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TV

Big little lies — 單一懸念勾起一季劇


由多位美艷中女明星坐陣的美劇 “Big little lies",是一齣以生活富足美國中產已婚婦人的戲劇。幾位女角各自擔起幾條主線,包括單親母親的問題、家暴問題,以及面對前夫和子女青春期問題。無錯,並不是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900x900bb

材料雖如家常便飯,但編導卻以一宗兇殺案為引子,然後忍到最後一集才揭曉答案。就是依靠這個懸念,帶出各位主角的故事,也吊吊觀眾的胃口,引發追看的意慾。

 

這手法在 “Desperate Housewives" 已見過,更早的可追溯至經典美國電影《大國民》。那是以報業大亨之死,帶出他一生的故事。

廣告

再論《翻生武林》 - 突破框框的弑君結局


(按:內含大量劇透)

d081081830-copy-640x350

想不到《翻生武林》竟以弑殺壞皇帝,然後更新皇帝講數,最終令武林人士得到真正的自由。這突破了一貫以來港產古裝劇「清君側」的傳統迷思,作惡的不止是蒙蔽皇上的貪官污吏,惡政的來源直接源自專制獨裁者,必須殺之方能根治。

 

港產古裝電視劇,通常都會將處境設定在山高皇帝遠的小鎮,一切罪惡只因貪官污吏,結局只要下情上達,賢明的皇帝一道聖旨,含冤就可昭雪。又或是,即使處境是帝都或後宮,皇帝的形像是朦朧的,或是軟弱的,一待正義曙光戶現,亂臣賊子服法,公義就得以伸張,例子有《刀下留人》和《金枝慾孽》。

 

這種設定,可能承傳自粵劇慣常的處理,也反映了香港這個位處南方邊陲港口的庶民情懷,就連電影界也是如此,諸如徐克的《七劍》。

 

《翻生武林》的水平未至於神劇,只是不落俗套,勇於突破常規。製作仍是沿用至少三十年不變的邵氏片廠模式,在今天影城當道的時代,已顯得落後。劇情細節也不是精緻綿密。

 

不過,劇集中借古諷今,處處抽水,十分過癮。此點前文已述。其實,到了孔雜(鄭子誠飾演)混入東廠,呼籲隱世英雄「覺醒」,大喊「我不能叫醒裝睡的人」,則有點過火了。這種將近年流行的網絡用語直接抄襲作對白的做法,在2014年後的電影電視創作中並不罕見,但直接抄襲是懶惰的做法,而且白描的作法藝術水平也低。或許,現今的創作人都迫切地要做政治宣示,沒有耐性將訊息暗藏細節。幸好《翻》劇是在一個借古諷今的外衣下,未至於《選戰》那麼直白。另外,孔雜在古裝劇中不斷絮叨粵語流行曲歌詞,也很有趣。

 

《翻》劇中段變成前武林盟主任我飛(姜大衛飾演)與東廠提督仇不群(王智賢飾演)的爭鬥,影射抽水變得暖䀲不明。原代表建制的仇不群由奸變忠,更自揭閹人(影射建制被政治去勢?),而代表反抗的任我飛卻城府甚深,口蜜腹劍。唯有象徵做順民保命的玉嬌鳳(簡慕華飾演)貫徹始終。

 

本來以為《普善真徑》的武功有什麼弦外之音,但那任戾氣為祥和,以及心心相印,卻又不似影射「愛與和平」。

 

幸好,當皇帝(于洋飾演)出場時,挽回悶局。任憑武林盟主任我飛武功如何蓋世,當他從秘道偷入皇宮後,連運功也來不及,就被御林軍數十枝火槍制服。然後,皇帝軟硬兼施,彈指間就將本來對皇帝恨之入骨,誓要勇武抗爭的武林盟主招降收編,心甘情願地做朝廷䳸犬。

 

正正是這一幕絕不保留的諷刺,讓劇破格而出。

 

最後,自知命久矣的仇不群絕地反擊,弑君、求死,自我犠牲成全武林的終極解放,更是妙不可言。劇終墓前對話一幕,是港劇難見的優秀收筆之作。

 

**************

 

後記:

可惜,可能是商業元素考慮,玉雲龍和仇在心還是要以大團圓結局作結。更可惜是,收視率給同期的《果欄中的江湖大嫂》比下去,證明反斗創新的劇本,在商業上難以與「明星效應」競爭。另外,陳凱琳在此劇的表現雖漸趨自然但仍然吃力。她的眼睛太大太黑白分明,眼白太多卻連一絲紅根也沒有,眼中缺少一種煙雨迷濛,對演員來說是一種先天上的缺陷。

《翻生武林》- 鬧劇裡的政治影射


翡翠台新劇《翻生武林》是一齣典型的大台古裝胡鬧劇,劇中處處作出近乎明目張膽的政治影射,為飽受自我審查低壓氣氛的影視圈,送來一絲清風。

 

劇集剛播出的十集,故事還有一半,但已有多處十分明顯的政治影射:「東廠」影射「中聯辦」、「武林五大派」影射「建制派政客」、「英雄名冊」影射「建制陣營」、「恩賜丹」影射「政客的痛腳」、「青山派/正義聯盟」影射「反對派」、「忘憂散」影射「粉飾太平」、「新晉英雄」影射「西環契仔/契女」、「武林盟主選舉」影射「特首小圈子選舉」,還有「隱世英雄登記」⋯⋯

 

一個被東廠控制的武林,歸邊的門派都要列入英雄名冊,不願歸邊的門派被打成亂黨。歸順門派中人個個要食恩賜丸,化功備受控制。劇中人反抗當眾揭露真相,卻被東廠大放忘憂散洗去記憶。另外,新晉英雄撰拔和武林盟主選舉,結果全是東廠說了算。這種已是畫公仔畫出腸式諷刺當下政局。或許,當今時勢,比鬧劇劇情更加荒誕。

 

劇集還有一半,會否虎頭蛇尾還未知。此刻,皇帝的形像仍然是模糊的。香港的古裝電視劇往往都有一種山高皇帝遠的庶民情懷,皇帝是遙遠的,也是被寄與厚望的,黎民百性盼望有天下情上達,終能驅除奸臣亂黨,然後天下太平。

 

這種「清君側」的盼望,處處見於古裝劇中。其實,這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為何有貪官污吏?也許,正正是上樑不正,下樑才歪。史書上的皇帝,大都是昏庸的。

(按:喜歡此文,可按下列社交媒體按鈕,以廣流傳。謝!)

從路易士偵輯檔案看ViuTVsix


ViuTV英文台ViuTVsix啟播已近一年,而一連九個季度的英國ITV劇集《路易士偵輯檔案》(Lewis)亦已播畢。這部舊派英倫偵探劇集在香港無聲無息地播畢,吹不皺一湖池水,是否正在說明英語電視台在香港的命運?

inspecteur-lewis

Lewis 督察(左)與 Hathaway 沙展

雖然電視台標榜播放一連串的美國HBO頻道劇集,但這個英文台也播放不少英國ITV和BBC的節目。除了《路易士偵輯檔案》外,也有還在播放的《糕下立見》(Britain’s Best Bakery)、《橫財路》(The Syndicate)等等。

 

《路易士偵輯檔案》以英格蘭牛津為背景,是另一齣偵探電視劇的分支,故事講述牛津警隊路易士升為督察後和他的沙展拍擋Hathaway處理的謀殺案。故事以傳統的「誰是兇手?」為主題,每集以不同處景講述探員如何抓捕一個又一個學富五車的知識份子謀殺犯。

 

英式作風,跟明珠台常播的美國劇集風格大異。美國人推崇個人英雄,無論是現正播放的《律政狂牛》,抑或年前的《心計》(The Mentalist),還是比較輕鬆的《賈神探》或《神探阿蒙》,都是天賦異禀的非一般個人英雄。要不是天生才智過人觸覺敏銳,就是掌握神乎其技的科學技術如讀心術、操控陪審員技術。

 

路易士則只是個尋常的兇殺組偵探,也沒有如美國人那樣會借助測謊機、讀心術、隌審員操控術等叫人眼花撩亂的戲法,而是憑着推理、盤問技巧,加上少許法證、科學鑑證的幫助,即能破案。戲劇的魅力還原回戲味、懸疑和人性上。

 

或許,新英文電視台的價值,就是本地觀眾帶來更多不同選擇。即使,那些不是太時髦的選擇。事實上,無論是轉播HBO或ITV,不少都是已有十年歷史的舊劇集。看《路易士偵輯檔案》尤其有趣的是,從第一季2006年起至第九季止,手提電話的款式幾度變遷,從非智能手機,經歷藍莓到蘋果,可謂滄海桑田。像《路易士偵輯檔案》的牛津和《刑警雙雄》(True Detective)第一季的密西西比,也可讓本地人看到美國東西岸以外的風土人情。

 

不過,這些都是舊劇。現今訊息發達,收費頻道可以即時收看美國的HBO和Netflix的新劇如《權力遊戲》和《王冠》,免費英文電視台除了讓極少數的戲迷可以溫故知新,再多一兩個本土英語時事清談節目Weekly Re-Viu外,似乎已沒有多少人在意了。也難怪,有人會嫌英文電視台太多了。

 

其實,與其播放一些明珠台和國際台已經播放的舊劇如《人在江湖》、《醫人當自強》和《Closer》,何不借助同系收費電視的法語頻道,取其法語電影或節目(當中不少已有英語字幕),於免費的ViuTVsix上播放,讓大眾開吓眼界?反正,也沒有什麼收視壓力呢。

 

(完)

降魔的、短暫的婚姻、迷 — 2017年度三齣優秀港劇


2017年,香港的電視劇有回勇的跡象。雖然論說故事的形式沒有多大的突破,戲劇在藝術創造和譜寫時代等範疇也沒有什麼劃時代的突破,但一齣人生哲理劇(《迷》)、一齣言情小品(《短暫的婚姻》)和一齣時裝奇幻伏妖cult劇,卻做得用心,在一眾流水作業的港劇中鶴立雞群。

2017101111145754745

無綫哲理流類型劇佳作

 

》在早前已撰文寫過了。此劇無論從構思、母題、三綫發展的敍事結構、各個主要角色都扣緊母題等,都是港劇中少見的手法。網上有指此劇與監製王心慰1990年代尾的前作《第三類法庭》相似,但其實兩劇在各方面都很不同。此劇一大敗筆是找來鄭家穎當男主角,而鄭星味太重,實在不似劇中但求無過的小警察。如果改由韋家雄先生一類的演員來演,效果應更好,可惜商業上來說,找個英俊小生還是比較有保證。

 

Viu TV 小資言情小品的里程碑

 

《短暫的婚姻》這齣在Viu TV放映的短篇劇,其商業目的很明顯是為歌星陳奕迅造勢,但意料之外是這齣近似電視電影的劇集卻出奇地優秀,簡直就是陳奕迅的《花樣年華》,更為Viu TV的「小資言情路線」立下了里程碑。

 

跟《花樣年華》一樣,故事也是以兩對住在隔鄰的已婚夫婦的婚外情為主線。沒有王家衛的對倒式處理、沒有張叔平的精緻旗袍、沒有戲中戲的巧迷設計和疑幻似真地報復另一半的刺激情節,但舒緩的節奏、細膩的情感牽動,以及在心動與現實之間的矛盾和內心掙扎,卻是在近年節奏過於明快、金句和衝突場面近乎疲勞轟炸的港劇中的奇葩。

 

此種風格,其實在Viu TV一眾言情小品如《瑪嘉烈與大衛之綠豆》、《三一如三》、《瑪嘉烈與大衛之前度》中均見。不過,此三齣劇集篇幅相對長,而偏偏故事的內容卻承載不起這麼長的篇幅。個別看數集,或許如看到一篇優異短篇散文小品,但匯之成一齣長劇,卻像累贅而不斷有悶場的長篇小說。幸好,<短暫的婚姻>只有5集,長短恰到好處。

 

Viu TV路線與HKTV不同,後者的創作人員可能急欲掙脫舊公司的創作禁區,於是大走「言志路線」,透過創作談中港矛盾、談選舉、談新聞自由、談性生活、談老人困境……。Viu TV卻多拍文藝言情小品,而且劇中人物,無論是毋需供樓駕的士逍遙自在的司機、酒吧老闆娘、家住何文田的喪妻投資銀行家和律師妻子,多是小資中產者,可以毋需憂柴憂米,也毋需控訴社會,專注在他們的感情生活。猶幸,《短暫的婚姻》秉承港產愛情片現實主義的傳統,沒有炮製韓式浪漫和完美情人,努力地刻畫幾個香港人在現實處境下的個人掙扎。

 

牽動情感處處釋懷的Cult劇

 

至於被受網民熱捧,並成為熱門搜尋關鍵詞的《降魔的》,則是大台難得一見的時裝奇幻降魔伏妖劇種佳作,也是在亞洲電視《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系列後,此類型劇目最佳的作品。簡而言之,此劇主旨是:生死隨緣放下,正邪誓不兩立。

 

此劇的劇本寫得好,伏線佈置得好,令感情位爆發時特別牽動觀眾情緒。全劇滲出一種對生死釋懷的態度,無論是力哥力嫂和龍貓的往生極樂、石敢當的慷慨就義,以及貝貝娜的蒙難,都或明或暗地展露出一種佛理的角度。這又恰恰對照着近年大台的一些人生哲理流劇集。反而,劇中後段不壓其煩地解說男主角如何從一個普通的士司機覺醒為現代降魔俠有點過份露骨,而且也只是沿着《蜘蛛俠》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套路來走。

 

平情而論,這齣「降魔俠得道記」,視野和氣魄仍及不上《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系列。後者盡攬中日神怪故事、希治閣電影情節,甚至後來上溯女媧伏羲,旁引地藏、觀音、如來佛祖,形成龐雜的世界。不過,《降》的故事似乎仍留有餘筆,且看電視台會否再支持這制度外的創作,讓創作人繼續發揮了。

 

「北水」湧至,點擊率的掘起

 

2017年,除了上述三齣劇集外,港劇還有另外兩個值得注意的事件。首先,無綫電視終於決定放棄收費電視項目。砍掉這個如今已是過時的燒銀紙項目,如果此舉令電視台可有更多資源重投劇集或節目製作,那對觀眾來說是好消息。儘管,金錢不代表有好質素,但金錢卻令製作有更充裕的資源做好製作。

 

另外,是點擊率的掘起。網劇《反黑》大受好評,以及《不懂撒嬌的女人》、《盲俠》和《使徒行者2》成功接通內地「收費」網劇市場,點擊率動輒上億,可以預見隨着時裝劇在內地市場的開拓,香港的劇集製作將會注入「北水」元素。

 

據聞,《反黑》30集製作費達6千萬元,較《使徒行者2》的30集5千多萬元製作費,有過之而無不及。這跟過往無綫60至80萬一集電視劇,甚至港視100萬一集的製作費相比,都是倍數的增長,但跟外國劇集相比,仍然相距甚遠。拍攝電視劇是燒錢的遊戲,韓劇如《太陽的後裔》等製作費超越500萬元一集,美國收費電視頻道Netflix的The Crown更據說一季耗費過億美元。單靠香港本土免費電視市場,製作難以競爭,唯有開拓境外。不過,當港劇逐步倒向「北水」懷抱,有是否只有利而沒有弊呢?

迷 ─ 哲理流劇集又一佳作


剛剛播放完畢的電視劇《迷》,是今年以來最有心思的一齣電視劇。此劇集主題構思別出心裁,圍繞人性中罪與罰作母題,可歸類入《師父‧明白了》、《愛我請留言》、《刀下留人》等一眾探討人生哲理的電視劇。近年似有一群電視製作人往人生哲理的命題說故事,逐漸匯聚出一股「哲理流」的港劇劇種。

吳肇銅雷秀蓮任編審的《迷》,圍繞着「迷」這個字,探討普通人因執迷、迷途、迷戀、財迷心竅、陷入迷陣而犯下錯誤,以及犯錯後如何抉擇。是悔悟知返重踏正途?還是執意掩飾意圖蒙混過關?

劇中以警探、新移民和記者三個主線人物的發展交織出這個在港劇中別樹一格的劇集。警探不是傳統英明神武的警探,雖然他也心思慎密,但卻是個凡事明哲保身,回到家裡就被女友吃定了的香港小男人。他的晉升也是誤打誤撞,憑一點小聰明和運氣使然。新移民則是典型的社會低下層小人物,雖笨拙戇直但本也活得光明正大。無奈誤交損友,一次爆竊卻令他越陷越探,不但惹來殺身之禍,更淪為通緝犯要四處躱藏。記者本是揭露黑幕的行內名家,但面對女兒、再婚丈夫和職場壓力等多方煎熬,一步一步被金銀財帛的誘惑和復仇的心魔所蠶食,逐步墜落為滿腹心計口蜜腹劍的狠毒婦人。

不單止上述主角,劇中角色都不是完人或傳統戲劇中的英雄,他們是你我一樣的普通人,各自有各自的缺點或過失。就在各種充滿意外和運氣使然的情況下,眾人的命運慢慢地推展和糾纏在一起。

以記者一家為例,無論記者本身、女兒和丈夫,沒有一個是絶對正確的正面人物。劇情捨棄非黑即白的肥皂劇情節。編劇的用心不是要炮製另一齣《溏心風暴》,而是描寫一個沒有愛只餘下角力的現代家庭的處境。

至於新移民與警探的情節,其實亦有犯錯而走上不歸路的可能。最終兩人的結局,全看他們的選擇,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2013年的《師父‧明白了》細味人生八苦、2014年的《愛我請留言》體會現代愛情的無常與堅持、2015年底2016年頭的《刀下留人》在生死之間的苦澀中尋找救贖,縱使在混沌不堪的時局中,即使失去了不少命中珍貴的東西,但好人好事始終會有好收成。電視台中有一群人(如《師父‧明白了》和《愛我請留言》的監製陳耀全、編審石凱亭、《刀下留人》的冼翠貞羅鎮岳,而此劇的編審雷秀蓮也曾參與《師父‧明白了》的編劇工作。),一年一劇,隱隱約約地開闢出一條別有洞天的洋腸小徑,為港劇拉闊出一片「哲理流」的小天地。

「哲理流」劇集,既不是無綫傳統拿手題材如家族情仇爭產劇,或警匪探案類型劇,也不像王維基先生的香港電視般,以政治掛帥,編出快人快語(但也直白得過份白描)滿足個別黨派人士政治立場口味的政治童話。Viu TV的《綠豆》和《三一如三》如單元劇般的小確幸生活小品,也沒有如此的視野和深度(題外話:《三一如三》特別篇─《智揚的任務》倒是頗活潑跳脫,神采飛揚的,一洗《三》劇的拖沓和奄悶。)。

可惜,含蓄的「哲理流」劇集在收視方面,大都是表現一搬而矣。《迷》也是要到了最後一週,吳業坤哭崩至眼鏡現霧氣、田蕊妮以乖張的惡形惡相表情醜化演繹心理不平衡者,才能在網上泛起一點漣漪。不過,劇集成敗不以收視定英雄。港劇的創新開拓,往往要靠少數創作人的冒險犯難。

當然,此篇不是說此劇是不巧的名作。在流水作業的製作環境限制下,此劇也難免有不少瑕疵,僅是有點心思的佳作。希望此等心思得到更多人的鼓勵和肯定,讓港劇有更多的新意。

延伸閱讀:
楊易─刀下留情

從《殭》回看香港的殭屍類電視劇集


耗費巨大,大玩電腦特效,又拉隊遠赴荷蘭拍攝的奇幻殭屍劇《殭》,無論收視與評價都不似預期,雖偶有新意,但總的來說,成績仍是強差人意。此劇中段尤可,但開頭胡鬧和結尾草率,母題又捉到鹿唔識脫角,錯失了一次可把港產殭屍劇更上一層樓的機會。

 

6482e5f1jw1f21anupellj21kw0mrn2j

話說回來,殭屍劇,從來不是香港電視劇集的主流類型。印像中,以此為主題的劇集也不多,不像武俠劇、警匪律政劇、豪門恩怨劇那樣多如繁星。麗的和佳視好像沒有拍過。無綫嘛,狐仙妖精的鬼故事有很多,但要數到打正旗號的劇集,應是廿世紀八十年代末,杜琪峰導演、張兆輝主演的《殭屍奇兵》(1989)。稍後,有杜德偉、許志安主演的《末代天師》(1989)。九十年代,則有游乃海編劇、錢小豪、鄭秀文主演的《大頭綠衣鬥殭屍》(1993)和元華主演的《殭屍福星》(1996)。亞視方面,於1996年左右,則請來林正英擔綱的《殭屍道長》(1995)和《殭屍道長II》(1996)。

上述幾齣,無論是無綫或亞視,不約而同地以清末民初為時代背景,而主要劇情也是以天師捉妖的情節為主,很明顯是受了八十年代港產片的影響。錢小豪和林正英等電影人,亦先後被電視台羅致演出這類型的劇集。

隨着林正英先生的辭世,毛小方道長變成了這種類型劇的圖騰,彷彿是一個時代的終結。然後,1998年陳十三編劇的《我和殭屍有個約會》橫空面世,帶來劃時代的革新。

《約會》一改以民初為時代背景設定的慣列,時空是現代的,而天師亦由道家道長搖身一變成東洋風長腿美女戰士。在世紀末的時空裏,扣緊滅世的命題為縱軸,旁徵古今中外世界各地鬼故和靈異傳說,包括白蛇與許仙的故事、日本的靈異故事,甚至連希治閣的《觸目驚心》也來一個變奏,令故事平添不少生趣。對的,《約會》也抄,但抄得精妙,配襯和推動着女天師與善良殭屍的愛情,使之成為本地劇集的經典之作。

在大獲好評之下,《約會》得以開拍第二和第三集,完成了三部曲。編劇有更大的空間,繼續以滅世為母題,將素材推及創世和佛家人物,於女媧、將臣、貓妖、鏡子世界、盤古、伏羲、地藏菩薩等相繼粉墨登場,好不熱鬧。要駕馭這麼多傳說在同一個故事框架內已不容易,更厲害是到了第三集還要出現南宋前生和來自未來的女兒,編劇的氣魄不可為不宏大。

2004年《約會》三部曲完結後,殭屍類型劇卻見凋零,彷彿無人再有能力跳出陳十三的創造力。近年,只有香港電視網絡的《還來得及再愛你》(2015)和無綫在今年頭播放的《殭》。前者抄襲台灣青春偶像劇和荷理活電影《暮光之城》系列,是沒有什麼可談的偶像愛情劇。後者則是無綫歷年來首齣時裝殭屍劇。

《殭》劇找來當時得令的監製,也不惜工本地拉隊到荷蘭拍攝,而且新意不絶,可惜也只能做到偶有佳句而矣。

例如,不死人雖可搠源於西片《挑戰者》(Highlander, 1986)和無綫的《千歲情人》(1993)(王靜雯、方中信、單立文主演),但在此類型的劇集中,也是首次引入作為殭屍的天敵。又例如,劇集引入漂泊的荷蘭人的傳說和殭屍源於未來世界的變種病毒,都是港劇中未見的。

據聞,劇集拍攝途中,電視台拍板決定自范冰冰的《武則天》起,九時半播放的劇集全部要一星期七天播放,因而《殭》要補拍來填滿新增的播放時間。未知是否這個原因,令編導有點進退失據,總感覺好像插科打諢的章節太多,但戲肉的部份卻反而太少,這情況在最後一周尤其如是,弄得結尾兩三集有點草草了事似的。

其實,在隱隱約約間,有一條命題似有若無地貫穿整齣劇集。劇中,執迷的人物,無論是血肉之軀的人類,還是長生不死力量無窮的殭屍及其天敵──不死人,都無法如願,反而放手後,卻可以豁然開朗。

執迷於擊敗宿敵,武功稱霸的陳太平(羅莽飾演)和岳一鳴(林偉飾演),為追求力量,最終不自願或自願地變成殭屍,但仍未打敗。執迷於救子的龐應天(關禮傑飾演),卻弄得父子幾乎反目,最後成全兒子方能大悟。記恨於情人背叛的阮冰(陳瀅飾演),要在多年後看到情人一家樂也融融,才從仇恨的深淵中走出來。癡迷於愛情的上官金鈴和藍夢瑤,最終也不能與所愛廝守,反而一度放手的藍夢南,可牢牢套緊刑老闆的心。

劇中兩個副線人物也是如此。威利飾演的崔龍珠,原本堅執要做殭屍獵人殺殭屍,但他要到最後得到點化後,認真做後勤研究,反而因緣際會殺了第一隻殭屍,可惜他也重傷死去。簡霆斯(陸永飾演)在愛人何月(陳嘉寶飾演)變成了行屍後,也想重塑陶笛,讓愛人起死回生,可惜還是不從人願,最後他終於明白只有放手,才能令愛侶得到解脫。

如果以上的命題發揮得好,就可以歸入近年引起迴響的一眾無綫劇集《師父・明白了》、《愛我請留言》、《陪着你走》和《刀下留人》,成為此類「人生哲理流」的一員。可惜,在劇中這些思緒只是如蜻蜓點水一般,未能讓整齣劇集昇華。

劇中的愛情主線是姐妹與不死人的三角戀,原以為是又一次的不死人隔世情緣,但倒頭來卻打破了常規。隔死重遇,偏偏卻沒有走在一起,而是愛上另一個來自未來的她,倒是有趣的安排。可惜又是着墨不足,否則可以更纏綿哀怨。

猶記得啟播時的宣傳都集中在特技和生死戀上,真可謂捉錯用神。香港人看慣荷理活大片的特技,香港製造根本難以匹敵。與其迷戀對特效的投入,不如做好劇本和剪接,把不少看畢全劇也不能解通的情節(如一指靈等)解通,才能叫好叫座。

無綫從不善長拍殭屍這類型的劇集,歷來最好的還要數三十多年前,周星馳在兒童節目內的趣劇《黑白殭屍》。此次無論收視和風評也強差人意下,真不知到何時香港才會再有此類劇種的嘗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