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politics

八成議員助理月薪低過兩萬元!


「富者田連阡驲,貧者無立錐之地!」可以說是現時立法會議員助理貧富懸殊的寫照。這邊箱,有議員助理打工王月薪高達7萬多元、極少數議員助理(恰巧都是功能組別議員的下屬)可獲發「三糧」;那邊箱,絶大部份都是支付兩萬元以下的低薪。導致這種荒謬的情況,源於立法會議員辦事處的撥款制度不公平,令黑狗得食白狗當災,更重要的是令公帑未能有效運用,造成不必要的浪費。撥款制度有全面改革之必要。

事實上,八成的議員助理,月薪在兩萬元以下。根據2015年5月發表的《立法會議員酬金及工作開支償還款額小組委員會報告》第八段[i],接近一半(49.2%)議辦職員的月薪薪幅介乎1萬至1.5萬元之間;第二多的是薪幅介乎1.5萬至2萬元之間,達20.9%;薪幅在1萬元以下的有10.6%。換句話說,月薪在兩萬元以下者佔80.7%。

薪幅介乎2萬至2.5萬元者佔9.4%;介乎2.5萬至3萬元者佔4.1%;介乎3萬至3.5萬元者佔2.8%;介乎3.5萬至4萬元者佔2.2%;薪幅超過4萬元者只有0.9%。由此可見,行內高薪者只是百中無一的鳳毛麟角。

導致這樣參差的狀況,源於現行的立法會議員辦事處營運開支償還款額制度是一個一筆過撥款的制度。這種一刀切的做法,不問直選議員與傳統功能組別議員的不同需要,不問議員選區大小的不同需要,劃一撥款而又任由議員全權決定款項如何使用,於是就出現極少數議辦職員薪金之高,讓輿論嘩然的現像。

這個撥款制度,最初設計於1993年。當時是按1間中央辦事處及1間地區辦事處連同3名職員的人手編制作基礎計算。[ii]這個設計類似英國國會議員辦事處的撥款制度。當年,香港與英國的立法機關都是實行小選區制度,每個選區的選民人數相若。不過,臨時立法會將立法會的選舉制度改變成全港5個大選區的比例代表制,而2010年政改更加設立了選區覆蓋全港的5席俗稱超級區議員新功能組別席位。議員辦事處的撥款制度卻沒有隨政制的改變而更新,仍是以一刀切的方式撥款,逐令傳統功能組別的議辦「水浸」,而直選議員和超級區議員議辦「乾塘」的情況,情況尤以選區面積龐大、選民人數眾多的新界東、新界西和缺乏大黨作後盾的超級區議員為甚。

須知道,議辦職員薪酬約佔議辦總開支的70%,即每個月議員大致可花144,028元(包括營運開支償還款額的135,761元,另加議員酬酢及交通開支償還款額的8,287元)支付職員薪金。

一個和尚有水飲,兩個和尚分水飲,三個和尚爭水飲;是顯淺不過的道理。在只會聘用2-4名職員的議辦裏,自然有寛闊的空間給與高薪。可是,在要應付地域廣闊選區的議辦,又要多設地區辦事處,又要多聘人手管理地辦,租金、水電、動輒涉及超過10人的人手編制,每月14萬餘的撥款,真有巧婦難為無米炊之嘆。

立法會的報告說,理想的議辦人手編制應為7人。這大概是按英國國會議員辦公室的編制為基礎,可是這卻與立法會目前實際的情況差別甚遠。需要開設兩至三個地區辦事處的議辦,7人編制根本難以成事。同時,對於一些自覺毋須開設地區辦事處的議辦(多屬傳統功能組別議員),卻是資源過多。

這不是有效合理地運用公帑的方法,對納稅人也不公平。最好的解決方法是立法會議席全面直選,而選舉制度重返九七前的小選區制度,這樣可以大大減少資源重疊的情況,也可令人手編制可以簡單地以一個單一機制處理。不過,這恐怕不是下一屆立法會可以做到的事。

如果要完善現行議辦營運開支償還款額的制度內,就必須要改變現時一刀切一筆過撥款的處理方法。有關方面大可將營運中央辦事處與地區辦事處的開支分開撥款,或分開租金開支與一般營運開支。按目前議辦約7成開支為職員薪酬作計算,應可訂出兩筆款項的上限撥款金額。毋須開辦地區辦事處的,大可令公帑可以省下;而需要開議辦的,則應因應選區人口為基礎,而定出撥款的多寡。

不過,即使這樣,甚至營運開支償還款額僥倖得以大幅增加,也不一定代表議辦職員可獲加薪。須知道,營運開支償還款額的運用,一切還是取決於議員。議員與助理,本身是一種勞資關係,老闆獲得更多撥款,不代表會加助理人工。在改善職員待遇,與聘用更多職員推動地區服務之間,永遠是議員魚與熊掌的兩難。

立法會議員助理本是政治幕僚的工作,是政策制定者的參謀,可比古代的管仲、樂毅,日本國會議員的政策秘書,或當今歐美民主大國的Karl Rove, Rahm Emanuel和 Alastair Campbell 等人物。無奈不止是行政機關,或是尊貴的代議士,也沒有多花心思改善其待遇,或在能力範圍內建立有晉升階梯的職業前景,例如在議辦內設立幕僚長(Chief of Staff)或辦公室經理(Office Manager)等較高級別的職位,好讓人才不致流失,或至少不會流失得那麼快。

議辦職員日常的工作不少與為民請命有關,但奇怪的是自身的權益卻甚少爭取。無論是「立法局」時代的香港立法會議員助理協會、隸屬香港工會聯合會(工聯會)之下香港文職及專業人員總會(文專總)的議員工作人員協會,還是最近的立法會議員助理關注組,其爭取自身權益的力度均有不足。這或許因為服務不同政黨的議辦職員,彼此楚河漢界,分薄了力量;或計是流失率太高,難以凝聚。其實,像醫療津貼、牙醫服務、在職培訓,甚至卑微如在立法會大樓內的活動限制、大學實習生沒有專設的通行証等問題,都尚待有志者改善,而這可能只有當更活躍的工運活動出現在這個行頭,才能更有力地為此行業爭取權益。

[i] 2015年《立法會議員酬金及工作開支償還款額的檢討提交的報告 》第八段 http://www.legco.gov.hk/yr14-15/chinese/hc/papers/hc20150515crm-809-c.pdf

[ii] 2011年《立法會議員酬金及工作開支償還款額小組委員會首次報告》第二十段 http://www.legco.gov.hk/yr10-11/chinese/hc/papers/hc0318as-197-c.pdf

廣告

Staffer


議員不能獨自處理所有工作,因此各地都容許議員聘用幕僚。不過,先進民主國家對幕僚的人事編制和資格,有較嚴格的規矩和晉升的楷梯,不像香港這樣只一味地助理。以下是幾個例子:

美國國會議員的幕僚分工清晰,總理行政的是幕僚長 (Chief of Staff) 、負責立法和議會工作的立法總監/立法統籌/立法助理 (Legislative Director/Coordinator/Assistant) 、新聞秘書/傳訊總監 (Press Secretary/Communication Director)、私人秘書(Personal Assistant)和個案主任(Caseworker)。

英國國會議員(下議院)的幕僚較美國簡單,主要分為專注議會事務的Staffer 和地區事務的 Caseworker 。值得一提是,國會議員可向內政部申領津貼支付幕僚薪酬,最多為87276英鎊,大概可以支付3名幕僚的開支,幕僚的薪金,一般介乎16000至25000英鎊之間。薪金由內政部直接支付。

日本的國會議員幕僚分為兩種職系,按日本的國會法第132條,議員可分別聘用公設秘書和政策秘書,而公設秘書又分第一秘書和第二秘書。第一秘書一職早經1947年的國會法立法設置,1963年增設第二秘書。到了1993年,為了加強國會議員的議政能力,突破官僚主導的施政,增設政策秘書一職。政策秘書的聘用有嚴格的程序,應聘者要通過統一筆試、口試,還要經議員面試,過三關後才獲聘用。

台灣的立法院委員,亦有中央和地方兩種。不過立法委員親屬也可任助理,民主的台灣,防範私相授受的機制反而不及仍未有全面普選的香港嚴格。

參考:
Congressional Staff Titles
UK Parliament – Working for an MP
公設秘書
國會議員政策擔當秘書
政策擔黨秘書資格試驗
從吳成典被起訴來探討我國立法委員助理制度(上)
從吳成典被起訴來探討我國立法委員助理制度(下)

馬丁路德金兩篇演說


A Knock at Midnight

How long? Not Long!

英國工黨黨魁選舉規則


【明報專訊】挑戰現任首相地位﹕

必須先有20%工黨議員(現為70人)提名一名繼任人,而該人選必須接受提名,並以書面通知工黨秘書長,闡述其立場。工黨議員之後會召開年度大會或特別大會,投票表決是否支持推翻現任首相

 

若首相自動下台﹕

 

若白高敦下台,工黨將會諮詢全國執行委員會(NEC),在內閣挑選閣員暫代黨魁一職。但此人並不一定是副黨魁,但若黨員反對該人選,副黨魁將自動成為「署理黨魁」

 

NEC同時會訂出選舉繼任人的時間表。有意競逐黨魁的必須獲12.5%工黨議員(現為44人)支持

 

選舉過程﹕

 

選票分別來自3類工黨團體,分別是工黨議員和工黨歐洲議會議員、工黨成員、工黨附屬機構(如貿易工會)。這3類團體選票各佔三分一,預料全國將有100萬人合資格投票。獲得過半數支持票的候選人便成為黨魁。若首輪投票未有候選人得票過半數,得票最低者便被淘汰,其餘候選人進入第二輪投票,如此類推,直至有人得到過半票數為止

 

原文來算:

Labour leadership rules

Labour MPs are said to be seeking support for a leadership challenge to Prime Minister Gordon Brown. But what are the Labour Party’s leadership rules?

To challenge an incumbent leader in power:

Under Labour Party rules a challenge to a sitting prime minister requires 20% of Labour MPs to nominate an alternative candidate. That nominee must accept the nomination and then inform the general secretary of the Labour Party, in writing, of his or her intention to stand. Following this, at a session of annual conference there must be a card vote allowing such a challenge to go ahead. At the moment there are 350 Labour MPs (not including the Speaker) – therefore 70 signatures would be required by any nominee for an effective challenge. The reference to a “session of annual conference’ in the rule book does not mean that it has to happen at the scheduled annual party conference – the party can convene special sessions of annual conference.

If Gordon Brown decided to quit:

If Gordon Brown stepped down a short-term replacement would be chosen by the cabinet in consultation with the Labour Party National Executive Committee. The caretaker job does not necessarily go to the deputy Labour leader – currently Harriet Harman. The Labour Party NEC will then set out a timetable for electing a successor; there are very few constraints upon this except that time must be provided for affiliated organisations to ballot their members. Those wanting to stand would require nominations from 12.5% of Labour MPs – currently 44 MPs.

Once there is a contest, who votes?

Labour’s electoral college is divided into three sections. Each section makes up a third of the result. The sections are: 
1) Labour MPs and Labour MEPs 
2) Labour Party Members 
3) Affiliated organisations (trades unions and socialist societies). They must ballot their members and divide their votes proportionately.

功能組別的歷史


香港立法機關的功能組別始於1985年,第一批的功能組別議席共有12席:

  1. 勞工界(兩席)
  2. 商界(一)
  3. 商界(二)
  4. 工業界(一)
  5. 工業界(二)
  6. 工程、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
  7. 教學界
  8. 法律界
  9. 社會服務界
  10. 醫學界
  11. 金融界
到了1988年,增添了會計界和衞生界
1991年,功能組別議席增至21席。原有的「工程、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被一分為二,成為「工程界」和「建築、測量及都市規劃界」兩個議席。另外,尚有以下新增組別:
  1. 地產及建造界
  2. 旅遊界
  3. 金融服務界
  4. 市政局
  5. 區域市政局
  6. 鄉議局
1995年,前港督彭定康推行政改方案,在功能組別開設「新九組」:
  1. 漁農、礦產、能源及建造界
  2. 紡織及製衣界
  3. 製造界
  4. 進出口界
  5. 批發及零售界
  6. 酒店及飲食界
  7. 運輸及通訊界
  8. 金融、保險、地產及商業服務界
  9. 公共、社會及個人服務界
回歸後,政改方案的新九組被臨立會推倒。另外,董建華廢除兩個市政局,於是兩個市政局的功能組別席位改由區議會代替,而勞工界亦增加一席。其他新增組別還包括:
  1. 漁農界
  2. 保險界
  3. 航運交通界
  4. 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
  5. 進出口界
  6. 紡織及製衣界
  7. 批發及零售界
  8. 資訊科技界
  9. 飲食界

 

中環價值的剛柔兩面


現在談龍應台創說的「中環價值」,未免晚了一點。不過,我覺得整個關於中環價值的論述和論戰,似乎遺漏了一些東西,有需要加以補充。

 

龍氏針對香港政商界強調發展至上的心態和經濟、城市規劃模式為中環價值,批評它缺乏人文關懷,犧牲居民的權益、街頭巷尾的社區歷史文化等等。此論在香港一石激起千重浪,引起不少人支持。適逢當時香港正值維港爭議之後,天星、皇后碼頭存廢未定之時,龍氏的中環價值論,成為反對中環進一步發展的人士提供了最佳的理論武器。記得,有一期《SEE》雜誌,就以「膨脹中環」來形容填海後的中環和各個即將以大商場+中產屋苑為核心的市區重建發展計劃。

 

不過,反中環價值者,又是否真的能擺離中環人的思維,以「廟街價值」、「西環價值」、「荃灣價值」或「聯和墟價值」來思想?

 

可惜,答案是否定的。因為反對者,其實也是大都來自中環,只不過他們不是大商家、發展商或政治領導階層, 而是律師、建築師、工程師、知識份子和文藝青年,簡而言之,bourgeois! 這批小資產階級主要的活動範圍,也是在中環及其周邊的CBD,只是他們的思想較接近西方的自由派,跟被批判中環價值(右派自由經濟學派),一柔一剛,一體兩面。

 

柔性的中環價值,在經濟發展模式上處處對剛性的中環價值針鋒相對,就似一個受慣大老闆氣的專業人士在工餘時咆哮一樣。無奈的是,他們卻又未能在剛性中環價值外,另立一套完整的思維體系。這在上次特首競選論壇時,曾梁的論辯最能表現出來。

 

柔性的中環價值,在經濟發展模式以外,又是否有所不同呢?小資產階級所追求的生活質素、清潔無煙的環境、優質教育,其實跟剛性中環價值觀信仰者無甚分別。記得前幾年 ,王晶在《黑馬王子》等電影和電視劇創作中,都以「廟街 vs 中環」作為相對的主軸,但小資產階級倡導的無煙城市,相信在廟街就不太受到歡迎。

小資產階級的勢利眼和階級歧視,跟他們所厭惡的大發展商,分別實在不大。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何以小資為首的泛民領導,每一次港島區補選,只會挑律師和高官,對於學歷較低者(包括社工和中小學教師),總覺得不合流。

世代交替路遙遙


談起香港的世代交替問題,自然忍不住要批評嬰兒潮一代的前輩。

 

嬰兒潮一代,得天獨厚。出生時,避過戰亂,不用像他們的上一代般,歷盡劫難。在和平的環境成長,適逢六十年代尾七十年代初的左翼思潮,人人開明地全盤接受西方的價值觀,視之為普世的核心價值。出來工作時,又欣逢香港經濟起飛,幾乎個個都只需憑自己努力,事業就可以站穩了陣腳(毋須像他們的後輩般一開始就要經歷經濟衰退,個人如何努力也難以突破困局),三四十歲時有移民潮為他們上位騰出空間,到了五十六歲時,卻得力於科學昌明,仍然精神奕奕,不用像他們的上一代到了五十五歲已老態畢呈,巴不得立即退休。

 

可惜的是,他們雖然心裡支持西方的核心價值,但卻沒有學習西方的制度。加上社會經濟結構的轉變,三十和四十世代找不到向上流動的社會階梯,遂累積了不大不小的怨憤。這在政黨政治中最為明顯。其實這頗叫人遺憾,因為嬰兒潮一代雖然滿口普世價值,但他們在培育新人時,仍普遍採用其父輩的一套師徒制,沒有公開公平的機制選拔人才,後輩要上位,要不是得到上一輩的提攜,要不是另起爐灶希望可以殺出一條血路。