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Book

Saints of the Shadow Bible


從前,一本偵探小說三個月內,甚至三週內看完;如今,這本小說看了三年才能看畢,實在太對不起作者了。

 

退休蘇格蘭悍探John Rebus終於正式重返警隊,不過條件卻是降級做沙展。徒弟Siobhan Clake因而得得戚戚,因為她早已升為督察,終於畀Rebus高級。

 

Rebus繼續給過去追纏。警隊內部調查數十年前的舊案,涉及Rebus初入伍時的小隊牽涉其中。當年,這小隊私下自封「聖人幫」,暗中依自訂的「影子聖經」「仗義執法」。蘇格蘭獨立公投在即,反對陣營的其中一名主要贊助人是聖人幫名成利就的成員,因而令案件蒙上一層政治意味。同一時間,又發生一宗交通意外,受傷者為蘇格蘭獨派政府的高官女兒。

 

故事又是多線發展,最終眾線交頭接軌。政治事件也只是幌子,徒為案件豐富背景。坦白說,不太喜歡這個故事,較上幾部遜色。Siobhan Clake變成行行企企,Malcolm Fox又是跑龍套,新的警隊住高權重者,戲份更少,難顯張力。

 

Jebus又有一個舊情人出場!這位悍探女人緣不錯呢。多年來,先後已出現過初戀女友、老婆、火辣新聞官警花、靚女醫生、優雅博物館館長。可惜,最後只有罪惡、搖滾音樂和威士忌作伴。

廣告

Ian Rankin visits Hong Kong 藍欽訪港記


蘇格蘭偵深小說作家Ian Rankin(伊恩・藍欽)造訪香港,香港國際文學節的主辦單位邀請他出席晚宴,與一眾書迷聚會。當然,大部份的書迷都是Inspector John Rebus(偵探雷博思)的忠實支持者。

 

聚宴地點在港島南區黃竹坑某座工廠大廈的一間西餐廳。想起當年簫伯納訪港,也曾在南區的淺水灣酒店和高球會等地活動,未知這是否屬於那個圈子的約定俗成的傳統。

 

吃過羊肩和鱈魚後,終於等到主角出場。Rankin朗讀了新作 “Rather Be the Devil"的一小段,也回答了參與者的若干問題。有人問他會否讓Rebus來港辦案,他則笑說恐怕Rebus連護照也沒有,難以出國。又有人問他是否喜歡電視劇中扮演Rebus的演員的演出,Rankin坦言自己從沒看過那些改編作品,無從置喙,又指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自己的Rebus,人人標準不同。最後,他談到書中的Rebus已經65歲,難以像最初只有三十多歲時,可以強悍地嚇唬疑犯,這個人物再寫下去時要再調節。

Ian Rankin reads “Rather Be the Devil"

兩小時的聚會很快就過去,最後又是書迷排隊為新書簽名和與大作家拍照的時間,筆者也不例外。藉機問他曾否看過香港的警匪類型片,Rankin說他也聽過周潤發吳宇森

 

我反建議他看看杜琪峰PTU,因為當中好警察踩過界的劇情,跟Rebus有些相似,但恐怕大作家都是聽得一頭霧水。他只着緊地解釋他在簽名旁的留言: “THE DEVIL HAS ALL THE BEST TUNES" 是蘇格蘭的諺語。

IMG_0284

Ian Rankin visits Hong Kong

美中不足的是,參與聚餐的數十人中,絕大部份是白人,也有少許南亞人和黑人,但本地人只有幾個人,且多是與西方人伴侶同伴。參與者中,不乏如中電、太古的老外高層、御用大狀、身居梅窩的紐西蘭人等等。或許,與聚餐的價格有關吧。

Standing in Another Man’s Grave


Ian Rankin (藍欽)還是要讓 John Rebus (雷博思)復出。然而,這名蘇格蘭的悍探在上集 Exit Music 結束時已告退休,怎樣才可安排他重新查案呢?結果,作者安排了一個由退休警探組成的「陳年懸案組」,讓 Rebus 可以重返愛丁堡的警署。

一向特立獨立的 Rebus 自然是死性不改,繼續與警隊內各個權力象徵弄得劍拔弩張。同時,他的獨有觸覺,也教一眾只懂依本子辦事的警隊成員汗顏,無論是陳年懸案,還是連環殺手凶殺案,都憑他的靈犀一點,找到破案關鍵。

這不會是 John Rebus 系列最出色的作品,但作為重出江湖之作,令書迷津津樂道的元素都應有盡有了。

延伸閱讀:

http://uisgebeatha.pixnet.net/blog/post/48104156-【閱讀心情】standing-in-another-man’s-grave-by-ian-r

好書推介: 《廣州語本字》


想知道廣東口語俚語怎麼寫,但卻一直苦於無法找出出處。

 

原來早於民國初年,晚清舉人詹菊人已經尋根究底,為廣府話不少詞語找出處,完成《廣州話本字》一書的草稿。無奈因時局動盪,出版一拖就是六十多年。詹氏侄孫詹德隆於廿世紀末主持中文大學出版社,才能贊助出版,圓先輩的夢想,也為我們廣東人,留下一個至今最完整的方言紀錄。

《廣州話本字》共四十二卷,收錄一千多條廣府話詞句。精裝本於1995年出版,平裝本於2007年出版。為盡得原著精髓,書本是原手稿的影印本。

Exit Music


蘇格蘭小說作家蘭金(Ian Rankin)的暢銷小說盧布思(台灣譯法,即John Rebus,另一譯名是雷布思)督察系列,終於到了最後一回﹣﹣Exit Music

 

由於盧布思已到了六十歲,亦即蘇格蘭警隊的退休之齡,因此偵探再驃悍也要退下。不過,蘭金又怎會讓盧布思平淡地隱身台前,在退出前他還要引發連場高潮,令這次退休發出隆隆巨響。

 

故事亦鎖定在盧布思臨退休前的十多天,即2006年11月15日至11月27日。悍探就快退休啦,大壞蛋Big Gerr仍在風流快活,徒弟Shiv Clarke卻有點躁動不安,這幾天常要頂咀,好像要證明她沒有他也行。

 

警匪世界之外,俄羅斯的油元湧入正在鬧獨立,對海外資金垂涎的蘇格蘭。另一邊箱,俄羅斯的政治犯也在英倫這個法治國度尋找政治避難所。小說就是在這個背景下展開。

 

一名俄羅斯詩人被人殺害,死前替他的詩歌朗誦會錄音的錄音師又離奇地被燒死,嫌疑自然落在來蘇格蘭「投資」的俄羅斯油商身上。至於盧布思,又會把案件連到死對頭。

 

油元吸引,蘇格蘭的獨派政客都爭相巴結。區區一名督察跑去「滋擾」貴客,自然又被權貴排擠。一哥甚至下殺手攔,將盧布思停職。Big Gerr此時約盧布思單獨夜會,但之後卻被人重襲昏迷,令盧布思又再一次成為警方的疑犯。

 

最後,一如上幾回,驚天大陰謀原來只是想當然,一切又回到平凡的情殺、仇殺。至於盧布思就終於擁抱科技產品,改用iPod來聽他的Exit Music.

 

個人而言,我比較喜歡前作 The Naming of the Dead. 盧布思系列的政治元素只是虛招,蘭金始終沒有將他的蘇格蘭小說變成政治小說,盧布思只是結結實地站在一個警探的水平上,去了解蘇格蘭怎樣運作。

The Naming of the Dead


2005年7月第一個星期,對於英國的蘇格蘭人來說,肯定是一個難忘的星期。G8﹣﹣八國峰會選擇在蘇格蘭舉行,世界各地的示威者把焦點鎖定在消滅貧窮,發起連串示威,愛丁堡尤如街頭戰場。同時,英國申辦2012年奧運成功,恐怖份子卻在倫敦發動炸彈襲擊。

Rebus的美麗女沙展Shivhan Clake接手一宗連環兇殺案,似乎有連環殺手連環殺死三名性侵犯案慣犯,但兇案現場卻是G8峰會的會議場所,國安部門、警隊高層要她靜待峰會過後才調查,但從不守規距的Rebus和Shivhan那肯罷休。

同時,一名國會議員懷疑自殺,但Rebus卻懷疑另有別情,再與高層發生衝突。Shivhan的母親參加示威被襲,她決意要找出逞兇的人,不惜任何代價。大壞蛋Cafferty與地方議員的鬥爭白熱化,Rebus與Shivhan又給捲入其中。

多線的故事發展、妙到亳顛的精煉對白,個人認為是Black and Blue之後的傑作。Shivhan為了還受傷家人一個公道,令人想起The Hanging Garden裡的Rebus。她似乎成為了迷你版的Rebus,但道行尚淺的她,能否如她的師傅般,可以跟Cafferty周旋?

這是Rebus系列的尾二一部作品,即將出版的一本就是他60歲退休前數天的生涯。但Rebus的孤獨、狠勁和爆炸力,愛丁堡警隊中又怎能再找到第二人?

Angels and Damons


遲係遲D,但終於看完了丹布朗的《天使與魔鬼》。

丹布朗不是小說家,說他是一個《奪寶奇兵》式的編劇還要似一些。
當然,《天使與魔鬼》和《達文西密碼》資料搜集極之詳盡,情節又
極之豐富,可說是高潮秩起,但人物的刻劃太平面,沒有深度。唯一
的額外價值是作為為二流的美國電視劇,或B級荷理活電影提供改編
劇本的素材。

《天使與魔鬼》本身,開首一段沒有太大驚喜,而且講述暗物質一段
太悶。中段就最精采,尤其是尋找光明之路的一段,我想Bernini 泉下
有知,都會被作者激到彈起。可惜,最後約一百頁實在太跨,最後的
twist 更加有點「夾硬o黎」,有尾大不掉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