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Sport

香港高爾夫球公開賽又要打附加洞


「雨傘運動」波瀾狀闊,但粉嶺偏遠一角,又一年靜靜地舉行了香港高爾夫球公開賽,場上一切如常般寧靜而井并有條,彷彿像遺世獨處的桃花源淨土。結果一度態勇的安哲羅基爾在附加洞賽慘吞柏忌,將冠軍拱手相讓給亨特。勝利再次屬於經驗與平穩。

「雪卡占」腹瀉失威

一如既往,大會在宣傳上找來了名氣最大的高球手做宣傳,今年的主角是四屆冠軍,衛冕的占文尼斯和南非的名將艾斯。其實兩人都已屬老將之列,當時得令的一流高手都沒有來。輿論難免歸究於過去兩年沒有冠名贊助令獎金減少。

「雪卡占」今屆失威,完成第一輪兩天比賽後即被淘汰。他抱怨說賽前食海鮮弄得自己食物中毒,比賽第一天全天肚痛腹瀉,影響了成績。第二天身體好了點,但也沒法重拾佳態。

本土球手的發揮也不理想。首兩天比賽後全數出局,無緣進入第二輪的爭逐。

艾斯只做了一日英雄

艾斯吸引大批球迷觀賽

艾斯吸引大批球迷觀賽

大名鼎鼎的艾斯以四十五歲之齡今屆來港角逐。第二天他一度成為當天的領先者。當時,心中暗暗為他着急,皆因第二輪比賽還未開始,這麼早就領先,死怕難以維持。果然,進入第二輪比賽後,艾斯兩天都表現反覆。他解釋是自己臀部有傷。

在場觀眾卻不理會他的狀態如何,仍然有最大批的觀眾隨着他一個球洞又一個球洞走,一直觀摩這位高球名星的風采。數以百計人群如此登山落谷,場面何其壯觀。

澳洲幫發圍

今屆多名澳洲選手錄得不錯的成績。在成績最好的十一名球手中,三人來自澳洲。

第二天突然冒起的是名不經傳的廿一歲澳洲新星Cameron Smith,就連《南華早報》的記者也說不認識,急忙在網上搜尋他的資料,方知他在袋鼠國最被視之為明日之星,被寄與厚望。雖然他在之後表現回落,但似乎他還是得到不少本土球迷喜愛,有球迷爭着跟他拍照。

第二輪比賽的第一天,就輪到另一澳洲球費沙(Marcus Fraser)發威,成為周六的領頭羊。不過,最終的勝利者,卻是年屆四十一,從未在歐巡賽奪標的亨特(Scott Hend)。

這位上屆澳門公開賽冠軍,在今屆香港公開賽中一直表現理想,守着有利位置。完成第一輪比賽後,他排在第三位。經過第二顁的第一天,他晉升至第二位。最後一天,唯一能跟他爭逐的,只有突然神勇菲律賓的球手安哲羅基爾。

經驗與平穩之勝利

安哲哲羅基爾在最後一天,於十八個洞中取得七隻小鳥,可謂勇不可擋。亨特在最被也有些失準,慶幸他及時調整,全日抓到五隻小鳥,更重要的是在最後九個球洞,沒有失誤,而且全日五隻小鳥中有三隻都是在最後九個洞中取得。結果,亨特與基爾要鬥到附加洞才能分出高下。

今屆的附加洞賽有點反高潮。沒有2008年林文堂大鬥麥爾萊的扣人心弦;也不像上屆占文尼斯在關鍵時刻抓下小鳥的神來之筆。基爾在關鍵時刻失準,結果亨特毋須突出表現就可以在最後關頭戰勝對手,久經沙場的他終於得償歐巡賽冠軍的滋味。

亨特雖然沒有占文尼斯和艾斯的星味,但勝在穩定,終能在對手失誤中取得勝利。

連續兩屆的比賽都以附加洞決勝,似乎都是富有經驗者勝出,看來粉嶺高球場特別有利這類型選手。

延伸閱讀:仍然精采的香港高爾夫球公開賽 (31/12/2013)

仍然精采的香港高爾夫球公開賽


(原載於《信博》2013年12月31日)

 

在各種風風雨雨中,香港高爾夫球公開賽終於在本月初完成。儘管今屆缺乏球星,但賽事峰迴路轉,最後三強要鬥到以附加洞決勝負,「雪卡占」占文尼斯(Miguel Angel Jimenez)成功抓鳥,力退近況大勇的泰國球手米沙屈(Prom Meesawat)和鬥志昂揚的威爾斯球手曼利(Stuart Manley),成功衛冕。

為期四天的賽事,最初表現突出的球手,不少在第二天已經打回原形,包括一眾中國球手和被譽為高球神童的關天朗。兩天賽事後,中港台可以入圍的球手只是寥寥無幾,而且都只是勉強入圍。

反觀衛冕冠軍的「雪卡占」占文尼斯,在第一天只打出標準桿70桿,排在亳不顯眼的的44位。第二天以低標準桿3桿的67桿,升至第14位。入圍後,這位三屆冠軍得主開始「入局」,打出低標準桿的65桿,排名急升至第4位,重新成為爭標份子。

決賽當天,一開始時是由之前一天領先的曼利帶出。不過,他旋即被在菲律賓公開賽表現不俗的米沙屈和占文尼斯追過。占文尼斯打出低標準桿4桿的66桿,與泰國的米沙屈平頭第一。

落後的曼利處於下風,在最後一個洞時,小白球更是在果嶺之外,瀕臨出局邊沿。陷於絕境之際,只能期盼以切桿力挽狂瀾,而奇蹟竟在此時出現。該記切桿不止把小白球送回果嶺,小白球還慢慢地流入洞中。當球還未進洞時,這位威爾斯球手已興奮得振臂、跳起、高呼,而他亦憑這一桿得以追平米沙屈和占文尼斯,得以參加附加洞的決戰。

附加洞的對決,盡顯這位三屆冠軍的王者風範。亢奮的曼利一桿幾乎打進觀眾廂座,雖然切桿將球打回綠嶺,但優勢盡失。泰國選手亦只是表現一般。此時占文尼斯不慌不忙,平穩、冷靜、精準地推桿,打出一記漂亮的小鳥,力壓兩名對手,成功四奪冠軍,平了台灣名宿謝永郁的紀錄。

這位老而彌堅(二十次歐巡賽冠軍,其中十三次均在年滿四十歲之後奪標)的高球好手,克服了年初滑雪斷腳的傷患,並再次打破了最年長歐巡賽奪冠的紀錄,也為此項公開賽再添一章新的傳奇。

球場夠鐘即驅趕


2010/4/30
明報 C20版,體記阿妹

周中南華於亞洲足協盃分組賽吸引近萬人入場,讓臨近季尾的本地足球進入高潮。 不過世界盃將至,久未收看外國足球的阿妹都要抽空準備,頭炮是每逢周六推出的世界盃育成教室,請求多位本地名將示範決賽周列強的球星絕招。 像「 山sir」山度士及「和哥」李健和身經百戰,要他們美斯「上身」,當然沒有難度,不過最令阿妹苦惱還是場地問題。

眾所周知香港球場不足,不少甲組球員練習超時亦惹來職員驅趕,那怕是東亞運金牌功臣及「和哥」也「冇面畀」!

阿妹早前乘東方青年軍練習,邀請和哥示範招牌底線傳中秘技,當場地大鐘搭正90分鐘節數完結時間,阿妹剛好完成採訪,和哥與一班小將準備收捨行裝離開,場地職員嬸嬸已急不及待走入球場催促。又如日前阿妹造訪大中操練,剛好當日跑馬地須於5時封場準備夜馬,大中眾將完成操練在場邊「cool down」,場地職員已透過揚聲器高聲趕客,有人語氣不甚禮貌,難怪和哥不時慨嘆當今小將即使有心苦練加操,香港的環境配套卻淋熄這團火。

政府早前推出足運改革報告,決心重振香港足球聲威,成效決非朝夕可見,改善場地配套卻是刻不容緩,阿妹但願政府部門絕非得個講字。其實香港球員並不貪心,一個不用給職員驅趕的足球場,更勝獎金津貼。

4個球場與5個球場


成報
24/4/10
韋基舜

經過1967年騷動後,港英政府認為發展體育,可以凝聚市民歸屬感,便設立康體局,由當年輔政司黎敦義擔任主席。

70年代中期,由香港賽馬會撥款,成立「銀禧體育中心」,從英國請來一位行政總裁,專責「銀禧體育中心」運作。

這位來自「祖家」的行政總裁,上任後提出第一個建議是發展重點首要體育項目(Major Sports);培養精英,而當年的重點首要體育項目是足球。

可是,從「銀禧體育中心」開始,及至如今之改名「香港體育學院」(體院),足球項目一直做不出成績,更被剔出體院精英項目之列。試想一下,有資源尚且師老無功,難道由足總或屬會開辦足球學校會成功嗎?

《推動本地足運顧問報告》中談及場地問題,認為應該多建造人造場地。

記得,我仍是康體發展局成員的時候,我一士諤諤,提出現有由政府管理,租給市民使用的足球場,應該採用人造(像真)草。但我的建議受到圍攻,並捧出專家報告,指稱我的建議行不通。

後來,我出示2003年國際足協給予全世界所有屬會的一份文件,公布接納人造草場為正式比賽場地,本港才開始發展人造草場。

現在,專家在《報告》中講及場地要用第三代人造草。查實,政府只須諮詢各人造草供應商,了解哪一類人造草最適合用於香港場地,毋須花錢請專家提出用第三代人造草,因為有可能接納這建議時,第四代人造草已面世。

《報告》認為要興建多個足球場。香港足球落後,並非缺乏場地。當年「銀禧體育中心」,全盛時期有4個足球場,聘用多位教練,何以後來改名「香港體育學院」後,足球項目卻被踢出精英贊助項目之列。

現在,有人建議在將軍澳興建5個足球場。當年「銀禧體育中心」有4個足球場,也做不出成績,難道多了1個球場,便會有驚人突破?

取諸足球用諸足球


成報
11/4/2010
韋基舜

1955年,「香港華人足球員聯誼會」(球人祠堂)成立,九巴「蔡大哥」蔡惠鴻兄任會長,我與黃榮萱先生、霍英東先生為副會長。主席是「警察」隊「小白兔」區志賢兄。

「蔡大哥」出任首屆會長後,繼而是黃榮萱先生。到了第三屆,重任交給我。當年「天天」足球隊參加足總乙丙組賽事,我是「球人祠堂」第三位會長,也是現役球員。

「球人祠堂」自置會所於銅鑼灣禮頓道希雲大廈頂樓,面積2000餘呎,設有大禮堂、辦公室、水吧及天台花園。

「球人祠堂」以謀取退休及現役華人足球員、球證之福利為己任,薪火相傳。

香江球事,「精工」無敵,自動退出甲組聯賽,傳為佳話。

「精工」班霸的創立,源於當年泰國「稅關」足球隊來港比賽。本港「精工表」總代理「通城公司」少東、泰國華僑黃創保兄盡地主之誼,賽後設宴款待。

宴罷,「保哥」請我到黃府談天,說是想搞一支足球隊。我見他這麼有興趣搞波,便介紹退役名將「新馬仔」陳輝洪擔任球隊教練,體育版編輯「李又滋」黎振出任球隊公關。

球隊組成冠名「精工」,參加足總賽事,由丙組開始,未幾便升上甲組,成為甲組班霸。早期,我是「精工」足總的代表。

現在,香港足球總會囊空如洗,特區政府提出甚麼改革條件,也要逆來順受,俗語謂之「冇發言權」。

但是,厚厚的一份《推動本地足運顧問報告》,卻沒有講及為甚麼近年來,本地足球賽事入場觀眾稀少。

我認為,此事與香港馬會開辦足球博彩有關。

足球博彩合法化後,電視台每天也現場直播一些馬會接受投注的外國賽事。但是每個球迷的工餘時間、精神有限。一個人每天花4小時睇兩場波,應付不來,便會選擇觀看可以投注的電視直播外國賽事。

香港馬會既然每年的足球博彩,也有豐厚佣金收益,理應由「慈善基金」,撥款支持發展本港足球運動。

英雄所見相同


成報
10/4/2010
韋基舜

早前,我在網上看了香港特區政府,聘請顧問公司撰寫的《推動本地足運顧問報告》。為此,我在3月23日起,一連7天在這專欄,行文評論此《報告》;及香港足球運動存在的問題。

3月27日,成報「香江倒後鏡」版以「推動全城復興足運」為主題,訪問香港足球總會前主席余錦基兄,談論本港足運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談及政府與足球運動的關係及政策時,余錦基兄鄭重提醒特區政府:按照國際足協條例,FIFA嚴禁會員所在的政府干預當地足球總會運作,去年澳門足總被罰暫停會籍及禁止參加國際賽事各半年,便是最好的一個例子。

至於《報告》中提的「既得利益者」一事,余錦基兄直斥其非,余兄感觸良多,形容目前香港足球有如「乞兒兜」,何來利益?最多是出出風頭而已,歷年以來,搞波全是出錢出力。

余錦基兄肺腑之言,圈中人為之動容。

我在上世紀50年代已經搞波;做「班主」,1958年出任東華體育會主席。東華體育會由一些志同道合的「東華三院」前總理組成。我擔任「東華」主席這一年,適逢「東華」足球隊升上甲組。歲月如梭,我應該是這年代起搞波,碩果僅存的「波士」。

余錦基兄在接受訪問時,講及由香港球星組成的「中華民國」代表隊。記得,1959年亞洲盃足球初賽,在菲律賓馬尼拉舉行,我是中華民國代表隊領隊,「球王」李惠堂任教練。此役,在「小白兔」區志賢兄的《五十年代香港足球》一書中亦有敘述。這年代,香港球星如雲,「四條煙」「香港之寶」姚卓然、「肥油」何祥友、「牛屎」黃志強、「莫牛」莫振華,是票房保證。

1959年,「拚命三郎」張金海之子,年方18歲的「東華」球員「阿香」張子岱,冒出頭來,受到《英文虎報》體育記者、《麗的呼聲》英文台足球評述員,筆名《麥他維殊》的史龍先生賞識,由他自掏腰包送「阿香」張子岱往英國;安排在剛降落乙組的「黑池」球會受訓。一年後,「阿香」重返香江,球技大進,成為60年代本港最佳正前鋒,獨當一面。

國際足協章則


2010年3月29日
韋基舜

《推動本地足運顧問報告》建議舉辦一個「職業聯賽」。請問,這與現有的甲組聯賽有甚麼分別?

香港足球從「半咖啡」過渡到職業足球,已有四十多年,竟然不符合「亞洲足球協會」標準。這個「標準」,是不是亞洲國家、地區各個屬會也不一定要遵循。

《報告》講及本港足球發展,提出改組後香港足總的足球主任;負責社區及學校足球運動發展。顧問公司編製這《報告》,知否本港有個香港學界體育聯會,負責發展推動包括足球項目的所有學界體育。現在要足總的足球主任「越俎代庖」,有沒有諮詢過香港學界體育聯會。

誠然,現在香港足總匱乏囊澀,正所謂「人窮志短」,只能俯首聽命。但香港學界體育聯會行政及財政也不存在問題,為甚麼要歸你管?如果政府認同這建議,則置香港學界體育聯會於何地?何來公平、公正?

冷戰年代,共產主義國家的體育運動,由國家操控,干預國際或個人項目的運作及勝負。

但現在,由國家操控,干預體育已行不通。近年,有個別國家或地區體育總會由政府操控,事情曝光後,馬上被相關項目的世界國際總會暫停會籍,直至有所改善,才恢復原來會籍。

《報告》洋洋灑灑,長篇大論。將來一旦通過,這個「改變機構」,未知是交由政府管理;或還是由香港馬會管理?

香港馬會主旨是發展香港賽馬運動和各種合法博彩,向政府提供稅收。如果將來參與管理本地足球運動,是否違背了成立時的章程?

如果「改變機構」,交由政府管理,換句話說是由香港特區政府搞職業足球。簡單一句,就是「政府搞波」,這有違國際足協章則,香港足總有可能會面對暫停會籍處分。

此外,如果政府接納這份《報告》,特別照顧一個體育項目,港體協轄下有幾十個體育總會,今獨寵足球,其他項目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