他的蘇格蘭小說變成政治小說,盧布思只是結結實地站在一個警探的水平上,去了解蘇格蘭怎樣運作。

The Naming of the Dead


2005年7月第一個星期,對於英國的蘇格蘭人來說,肯定是一個難忘的星期。G8﹣﹣八國峰會選擇在蘇格蘭舉行,世界各地的示威者把焦點鎖定在消滅貧窮,發起連串示威,愛丁堡尤如街頭戰場。同時,英國申辦2012年奧運成功,恐怖份子卻在倫敦發動炸彈襲擊。

Rebus的美麗女沙展Shivhan Clake接手一宗連環兇殺案,似乎有連環殺手連環殺死三名性侵犯案慣犯,但兇案現場卻是G8峰會的會議場所,國安部門、警隊高層要她靜待峰會過後才調查,但從不守規距的Rebus和Shivhan那肯罷休。

同時,一名國會議員懷疑自殺,但Rebus卻懷疑另有別情,再與高層發生衝突。Shivhan的母親參加示威被襲,她決意要找出逞兇的人,不惜任何代價。大壞蛋Cafferty與地方議員的鬥爭白熱化,Rebus與Shivhan又給捲入其中。

多線的故事發展、妙到亳顛的精煉對白,個人認為是Black and Blue之後的傑作。Shivhan為了還受傷家人一個公道,令人想起The Hanging Garden裡的Rebus。她似乎成為了迷你版的Rebus,但道行尚淺的她,能否如她的師傅般,可以跟Cafferty周旋?

這是Rebus系列的尾二一部作品,即將出版的一本就是他60歲退休前數天的生涯。但Rebus的孤獨、狠勁和爆炸力,愛丁堡警隊中又怎能再找到第二人?

Angels and Damons


遲係遲D,但終於看完了丹布朗的《天使與魔鬼》。

丹布朗不是小說家,說他是一個《奪寶奇兵》式的編劇還要似一些。
當然,《天使與魔鬼》和《達文西密碼》資料搜集極之詳盡,情節又
極之豐富,可說是高潮秩起,但人物的刻劃太平面,沒有深度。唯一
的額外價值是作為為二流的美國電視劇,或B級荷理活電影提供改編
劇本的素材。

《天使與魔鬼》本身,開首一段沒有太大驚喜,而且講述暗物質一段
太悶。中段就最精采,尤其是尋找光明之路的一段,我想Bernini 泉下
有知,都會被作者激到彈起。可惜,最後約一百頁實在太跨,最後的
twist 更加有點「夾硬o黎」,有尾大不掉的感覺。

The Kalahari Typing School for Men


Alexznder McCall Smith’s “The Kalahari Typing School for Men" 是他講述非
洲南部
博茨雅納女神探 Mma Ramotswe 的人生導師角色。

雖然,她手上的「案件」大都可以三兩下子就搞定,但當中的奧妙之處卻在於
把法、理、情拿握得恰到好處。人生雖然往往如本書的開頭,到處都是煩惱,
事業上出現競爭對手、家裡的孩子又被同學欺凌而出現反叛行為、女助手陷入
情劫...直叫人頭都大了。

不過,這位非洲女神探總是可以憑一己的直覺和經驗,把一切逐一化險為夷。

Mma Ramotswe goes to church


Alexander McCall Smith 筆下的 Mma Ramotswe 有次一家人,跟從她未婚夫的年輕車房學徒到他新加入的教會去早會。

「當祈濤與讚歌之後,牧師站起來說話。

『在我們當中有罪人。』他警告說。『他們穿上普通的衣裳,而他們行走與講話都跟一般人一樣。但他們的心中充滿罪惡,而他們正在計劃在我們坐在這裡時作更多的惡行。」

J.L.B. Matekoni 瞄了身旁的 Mma Ramotswe 一眼,心想:是他的心充滿罪惡嗎?還是她?

『幸好我們都可以得救。』牧師繼續說。『我們只要捫心自問,正是我們的罪行,我們就可以對症下藥。」

信眾開始竊竊私語。當中有個男人發出像呻吟的聲音,就似是在承受痛苦一樣;但 Mma Ramotswe 心想,只是罪而矣。罪行的沉重,在人身上留下痕跡。

『而那幾個走進教會的人,」牧師續說『他們把罪行帶進來這裡,帶進上帝的羊群中,他們是來自巴比倫的。』

此時,本來一直垂着頭的 J.L.B. Matekoni 先生抬起頭來,發現整個教堂內的信眾都望住他,以及身邊的 Mma Ramotswe 及她的助手 Mma Makutsi 。

『無錯!就是你們這幾個陌生人。』牧師說。『我們很歡迎你們,但你們必須在上帝的信徒前,承認你們所犯過的罪。我們會幫你的,我們會讓你變得堅強。』

接住是一片沉默。 Mma Makutsi 緊張地左望右望。可以肯定的說,這絕不是正常的歡迎新人的方法。通常教堂會眾會熱情地表達歡迎並拍掌表達。車房學徒定必是加入了一個怪誕的教會。

牧師現在指住 J.L.B. Matekoni 先生說:『講吧,弟兄,我們在聽。』

J.L.B. Matekoni 先生無助地望向 Mma Ramotswe 。

『我...』他開始說。『我是罪人...是的,我想...』

突然,Mma Ramotswe 站起來。『哎唷,我呀!』她大叫。『我是一個罪人呀!我就是!我犯的罪真是算也算不清。罪孽深重呀,叫我要沉淪啦!嗚!嗚!』

牧師舉起他的右手。『上帝的大能降臨在你的身上,姐妹!衪會把你從罪惡中釋放出來,講出來吧,把那罪惡的名講出來吧。』

『哎呀,它們太多啦。』她說。『哎呀!我受不了啦。我全身好像被火燒呀!地獄之火燃燒着我呀!噢!』

『火呀!我全身都是火呀。』她說。『帶我出去呀。』

『我要帶她出去。』J.L.B. Matekoni 先生意會說。『那火...』

Mma Makutsi 也站起來。『我也來幫你。這可憐的女人,被那麼多罪行...』

一走出教堂,他們就以最快的速度走回車上。

『你真是一個好演員。』J.L.B. Matekoni 先生說。『我很難堪呢,差點還開始要問自己是否犯過罪。』車子的引擎開動...

節錄自 “The Kalahari Typing School for Men" 第八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